ヽ( `0′)?“呀呼!意大利!我要吃正宗的意大利菠萝披萨!”
  布雷西亚机场,丽贝卡呼吸着另一个国家的空气,开心地大喊了一声。
  她的声音和靓丽的外表吸引了不少来往旅客的目光。
  王享白了她一眼小声提醒道:“妹啊,你往披萨里加菠萝会被意大利人打的!”
  丽贝卡眨巴眨巴眼睛,相当不解地歪歪脑袋。
  “我还要加鱼子酱!”
  丽贝卡现在说的荷语,这里的人不一定能听懂。
  王享也没有阻止她,毕竟要真发生什么,还有优拉在呢!
  “没关系,要是有人敢对小姐动手的话,我会抢先把他按倒的!”
  优拉相当淡定,她戴着一副墨镜,看上去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
  “宝贝,那个是不是梁勇?”
  杨琳琳拉了一下王享的衣角,朝着接机口指了过去。
  只见一个带着墨镜的高壮亚洲男人此时正朝着这边招着手。
  王享虚着眼看了一下,确定那是梁勇之后带着三人一起走了过去。
  他们这一动瞬间就成了整个机场最靓丽的风景线。
  毕竟一个男人带着三个女孩子的场面太过震撼,更何况四人的颜值都相当能打。
  梁勇看着越来越近的四人也是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哟!老梁!好久不……”
  王享刚抬起右手,马上就被杨琳琳强行按了下去。
  “在意大利你的右臂是不能斜着上举的!”
  还好杨琳琳眼疾手快,不然现在他们估计已经被包围了!
  王享闻言顿时理解到了杨琳琳的意思,马上收起了手。
  他刚想再和梁勇呼应上,然而梁勇直接忽视了其余三人,径直朝着优拉走了过去。
  “见到你很高兴!优拉小姐!”
  他相当绅士地牵起优拉的右手,直接来了个吻手礼。
  这一个动作直接让王享惊掉了下巴。
  纵使自己再见多识广,也没在现实中见过如此大胆的行为!
  更何况这动作还是由一个在意大利的华夏人对荷兰人做出来的!
  优拉的反应也是相当反常,她面对梁勇的动作没有丝毫抗拒。
  大家反而是从她墨镜之下的脸颊看到了些许红晕。
  王享更加震惊了,他原本以为梁勇是个木头脑袋,没想到他竟是如此有手段!
  “哇哦~好浪漫哦!王享你学学人家!”
  不同于王享,杨琳琳看着两人的互动眼睛顿发光芒。
  “就是就是!哥,这我可得好好说你一顿了!看看人家多绅士!”
  王享:Σ(-`Д′-?;)?
  不是?这不是纯纯的油王吗?
  哪里绅士了!?
  “梁……”
  “你比照片上看着……更man!”
  优拉小声说道,此时她竟是在众人面前展现出了自己柔弱的一面。
  不对劲!相当不对劲!
  直到四人上了梁勇的车,王享还在思考着刚刚的离谱景象。
  看着坐在副驾驶的优拉和梁勇有说有笑。
  王享坐在后排双臂环抱,开始猜测两人之间到底已经进行到哪一步了。
  “酒店我已经帮你们订好了。后天我们布雷西亚有比赛,到时候欢迎你们来现场。”
  梁勇摸出了四张球票交到了优拉手中。
  “一会儿你们有什么想吃的吗?包在我身上就行!”
  梁勇语气沉稳表情镇定,在优拉面前一点都没有羞涩的意思。
  那模样仿佛一个身经百战的情场老手。
  熟练得让王享瞪大眼睛。
  参照王享以前和他的相处来看,这小子纯纯扮猪吃老虎啊!
  “我想吃菠萝披萨!”
  丽贝卡在后排举起了手。
  “都说了意大利没……”
  王享刚准备再次提醒,但梁勇忽然打断了他的话。
  “好,我会做!晚些时候给你们送酒店去!我再做一个鸡佛味的披萨,到时候给王享送去!”
  “好耶!谢谢你!梁,你真好!不像某些人,一点当哥的样子都没有!”
  梁勇听着丽贝卡的夸赞淡然一笑,他通过后视镜朝着王享扬了扬眉毛。
  一副得意的表情直接让王享破防。
  和今天的梁勇一比,王享已然成了小丑。
  不仅会把控女人心,竟然还会做披萨!
  王享: (?д?╬) 好你个梁勇!我把你当哥们儿,你跟我玩心眼是吧!
  不会做披萨,我拿这张帅脸又有何用!
  待到梁勇将四人送到酒店,自己便是先开车回去了。
  他要去赶制丽贝卡的披萨。
  王享撇着嘴看着远去的汽车心中相当嫉妒。
  “宝贝,到时候鸡佛披萨你可要全部吃完哦!”
  杨琳琳眨着眼睛相当期待地看着王享。
  “所以鸡佛到底是什么?”
  王享刚刚在车上就想问这个问题了,不过一直没找到机会。
  这时杨琳琳朝着他耳边贴了贴:“以形补形,鸡佛给你补个蛋!”
  “Giao?”
  王享奇怪地叫了出来,他总算懂了梁勇那副表情的深意。
  这小子是真不当人啊!
  晚些时候五个人一起找了个餐厅准备晚餐。
  梁勇打开那两份披萨,奇怪的味道瞬间吸引了四周意大利人的目光。
  当看到披萨面上那些奇怪的食材,本地人直接忍不了了,马上就要来找他们理论。
  “小子!披萨可不是……”
  “嗯?”
  面对来势汹汹的本地人,梁勇直接将袖子一挽,手臂上的大面积文身直接让对方闭了嘴。
  “打扰了!您慢用!”
  本地人退去之后,王享也是仔细观察起了梁勇的文身。
  “流氓巨星?热情?”
  王享看着他身上的文字,也是疑惑地念了出来。
  “王,在意大利,只要你亮出这个文身,就没人敢惹你。”
  “文身噶?黑社会?”
  王享歪歪脑袋,相当不理解梁勇所说的事。
  “不,文雅点来说是【组织】!那天我踢完比赛回家,被四五个持枪蒙面人拦住了。”
  “当时我以为自己要交代在这里了!直到一个男人出现……他一个人就将对方全部吓走了。后面我们交谈的时候,他说很喜欢看我踢球,要罩着我,然后就给我搞了一箱纹身贴!”
  梁勇手指一搓,竟是将文身搓了一点下来。
  王享见状也是笑了起来。
  “看来你运气是真不错!之前有马尔蒂尼指导,现在又有组织来罩着你!对了,你说的那个男人叫啥?”
  “我平时都叫他【老板】,名字好像是……迪亚波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