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荷花觉得像何大成这样傻的人肯定是不会将自己捅出去,到时候她再给点甜头,还不是手到擒来。</P>
  她这样想着美滋滋的拿着大米去做饭了。</P>
  吃了这么久的苞米渣子粥,她都快要忘记白米饭的味道了。</P>
  今天一定要吃上一顿什么都不加的白米饭,至于这十斤米能吃多久,就不是她的考虑范围了。</P>
  要是没了?</P>
  那就按着之前的法子再跟何大成要呗。</P>
  要是何大成没有?</P>
  那就换一个人。</P>
  沈荷花的白米饭还没好,曹金凤已经拉着何大成来找她了。</P>
  “沈知青,大成给你的这十斤大米是俺家最后的十斤大米了,大成说你答应嫁给他,他才给你的,是不是真的?”曹金凤对知青院相当的熟悉,她很快就摸到了灶台,拉着沈荷花质问。</P>
  灶台里面飘荡着白米饭的香味。</P>
  曹金凤心一阵阵的疼。</P>
  “大娘,你是不是听错了,这粮食是我问大成哥借的。等明年春天我就还他了。”</P>
  沈荷花怎么都没想到曹金凤会拉着何大成来找自己。</P>
  她一脸无辜的看着何大成,“大成哥,你说句话啊,我当初是不是问你借的?”</P>
  “荷花,这十斤大米是俺侄子的口粮……”何大成不敢看沈荷花的眼睛。</P>
  沈荷花傻了眼睛。</P>
  曹金凤可不是能被占便宜的主,她瞧着沈荷花不乐意,攥着沈荷花的手就嚷了起来,“沈知青,你不能这样子,你吃了俺家的粮食那就是俺家的人,除非你现在把十斤粮食还给俺,不然俺就去找村长和大队长!”</P>
  沈荷花吃痛,“大娘,这粮食我等开春了再还你好不好?”</P>
  曹金凤哪里乐意。</P>
  等开春她家的崽子就要饿死了!</P>
  “不行,你要么嫁给俺家大成,要么把粮食还给俺!”</P>
  灶台那边推搡的声音越来越大。</P>
  知青院的人以为出了什么事情,都从温暖的炕上爬了起来看,推开灶台门看的时候,就看到曹金凤攥着沈荷花的头发,一脸的气势汹汹。</P>
  沈荷花再怎么样也是知青院的人,被人这么欺负大伙儿肯定是看不下去的。</P>
  几个男知青动手将人拦了下来。</P>
  沈荷花跌坐在地上。</P>
  “呸,今天就算你们人多,俺也不会怕的,她骗俺家大成,说只要俺家大成,让俺家大成把粮食给她,俺家还有几个刚出生一年的小崽子,全靠这十斤大米活着,结果就给她霍霍了。”曹金凤也不甘示弱的坐在地上哭嚎。</P>
  知青院的人只是讲义气,不是傻。</P>
  通过陈芳芳这件事以后,很多人都知道看人不能看表面,这事儿他们也管不好,索性就去找了村长和大队长,村长和大队长大冷天被薅出来处理这事儿心里烦的很。</P>
  问的时候脸色也不是很好。</P>
  这事儿其实很简单,沈荷花骗何大成粮食确实是真的,灶台上白米饭还煮着呢。村长和大队长对沈荷花也是相当的无语了。</P>
  “俺说沈知青,你拿人十斤粮食是真的,你现在掉眼泪也没啥子用,你要是口粮没有了,你可以问村子里来借,不能够去做这事儿的。你快把粮食还给人。”</P>
  曹金凤难得的占理,动起手来就更加不客气了,沈荷花也不想把得来的大米让人拿走,被曹金凤推倒在雪地上浑身狼狈不已。</P>
  她抬起头就看到裹着干净袄子站在一边的许星苒。</P>
  看看自己打着补丁的袄子还有红彤彤的手,再看看许星苒白白嫩嫩的样子,沈荷花突然间怒吼了一声,“许星苒看到我这个样子,你是不是很得意?”</P>
  早年,沈荷花每次看到沈红为了一口肉对着卖肉的人笑的谄媚,就算那个卖肉的人油腻腻的大手放到她的大腿,她也依旧笑着,一点儿都不觉得难堪。</P>
  沈红不觉得难堪,沈荷花却觉得难堪,尤其是每次她家飘出肉香味,第二天邻居要是看到她,都会笑嘻嘻的问她,荷花啊,昨晚上你妈又出去了啊?</P>
  那些人看她是怎么样的一个眼神呢?</P>
  略带鄙夷,看好戏,怜悯,各种各样的都有。</P>
  无论什么的眼神,附近的小孩子都被她们的家长们再三拎着耳朵警告过,不要跟她玩。</P>
  等她再长大一点,脸蛋长开了,也上学了,愿意跟她玩的人才多了起来,不过大部分都是男孩子。</P>
  她一开始觉得有人跟她玩就好了。</P>
  后来啊,只要她去班级里,就会有人两两三三的聚在一起,对她指头画脚。</P>
  “这个就是沈荷花啊,我听说她只跟男孩子一块儿玩。”</P>
  “嘿,我就住在她附近,我小时候我妈就拎着耳朵跟我说,不许我跟她玩,她妈妈是做那个的,听说其中一个相好啊,是卖猪肉的。”</P>
  “真的假的?”</P>
  “真的,我们那边筒子楼里,就她们家猪肉吃的最勤快。”</P>
  “怪不得她只跟男孩子一块儿玩呢,这种人可脏了,我们以后得离着她远点。”</P>
  这些人声音大的她想假装听不到都难。</P>
  沈荷花安慰自己,那些人就是嫉妒她,她们根本不了解事情的经过。那些跟她相处过的人就知道她不是她们口中说的那样子。</P>
  或许是为了证明自己心中想的,一下课,她就去找那些跟她玩得好的人了。</P>
  等她到的时候,那几个跟她玩得好的男同学正被一圈人围在当中,有人好奇的在问,“你是怎么愿意跟沈荷花这样的人玩的那么好的?”</P>
  沈荷花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她躲在了一边想要听听那些人怎么说。</P>
  “嘿,她长的那么好看,又这么主动,我为什么不跟她玩。”</P>
  “那你就不怕以后找不到媳妇?”</P>
  “找到媳妇了就跟她远离呗,实在不行,我就让她倒贴当我的媳妇,免费的多好。我家还省了彩礼钱。”</P>
  少年人的感情可以纯粹,少年人的恶意也可以很纯粹。</P>
  沈荷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些话都给听全了的,然后没有发火默默的离开了。打从那件事以后,她再也不相信什么狗屁的爱情亲情,只有自己吃得好过得好,手里握着的钱才是实在的。</P>
  可偏偏她什么都没抓住。</P>
  “许星苒,你说是为什么?”沈荷花一身狼狈的望着许星苒。</P>
  她不明白。</P>
  她这么努力的为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P>
  为什么到头来什么都没有。</P>
  “沈荷花,为自己好没什么错,我也很欣赏那些为自己好努力算计的,你错就错在不该去算计无辜的人,人可以有小心思可以算计别人,但提前是不能涉及到无辜的人。他们并未干涉过你的生活凭什么要去承受你带来的因果?”</P>
  许星苒毫不客气的点破沈荷花的虚伪。</P>
  “何大成对你好,是有图,你既然接受了他的好,那你就得付出,哪有白白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我确实是看不惯女孩子被欺负,大概我自己是女孩子总会站在女孩子的角度上多考虑一些,但是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是你拿人家救命的大米在前面,我不可能是非不分的。”</P>
  曹金凤虽然可恶,但是就事论事,这件事上她确实没做错什么。</P>
  重生回来的许星苒一直牢牢的记得一个为人准则。</P>
  你要去帮那个人,就得做好承担因果的准备。</P>
  她只做她认为对的事情,其他的无所谓。</P>
  曹金凤和沈荷花的事情许星苒并不关心,后面两个人怎么解决她也不在意。或许是因为曹金凤和沈荷花这件事闹大了,村长和大队长他们也注意到了暴雪缺粮这件事的重要性,他们冒着大雪一个个走访了缺粮食的人,彻底杜绝了许星苒上辈子经历的那些痛苦的事情。</P>
  原本的危机就这样被解决了。</P>
  许星苒担着心也松懈了下来。</P>
  一旦人松懈了日子就会过的飞快。</P>
  ……</P>
  一转眼过年了,再一转眼雪也停了,经历了这么漫长的下雪天,人们也终于看到了久违的太阳。</P>
  何释意瞧着天放晴,那是一刻都忍不了,一早上就拉着媒婆和何奶奶上门来提亲了。</P>
  这天的中午,何家屯所有人都知道,何释意要跟许星苒要成亲了。</P>
  考虑到许星苒马上要孙成去帝都上学,在提亲的三天后,何释意和许星苒就办了婚礼。</P>
  许星苒这边原本就没什么亲戚,霞姨对她再好,可她终究是有家庭的人,不可能为了她放弃一切过来,索性她就没告诉家那边任何人。</P>
  更何况就算告诉了时间也来不及。</P>
  最后送许星苒出嫁的村长的媳妇叶婶子,还有知青院跟她关系最好的秦蓉,许腊梅林慧慧三个人,冯静也送了礼物给她表示祝贺。</P>
  当何释意骑着自行车来接她的时候,林慧慧和许腊梅两个人抱在一块儿哭的最惨。</P>
  秦蓉实在没忍住,看不下去的说道,“省省你们的眼泪,她只是嫁人了,你们哭成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呢?”</P>
  “我,我就是舍不得星苒,呜呜呜……”林慧慧趁机把鼻涕眼泪擦在许腊梅身上,“星苒才多大,何释意太混蛋了……”</P>
  “呜呜呜……林慧慧你哭就哭,别把鼻涕眼泪擦我身上,这是我难得穿的体面衣服……”许腊梅哭的更大声了。</P>
  迎亲的人看到两人这个样子忍不住都笑了起来。</P>
  “我说林慧慧,许腊梅你们两个得了,这会儿许知青嫁给释意哥,你们还能走两步见着面,那后面她去帝都了,你们可都是一两年指不定都见不着了,到时候你们要怎么办?”</P>
  陈洋开玩笑的说道。</P>
  他这一说,两人就更加难过了,“呜呜呜,星苒……”不对,是三个人了,李木木一听以后很难再见到许星苒也跟着哭了起来,秦蓉稍微好点,她毕竟是帝都那边的人,只要她回去了,总能见到许星苒的。</P>
  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跟着许常哄着三人。</P>
  陈洋局促的站在那边,他是没想到自己随意说了一句,结果捅出这么大的麻烦事来。</P>
  这眼泪水就跟开了闸一样怎么关都关不住,何释意好不容易过五关斩六将的把人给接出来,刚走出房间迎面就三个小姑娘,一人一边将他好不容易接出来的新娘子给团团抱住,有一个没手挽,就直接抱住脖子。</P>
  知道的他是在接亲,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准备拐人。</P>
  许星苒知道事情原委以后柔声的安慰着挂在自己身上的这三个小姑娘,何释意狠狠地瞪了眼缩的跟个鹌鹑一样的陈洋,哭笑不得的说道。</P>
  “三个女同志,你们大人有大量,看在今天我是新郎的份上,把新娘子给我吧,你们看这样行不,我多给你们几个红包。”</P>
  说着,问许常拿了几个红包,一股脑的往三个人手上塞。</P>
  换做平时,三人都会开心的拿着,今天就是死活扒拉着许星苒不愿意松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没法子,最后也顾不得男女关系了,陈洋,许常还有何胜三个人一人一个硬生生的将人从新娘身上扒拉下来。</P>
  陈洋还被林慧慧挠了两口子。</P>
  他也不敢叫委屈,谁让自己嘴贱呢。</P>
  这件事在村子里还被当成一个笑话说了好久。</P>
  幸好,三个人情绪稳定下来以后,在吃酒席的时候没有再闹,或许是嫌弃自己丢脸,一个个都快把脸埋到碗里去了,村子里的人见到小姑娘们这样子,都善意的笑笑也不开她们的玩笑了。</P>
  这会儿的酒席简单的很,只要菜管够那就是好的。</P>
  口粮什么的村子里的人会自己带。</P>
  何释意现在条件不差,又是娶自己的心上人,每桌一个准备了十个菜,有十全十美的意思。十个菜八个菜是荤菜,这在当地的婚宴中是最高规格了。</P>
  再一次刷新了村子里的人的认知。</P>
  酒席办的很成功。</P>
  吃完以后,跟许星苒关系好的全都留下来帮着收拾,都不用何奶奶和许星苒插手,没一会儿全都收拾好了。</P>
  今年何释意喝了不少,谁来他都没拒绝,一张俊脸红彤彤的,跟个虾子一样。看到许星苒进来,他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抱着许星苒就委委屈屈的说道,“今天她们挂在你身上不让你出门。”</P>
  “我还不是跟你出来了?”许星苒揪了揪何释意的脸好笑的道。</P>
  何释意小声的鼓囔,“最后是我让人拉开的。”</P>
  “她们也是舍不得我,我人已经嫁给你了,不气了?”她揉了揉何释意通红的脸,温声说道,“我先去给你打盆水,你擦把脸然后睡一会儿好吗?”</P>
  “不要!我要抱着你。我好不容易娶到你了,以后就没人能够分开我和你了。”何释意借着醉意说出一直压抑在心中的话,“苒苒我好想把你关在房间里,让你一步都不能出去,只能天天跟我在一块儿,可我又怕吓到你,这样子你就不愿意在理我了。”</P>
  “今天我们终于结婚了,以后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跟你黏在一块儿了,你放心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我永远都不会做。”</P>
  许星苒被何释意的醉话弄得心软乎乎的。</P>
  等她在回过神以后,人已经被带到床上了,房间土布做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房间很昏暗,何释意的眼神却很亮。</P>
  他指腹仿佛带着火,一点点游走在许星苒的身上。</P>
  “何释意,等晚上……”许星苒双眸泛着水,眼神迷离,她用最后的理智拉住他的手,声音出来的时候,软的吓人。</P>
  何释意低头亲了亲她的唇,含糊的说,“没关系的,不会有人打扰的。”</P>
  “苒苒,我好爱你!”</P>
  在他不断的亲吻中许星苒阻拦的手渐渐的松懈了力气,不一会儿床就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还伴随着女子娇软的小小的声音……</P>
  何奶奶是来找许星苒,把何释意这么多年给她的钱交给她,顺便还有家里攒下来的那些东西,哪里知道刚到门口就听到这动静。</P>
  “臭小子,天都没有黑呢。”何奶奶小声的责骂了一句。</P>
  “奶,你在这,星苒姐姐和大哥呢?”小何庚送走小玩伴以后一蹦一跳的走过来,有些疑惑的只看到自家奶奶,没有见到星苒姐姐和大哥。</P>
  眼瞧着小何庚要走过来。</P>
  何奶奶赶紧将人领走。</P>
  “他们累了,在休息,你待会再来。”</P>
  何奶奶和小何庚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到许星苒的耳中,许星苒迷迷糊糊的想,等事情结束以后,她一定要找何释意算账。</P>
  “苒苒专心点……嗯?”</P>
  何释意似乎不满许星苒的出神,精瘦的腰腹用力,许星苒想要责怪的声音溢出口就变成了破碎。</P>
  她没想到她要的算账,到第二天中午才算上。</P>
  许星苒在中午醒过来,就看到何释意像只吃饱餍足的温顺巨兽乖乖的待在自己的旁边,嘴角往上翘着,怎么压都压不住,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许星苒有些害羞的攥着被子。</P>
  “苒苒,先喝杯水,我让奶奶这几天不来找你,你好好休息休息。”身心都得到满足的何释意格外的贴心,方方面面都为许星苒考虑到了。</P>
  大概两人都知道马上就要离别了,所以接下来的日子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刚好这会儿村子里也没有猪崽子,何释意每天带着许星苒去上班。</P>
  让林慧慧几个看到都忍不住的吐槽,这两个人实在是太黏糊了,对他们这些单身的同志造成了很大的影响。</P>
  快乐的日子过的飞快。</P>
  转眼间就到了许星苒跟着孙成去帝都的日子。</P>
  何释意亲自送了许星苒去帝都。</P>
  “苒苒等等我,最多两年我就会来帝都找你的。”回何家屯的晚上,何释意抱着许星苒一遍又一遍的诉说着自己的不舍,又缠着许星苒说了好多遍她喜欢他,最后才放过了人。</P>
  饶是这样,许星苒第二天还是没有起床能够送何释意。</P>
  她躺在床上双眸泛红,控诉道,“你就是故意的。”</P>
  何释意温和的笑笑,“离别太难过了,等两年后苒苒来接我就好了,今天就不要送我了。”</P>
  “何释意……”许星苒声音中带了哭腔。</P>
  何释意立马停下手中收拾的活,来到许星苒的床边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心疼的说道,“乖,别哭,你这样子我就不舍得走了。”</P>
  许星苒立马把眼泪憋了回去。</P>
  何释意:……</P>
  他恨自家媳妇不是块木头!</P>
  ……</P>
  四年后。</P>
  高考恢复了。</P>
  何释意的爸妈爷爷两年前就从农场回来了,家里人团聚,后面家里人商量了下,何释意和许星苒一块儿在帝都,他们年纪大了,不愿意在折腾了,想在何家屯扎根下来。</P>
  何家屯也不是原来的何家屯了,这些年因为烧瓦厂的存在,经济一直都是村子里最好的,村民们的房子都建起来了,生活质量也很好。</P>
  许星苒觉得只要老人家开心就好。</P>
  再说,她也听了林慧慧说,以后的交通会越来越好,他们回去也会很方便。</P>
  帝都的何家在两年前知道何释意来帝都以后,不是没来找过何释意,奈何现在的何释意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好拿捏的小子了,何家也随着这些年失去了力量。</P>
  加上许星苒现在已经成为了重要的科技人员,他们肯定不能够对何释意做什么,连着两三次失败以后,何家的人灰溜溜的夹起尾巴做人。</P>
  期间许星苒一直都和秦蓉林慧慧许腊梅三人保持这写信联系。她们都通过高考来到了帝都,许腊梅没有参加高考,按着她的话来说,她对读书没有太大的兴趣,只要认识字就好。</P>
  她喜欢做饭做菜,更喜欢看别人吃自己做的饭菜。</P>
  所以她想去帝都开一家酒楼!</P>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大家也很尊重许腊梅,许腊梅的手艺确实也很好。</P>
  她们到达帝都以后,许星苒将她们接回来,这么多年,四个姑娘也成熟了很多,林慧慧和许腊梅都已经嫁人了,谁能想到,林慧慧最后会和陈洋这个欢喜冤家在一起。</P>
  许腊梅则和何胜走在了一块儿,还生了一个孩子,现在是许腊梅先来,等她安定下来以后,何胜就带着孩子过来找她。</P>
  秦蓉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我们都变成不一样的我们了。”</P>
  许腊梅还是跟以前一样,“只有你还单身。”</P>
  林慧慧笑着说,“蓉蓉也快了,周红尘不是一直都跟在她后面。”</P>
  秦蓉难得小脸红了下,傲娇的表示,“我可不是那么好追求的,我害得好好考虑下。”</P>
  许星苒三人相识一笑。</P>
  真好!</P>
  时间不老,青春不散,我们都活在当下!</P>
  番外:</P>
  20xx年。</P>
  第一医院。</P>
  何庚早已经满头白发,当年自家哥哥和星苒姐姐出事,他还小,没有办法帮忙。如今他已经成为了科学家,能够做很多事情。</P>
  王小虎有那个劳什子的系统,他已经完全的攻克了。</P>
  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用这样子的系统害人了。</P>
  星苒姐姐,哥哥,以后你们会安心的吧。</P>
  “何博士,星露谷物语是您费劲这辈子心血研究出来的,你当真要投入时空机器,只要您将星露谷物语发表出去,您会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科学家!”</P>
  “嗯,投入进去。”</P>
  “何博士启动时光机,会以您的寿命为代价,您明明还可以……”助理泣不成声。</P>
  何庚笑了笑,眼中满是释然,“没关系的,只要能够重来一次,我怎么样子都没事的,我啊,这辈子太孤单了,我还是喜欢有哥哥在有星苒姐姐在的日子……”</P>
  后记。</P>
  许星苒这辈子过得很圆满,爱人和朋友都陪在她身边,要说最遗憾的一件事那就是她到老年,星露谷物语还是卡在19级,没有满级。</P>
  她想,大概是小何庚怕她难过,不想让她知道吧。</P>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这本书是我来这里的第一本,很抱歉结局这么匆忙,希望下一本我会更加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