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秋月走得缓慢而小心,她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她可不敢冒险。
  走了三天,吴秋月我没碰到来河边搜救的人。
  不是碰不到,是她不想跟那些人碰头,毕竟她也知道,一旦被他们碰到,肯定是要她回去的。
  可她又不能说出自己能找到谭城的事,就尽量避开吧。
  三天的时间里,吴秋月看着已经不再奔腾的河流,不确定的问道:“统子,你确定是这个方向?”
  别说十里,她这都跑出来一百公里了。
  真被冲这么远?
  统子:“宿主放心,按照你的心走肯定没错。”
  也难怪那些人找不到,他们不光要搜救谭城还要救老百姓,自然不会一心都扑到搜救谭城的身上。
  吴秋月不怨他们。
  毕竟,他们身上的军装,不允许他们选择救队员。
  在老百姓跟一同作战的兄弟之间,他们选择了老百姓。
  可她不一样,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找到谭城。
  中午的骄阳似火,灼烤着人,半点看不出前几天的倾盆大雨,两边的河水在迅速的消退,吴秋月没心思看,此刻的她正坐在旁边的阴凉下啃了两个水灵灵的西红柿,还喝了一碗大补的骨头汤。
  空间里新一茬的大肥猪正在茁壮地成长,她让胖虎给宰了一只炖汤。
  没办法,肚子里还有个小的,需要营养。
  吃饱喝足,又叼着一根黄瓜,边走边啃,等吃完了吴秋月又走出去几里地。
  “宿主,宿主,拐弯,往树林里面走。”统子突然欢快地在她脑子里撒欢儿。
  吴秋月被统子吵得脑仁疼,不过好消息来得太突然,她只剩下激动跟高兴。
  “你是不是感受到谭城的位置了?快说,他在哪儿?”
  统子:“宿主,没有贡献值,我只能因为你的气息来判定谭城的大致方向,至于其他的,统子感应不到。”
  这次吴秋月没说什么。
  毕竟贡献值成了负数,这事还真怪不到统子身上。
  统子:“……”宿主,您难得良心发现。
  吴秋月:我没有良心,良心就绑架不到我。
  统子:生无可恋。
  “行吧,那我朝着树林这边走。”吴秋月依着判断,可能是谭城被洪水冲到了这边,然后他又受了伤,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离开,才找个地方躲避。
  事实上也跟她猜想的差不多,不过事实上,谭城比这个更加难。
  吴秋月寻着踪迹往这边走,因为下过雨的原因,或者是四五天的时间过去了,这边走过的痕迹都没剩多少。
  纵然有些艰难,吴秋月还是一路走过来。
  可能是她没怎么休息的缘故,肚子有点刺刺的痛。
  吴秋月赶紧找个位置坐下来,缓缓再继续走。
  脸上被两边的树枝划破了,身上的衣服也被划破了好几处,夏天穿得少的缘故,衣服被划破后就会划到身上的皮肉,汗水一沁,火辣辣的疼。
  吴秋月给自己喝两口玉露水也没停,继续往里面走。
  等走过这片杂草,吴秋月眼前豁然开朗。
  这边的杂草没那么茂盛,比外面的草要低矮了不少,因为低矮些,吴秋月从这边看到了一些有人踩过的痕迹。
  吴秋月双眼泛着惊喜,“统子,感受到了吗?是这边对吗?”
  “宿主,你说的没错,已经能感受到一点,应该是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吴秋月想到要马上见到谭城,心里那股急切已经要促使着她赶紧往这边走。
  吴秋月迈的步子不小,走了大概五分钟的样子,就看到前面一个黑漆漆的山洞。
  这边的洞口看着不大,大概能容纳两个人。
  “宿主,就是这里了,我感受到他的气息了!”
  吴秋月终于露出这几天来最真挚的笑容。
  总算,总算找到他了。
  吴秋月往这边走,只不过刚靠近洞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还有人!
  吴秋月立马将身子躲避在一侧,拧眉,不知是敌是友?
  只听洞里的人冷笑一声道:“没想到你居然躲在这里,总算被我找到了!”
  “是啊!我也没想到你居然能找过来。”
  是谭城的声音!
  吴秋月很肯定是他,不过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
  想起他受了伤,吴秋月心里就着急得不行。
  恨不得立马冲进去,将人给救出来。
  不过既然知道有别人,听两人谈话也知道不是善类,吴秋月就从空间里拿出她准备的电棍。
  “谭城!要不是你,我大哥他们也不会死,所以我要报仇。”
  “你大哥?”
  “对,我大哥!就是之前被你杀死在寨子里的人,我排行老三,当时我外出没在,等我回去的时候,寨子里的人都死光了,直到我多方打听才知道是你带人毁了整个村子。
  狗东西,你是踩着我家人的尸骨才升到现在团长的位置!所以,我要报仇!”
  “噢!我这辈子杀的人多了,不过我只杀该死之人,你的那些家人打家劫舍,整个村子,一百三十二口人,死的死。被逼疯的逼疯,都是被你口中的那些家人所杀,他们杀的人那么多,而且还不分好坏,要是那些人的家人都跟你一样,那你那些家人就是挫骨扬灰都不够赔命的!”谭城冷笑道。
  “你说再多都没用,反正我今天就要你死,去给我家人赔命。”
  男人身量极矮,像个十岁左右的孩童,此时的他正举着黑洞洞的木仓,对准谭城的脑袋。
  只见他毫不犹豫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
  “谭城!”吴秋月一直靠在洞口,因为是背对着,所以并没看到男人手里的木仓。
  听见这一声木仓响,整颗心都高悬了起来。
  等她拿着棍子冲进来,对着男人的脑袋打下一闷棍的同时,就见男人直挺挺的身子往地上倒下去。
  吴秋月扔下电棍,冲着谭城奔过来,抱住他下滑的身体。
  “谭城,谭城你别吓我,打中哪里了?你怎么样?”慌乱地往他身上摸索,想确定他被打中的位置。
  谭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跟眼睛。
  他刚刚听见媳妇儿的声音,还以为是他太想念媳妇儿出现了幻听,可直到自己被他抱住,谭城感觉到那股灼热,才真切地体会到,媳妇儿是真的出现在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