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平用完了午饭,便匆匆离去。
  等赵婉蓉进来的时候,便只剩下桃夭一个人看着窗外的西湖发呆。
  赵婉蓉关心得上前来:“怎么了?与他谈得不好?我看你愁容满面的。”
  桃夭却只是叹了一口气道:“倒也不是,只是觉得麻烦得很,我倒是能多少体谅一些你们成家了的人得苦衷的,原本一个人的时候,想做什么,只能要行就去做了,如今成了两个人,总得左边右边那么多人的心思要去顾念,麻烦得很。”
  赵婉蓉叹了口气,却也忍不住笑话桃夭,道:“你如今算是知道了。只是也未必家家都跟他们家一样这么麻烦,你就是打定主意进这楚家门了?”
  桃夭道:“是,可是这也只是我自己的主意,我的心想这样,不管有什么难处都可以慢慢解决。
  毕竟我也知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再出去找一个也未必都能十全十美。”
  赵婉蓉听了桃夭这话,这才叹息道:“咱们这姊妹三个,也不知道是不是命里该当着,怎么都跟这楚家纠缠不清了呢。
  我收到了蝶儿的回信……”
  桃夭听闻连忙道:“她怎么说?”
  赵婉蓉道:“果然如你所言,她已经成了婚了,只是这好巧不巧的,你猜她嫁到了哪一家?”
  桃夭连忙问道:“该不是……番禺楚家吧?”
  赵婉蓉重重点了下头:“虽说不是嫡系,却也嫁了旁支,在番禺帮着楚家做些船运生意的。”
  一听这话,桃夭便估计也与那些营生脱不开关系,只是不知道周蝶和她家里的双亲知不知道楚家做的是那样掉脑袋的营生。
  “去年匆匆一别,也不知道将来是否还能有机会再见了。”赵婉蓉感叹着。
  桃夭却并没有回话,周蝶无论如何,都是家里帮着给相看着说的亲,可是如今还有一个自己走失的。
  桃夭忍不住对赵婉蓉道:“这些日子,你这儿有没有往京城去的可靠的人,我想给我大哥送一封信过去。”
  赵婉蓉忽得听桃夭这般言语,倒是有些意外,略微思忖一会儿才道:“天香楼人来人往的老主顾倒是多,我帮你留心一下,找个可靠的人带封信应该不难。”
  桃夭点了头道:“好,那我明日让桃乙把信送来,务必交给可靠的人,而且要快。”
  赵婉蓉看着桃夭这般郑重其事的模样,也是点头应了:“好,你放心吧。”
  看着赵婉蓉如今对自己没有多问一句的尽心相助,桃夭也是感激,便只道:“是,交给你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赵婉蓉看着略带愁容的桃夭,也是忍不住在她身边坐了,轻轻安慰她道:“我们这都是怎么了?从前在紫绫阁的时候,都是些一味只知道穿红着绿的丫头,一朝嫁为人妇,就逼得我们贤良淑德起来,成日里看着这些要死要活要打要杀的事。还将你牵连了进来。
  我那些日子当真被吓坏了,胡言乱语得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在这里给你赔不是。”
  桃夭闻言却抬眸看了赵婉蓉一眼,赶紧道:“我倒是不为着这些要死要活要打要杀的事而烦闷,若是日子总是一成不变,一眼就望到头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只是觉着自己奇怪的很,有时候当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我帮你、帮小妍都是真心的,也不过是尽我所能。
  只是事情轮到自己身上,面对着楚平,我却总是拎不清。
  我心里明明是这样想的,也打定了主意,可是每回见了他,听了他的话,我便又退让妥协了。
  可我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再转念一想,又觉着自己太容易妥协,仿佛很窝囊的样子。
  我的那些傲气啊,风骨啊,棱角啊,怎的一见了他就仿佛都消失不见了。”
  赵婉蓉闻言却忍俊不禁:“你要傲气做什么?要风骨做什么?又不写诗作词,弄那些悲春伤秋酸溜溜的东西,少些棱角才好过日子,要不然磕磕绊绊得,成日里争吵不断地,两个人都难过。”
  桃夭闻言却越发得茫然:“问你们,你们都会这么说,可是我只怕没了这些棱角,我就不是我了。”
  赵婉蓉闻言却缓缓摇头:“怎么会?桃夭又不是因着这些棱角和风骨才是桃夭的,你只会变成更好的自己。
  两个人在一切,只要都能让彼此变得更好,而不是都变得更糟就好了。”
  桃夭看着赵婉蓉若有所思,从前,她认识的赵婉蓉一直是温婉大方,外柔内刚,待人接物都进退有度,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失态,可是如今成婚之后,面对她那个不省心的婆婆,还有这回的事,桃夭忍不住问:“那你觉着钱瑜让你变得更好了,还是更糟了?”
  赵婉蓉见问愣住,想了片刻才道:“我不知道有没有更好,但是至少没有更糟。
  虽则让你看见了我崩溃无助的模样,但是,那也是我,可能就是当真遇见了事之后六神无主的我,只是从来没遇见过,所以不知道自己会那样,如今只是知道了而已。
  并不是变得更糟。”
  桃夭闻言点头释然。
  楚平离了桃夭之后,并没有即刻回家,他骑着马绕着西湖转了两圈,既然下定了决心,他却也实在无法想象去面对母亲的情形。
  回府之后,便先去了祖母处,正巧遇上连翘在服侍老太太歇晌觉,楚平有些犹豫要不要等老太太起了再来。
  老太太瞧着他的模样,却知道他是有话要说,便顺了他的意,给连翘使了个眼色,让她退了下去,招了楚平过来扶着自己躺下。
  这才问道:“晌午是跟桃家那丫头出去了?”
  楚平见老太太已经知道,便也不做隐瞒,只应了一声:“是。”
  老太太只略微点了下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道:“下回可以领她道家里来,你娘不喜欢你们在外头馆子里吃。”
  楚平忙道:“是去了天香楼。”
  楚家老太太只含笑道:“我知道。你这一回来就往我屋里来,可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楚平略一犹豫,这才道:“祖母,我愿意听你的,成亲之后去京城弘文书馆读书。”
  老太太原本见他进来,就隐约猜到了,可还是对桃夭的手段有些意外,原本犹豫不决的楚平,跟桃夭见了个面,吃了顿饭,就被说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