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凯瑟琳鼓励的目光下,汤姆缓步来到柜台前,深吸口气,慢慢拿起那支黑色魔杖。
  入手是魔杖惯有的冰冷,还没输送魔力,隐约已经有种令人熟悉的贴手,好像这天生就是为他而生的。
  输送魔力,这漆黑阴鸷的魔杖却传来和煦的风,拂面时隐隐听见蛇类的嘶鸣。
  其他人可能会害怕,汤姆却觉得熟悉且安心。
  在凯瑟琳出现前,还是小孤儿的汤姆,如果说最好的朋友,那就要数孤儿院里偶尔出现的蛇类了。
  只是伏地魔逐渐忘记了曾经的朋友,他越走越远,小蛇们从昔日伙伴变成手下,最后变成彰显力量、恐吓别人的工具。
  汤姆不喜欢那样,他喜欢蛇。
  “我想就是它了,”奥利凡德说,“最卓越,最有天赋,最有个性的巫师才能驾驭,距离制作完成已经过去快700年,即便是斯莱特林小姐,跟它的契合度也没有这么高。”
  奥利凡德的话凯瑟琳并不意外,“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即便我父亲重新制作一支一样的魔杖,没有他的特殊印记,那也不是他自己的魔杖。”
  “希望它能陪伴你久一点。”奥利凡德不舍的说。
  他知道斯莱特林家族的人都会自己制作魔杖,这个和伏地魔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小孩,凯瑟琳说他姓斯莱特林,奥利凡德并不想探究那么多真相。
  他只是很珍惜的将魔杖的盒子、垫布等交给汤姆,万幸的是,这个小巫师眼中也写满了珍惜。
  “我会好好使用它的。”这孩子甚至是双手接过的。
  看他这样,奥利凡德难得多说了几句:“我的家族很少用蛇木来制作魔杖,因为它自己就带有一定魔力,令人感觉过于执拗……唔,有些人称为偏执。”
  汤姆并不觉得它难以控制,他都舍不得把魔杖收回去,一直拿在手上摩挲。
  奥利凡德奇异的银白色眼睛从他身上转向凯瑟琳,一开始的戒备和抵触消失不见,“您知道的,它的另一重寓意。”
  “忠诚于主人,热衷于荣誉和……不变的钟爱,”凯瑟琳摸摸汤姆的头,男孩被他们的话勾起好奇,乌黑的眼睛认真的看着她,“蛇木又叫桫椤,两亿多年前就已经存在,滋养过许许多多的生灵,所以有一种说法是,它的存在,就是对生命不变的爱。”
  汤姆眨眨眼,一股热意涌上心头,令他红了眼眶。
  不论是汤姆还是伏地魔,他们对“生命”无疑都是深爱的,只是表现得形式截然不同。
  不愿被别人看到,他赶紧侧开头,假装整理自己的头发。
  奥利凡德浅笑着说:“承蒙惠顾,由于工艺特殊,这支魔杖10加隆。”
  他不能开店太久,免得街上游荡的食死徒或爪牙发现,又过来游说他。
  凯瑟琳明白,拿了钱给他,带着汤姆离开奥利凡德的魔杖商店。
  她们前脚刚走,奥利凡德后脚又把店给锁了,继续假装不在。
  汤姆刚才还沉浸在得到全新魔杖的快乐中,结果一出门,伴随着冷空气一起袭来的,却是冷冷清清的对角巷。
  他撇撇嘴,已经彻底失去逛街的兴头,陪着凯瑟琳回到刚才经过的拐角处,那里正是汤姆之前说的甜品店,现在已经准备转卖了。
  这年月,食死徒的势力蒸蒸日上,原本还会有些傲罗来对角巷维护治安,现在全都不见了,报纸上开始鼓吹纯血高贵,好像全世界都开始排斥麻种和混血,连之前被抓走,大家都看到故意伤人、打砸店铺的食死徒也被无罪释放。
  对角巷因此许多店铺都关门了,要卖的店铺也不止这一间。
  但凯瑟琳优先来了这家店,敲敲门,以刚才的方式询问有没有人在,这次她没有说自己是谁,只说是来买店铺的。
  她的模样明显是个小孩,这次附近的人多,凯瑟琳没有让汤姆也揭开兜帽,反正两个人现在身高相仿,一看就是两个小孩子。
  不一会儿店铺的门从里面打开,年迈的店长左右看看,招呼两个客人进门。
  店里还有一位老人,两人虽然都是巫师打扮,但凯瑟琳看出屋里的老婆婆是麻种出身的巫师,大概也是这个原因,明明是纯血的老爷爷才准备卖掉店铺。
  面对两个小孩,老爷爷明显没有那么戒备,老婆婆还给他们端来了热牛奶,和蔼的打招呼:“下午好,孩子们,你们是来买店铺的?”
  好像即便说是过来恶作剧的,老人家也不会生气似的。
  “是的,抱歉打扰两位了,请问这家店二位准备多少钱出售?”凯瑟琳双手接过杯子,又问,“我听说您家的香草杯很棒,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机会品尝到。”
  汤姆眼前一亮,佝偻着身体的老婆婆也就比汤姆高一点而已,似乎发现汤姆在听到这句话时明显来了精神,她笑呵呵地说:“还有还有,我中午刚刚做了一些,小饼干也才出炉不到半小时。”
  “太好了,”凯瑟琳双手合十,笑得非常甜美,“请问能不能匀给我们三杯?”
  “当然可以,孩子们,现在是冬季款,我做的是巧克力饼干呢,这是我最拿手的。”老婆婆说着就走到后厨去。
  老店长一直安静听着,等老婆婆离开后才慢慢问:“你们真的是来买店铺的?”
  “是,”凯瑟琳点点头,“您说一下价格吧。”
  老店长干瘪的嘴巴嗫嚅片刻,改口说:“如果是一年一年租的话,700加隆一年,直接买走的话,需要7777加隆。”
  凯瑟琳只笑着说:“好特别的数字,7777这个数字对您来说很特殊吗?”
  老店长浑浊的眼睛看看凯瑟琳,半晌“嗯”了一声,并不解释。
  “香草杯来了~”老婆婆快乐的声音从后厨传来,
  她端了三杯用高脚盏盛放的香草冰激凌出来,难怪她说是冬季版,真正的香草冰欺凌就中间小雪人似的两个球,周围是一圈的拇指饼干、圆圆的小蛋糕和彩色糖果,材料堆得满满的,把冰激凌雪人从杯底顶出来,看上去就很好吃。
  “谢谢。”凯瑟琳伸手接过,第一杯放在她和汤姆中间,给海尔波。第二杯给汤姆,第三杯……第三杯汤姆自己拿起来,送到她面前。
  小男孩的眼睛里洒满了碎星似的,闪闪发光。
  没有开口道谢,但对于凯瑟琳还记得他刚刚无意中说过的一句话,听懂了他话里隐含的遗憾,汤姆感动得眼眶又红了……如果他非要开口,现在恐怕会带着哭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