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旧工厂门前,李道风和颜君瑶师姐弟两人,相互对视着,谁都没有说话。
  颜君瑶更是瞪大眼睛,上下左右前前后后把李道风看了一遍又一遍。
  这让李道风有一种感觉,他又在会所工作了。
  胸前别着一个牌牌,上面写着数字,然后站在那里,一群富婆上前,围着他转,上下左右打量,还不忘记摸摸本钱。
  然后被富婆看准之后,啪的一沓钱甩在脸上,然后说一句,这位帅哥姐包了。
  随后他就被的洗白白带进去!
  至于进去之后的活动,不好看,这里就不写了。
  总之,被师姐这样看着,李道风心里发毛,最终还是忍不住说道:
  “十……十师姐,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不要看他李道风在敌人面前,大杀四方,宗级强者,说一巴掌拍死就拍死,说把脑瓜子踢烂就踢烂,一点都不含糊。
  可是面对他这位只有天级境界的师姐,说实话,他心里慌的一批。
  “呵呵呵!师姐稀罕你呀!我弟真猛!师姐太稀罕了!”
  颜君瑶看着李道风,笑嘻嘻说道。
  “额……这个……这个师姐,我们快点回去吧,八师姐还在家里着急呢!”李道风摸着鼻子说道。
  他感觉自己被调戏了。
  一个八师姐就已经够让他害怕的了,现在又来一个十师姐,比八师姐还要虎,他感觉自己以后,想纯洁是不可能了。
  尤其他在看到十师姐这一身打扮,他感觉自己都快要把持不住了。
  那暴露的区域!
  每一处都能让男人想入非非!
  小短裙只能包裹大球的吊带!这穿着打扮,就是考验干部的穿着打扮。
  “走吧!我们走师弟!”颜君瑶自来熟,上去就抱住李道风的胳膊。
  顿时,一阵软绵弹的感觉,让李道风又些酥麻。
  “咳咳……师姐……”
  李道风尴尬的干咳几声,掩盖自己心里的惶恐,习惯性的摸摸鼻子。
  “呵呵呵!小屁孩!不老实了是不是!”颜君瑶有意无意的扫了李道风某处一样,看着那剑拔弩张的场面,坏笑说道。
  他不但没有怪李道风,反而心里还美滋滋的。
  有反应,说明她魅力无限,已经迷到了李道风,她骄傲!
  “不……不是师姐……我……我只是……”李道风老脸一红,尴尬的不行。
  “好了!别解释了,师姐有没有怪你的意思!用老色鬼师父的话来说,我们以后都是你的人!看就看了吧!迟早都是你的!”颜君瑶爆出这么一个猛料。
  “啥……师……师姐你啥意思?”李道风都要被惊呆了!
  什么叫她们全部是自己的?有这好事情!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切!你还给师姐我装是不是?师父没有告诉你吗?”颜君瑶白了一眼李道风,以为李道风装不知道。
  “不是师姐,我没装,我真不知道,师父什么都没给我说呀,到底啥情况?”李道风心砰砰的跳起来。
  其他师姐还没见到,不知道有多好看,可是从八师姐和十师姐两人来看,那绝对都是妥妥的美人。
  就这样的美女,男人能占有一个,那就是祖宗八代烧高香了,他师父给他十个,这……这有点夸张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李道风不敢接受!
  “哼!老色鬼师父说,你的身体特殊,让我们愿意的话,就跟了你,做你的女人!”颜君瑶无所谓回答道。
  “哦……原来师父是这样说啊!我还以为……”
  李道风一阵失望,原来不是他想的包办,也是要看师姐们的意见呀,如果师姐愿意就行,不愿意那就没戏。
  “你以为什么!以为师父要强迫让我们跟你是不是!小屁孩!光想好事情!快走吧……”
  颜君瑶看着李道风那失望的小眼神,忍不住笑道。
  “没……没有……我们走吧!”李道风尴尬一笑。
  为自己刚刚不耻的想法感到羞耻!他咋能有那想法呢!
  一个想十个,以为自己是空虚公子呀!
  颜君瑶挽着李道风的胳膊,两人一路走下山!
  像是一对情侣,去山上游玩一样。
  这种没有人的地方,人少的山上,就适合热恋中的年轻情侣游玩!本来两人正打得火热,情到深处之时,还能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气息。
  体验一下,故人常说的,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天崩地裂是一个什么样的海誓山盟。
  老祖宗的一些文化还是要传承继承不是!
  毕竟任何知识都是瑰宝!
  俗话说的好,科技再发达,也不能数典忘祖,一些传统的东西,还是不能丢。
  被颜君瑶这样腻味着,李道风是浑身难受,这种感觉真的是痛快并快乐着。
  这样娇滴滴的大美女,挂在你的身上!
  那要命的柔软撩拨着你,你却只能看着。
  这滋味!能爽吗。
  好不容易到了车跟前,李道风想着,这一下自己可以轻松一下了,颜君瑶终于可以放手了。
  可是谁想,上车之后,颜君瑶更直接,不顾驾驶危险,啪嗒一下,就枕在他的大腿上,闭着眼睛睡了。
  “师……师姐……别……你别这样,这样我没法开车……”
  “快开车,让师姐睡一会!”
  说着,颜君瑶已经没有了声音,好像已经睡着了。
  可她这一身穿着,这样一个姿势一睡,很多地方,直接就走光了好不,尤其是那短裙……
  “呼……我去……非礼勿视……正经万岁……”
  李道风心里默念,然后拿起车上他的衣服,盖在颜君瑶的身上,把那要命的场景盖住,他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感觉好多了。
  禽兽的事情,他可干不出来!
  禽兽和禽兽不如,往往就在这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