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旭点头说道:“没事就好,现在我们都在这里,谁要是敢欺负你们姐弟,就是跟我们所有人过不去!”
  “我们手里的锄头铁锹不会答应的!”
  说话之间,手里的铁锹在地上狠狠地拍了一下。
  其他人也跟着将手里的农具弄出响声,颇有气势。
  王大虎一脸感激地说道:“多谢父老乡亲的厚爱,不过这件事是我们自己的事,我不能连累了大家!”
  这群人是混混,无恶不作,手段毒辣。
  王大虎担心他们后面会报复村民,因此不想让其他人管这件事。
  陈玉芝拉了一下王大虎,她觉得只有人多势众,才能吓退这些混混的。
  “大虎,你这话说的黄大叔就不爱听了,你帮了我们多少忙,你的事就是大家的事!”
  “就是嘛,大家都是一个村,你还跟我们见外,不应该呀!”
  “这些人都欺负到村子里了,我们不能袖手旁观,肯定要管的!”
  “今天谁要是在这里闹事,我们不答应的!”
  ……
  村民们七嘴八舌,纷纷表示今天的事情管到底了。
  王大虎医术精湛,妙手回春。
  这里的都是一穷二白的老百姓,吃了大半辈子苦,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毛病,后面肯定用的上王大虎。
  因此这个人情肯定要卖给王大虎的。
  陈玉芝感动的热泪盈眶,连忙给村民们鞠躬感谢。
  王大虎也不再拒绝了,拱手说道:“乡亲们对我们姐弟的情义,我们铭记于心,永世不忘!”
  这边黑牛眼看着七八十个村民给王大虎助阵,而且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废人,要是再闹下去的话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万一村民杀红眼了,他现在都不能动弹,被打死也不是不可能,心里也怕了。
  “好好好,你们有种,很有种!”
  “你们都他妈给我记住了,我大哥是徐天龙,今天这件事没有完,后面再跟你们算账!”
  听到徐天龙的名字,不少村民都是脸色一变,眼神里闪过惊恐之色。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
  没有当过小混混,但是徐天龙的名头还是听过的,听说这家伙身上背了几条人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不过现在害怕也没用了,人都已经得罪了。
  再说现在是法治社会,他徐天龙也不可能报复整个村子吧!
  黑牛看到村民害怕了,冷笑道:“你们都给老子等着,我要让你们全都后悔!”
  “我们走!”
  几个小混混立马走过来,要将黑牛给抬走了。
  王大虎站出来了,冷声说道:“冤有头债有主,我知道是洪坤那个王八蛋请你们来的!”
  “你回去给洪坤带句话,以后不要让我碰到他,要不然见一次打一次,每次都让他住院三个月!”
  “还有你也给徐天龙带句话,我王大虎不惹事,也不怕事,要是你们敢报复我们村的人,老子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会要了他的命!”
  乡亲们为自己撑腰,他当然要保护他们的安全了。
  黑牛本来还想要放话,看到王大虎咄咄逼人,煞气凌人的眼神,吓得也不敢废话了。
  万一这家伙发起疯来,自己又要倒霉了。
  随即,黑牛带着一群小混混离开了。
  村民们帮王大虎他们把一片狼藉的院子里收拾好之后,便各自回家去了。
  白旭留下来没有走,朝着陈玉芝看了好几眼。
  “玉芝,还有没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
  陈玉芝笑着说道:“白大哥,今天多亏你了,要不然我们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你快回去休息,这里没什么事了!”
  她对白旭没有男女之情,一直都把他当成大哥看待的。
  陈玉芝知道他对自己的想法,但是不想跟他有太多瓜葛,免得别人说闲话。
  农村的闲言碎语是最流行的。
  白旭略微尴尬地笑了笑说道:“那行吧!我就先回去了,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开口就是了!”
  “嗯!”
  陈玉芝应了一声,便送白旭出了门。
  随即,她立马把门关起来,然后把王大虎叫了过来。
  “跪下!”
  陈玉芝不由分说,便让王大虎跪在爹娘的牌位前面。
  王大虎微微有些愣神,还是听话地跪下了。
  “说,你到底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那些流氓才找到家里的?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吗?”
  “我让你不要在外面惹事,你都当耳边风了,你说你要是出点事,我怎么跟爹娘交待呢?”
  说话间,陈玉芝哭的梨花带雨,眼睛红通通的。
  王大虎知道她是担心自己,连忙说道:“姐,我知道错了!”
  “错在哪里了?你今天要在爹娘面前说清楚了,要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
  王大虎也是一脸无奈,只好如实说了事情经过。
  陈玉芝立马将王大虎给扶起来,她不是不明事理,见死不救的人。
  “对不起,大虎,是姐姐误会你了!”
  “是我不好,不应该惹麻烦的!”
  陈玉芝柔声说道:“以后遇到这种事,你可以不亲自动手,但是一定要报警,不能坐视不理!”
  郭佳妮的遭遇让她深感同情,要是自己遇到了,也会救郭佳妮的。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陈玉芝虽然是一介女流,但是跟王大虎一样心里充满了正义,身上流淌着热血。
  “知道了,姐,我饿了!”
  “你听肚子都咕咕咕叫了!”
  王大虎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陈玉芝,好像快要饿坏了一样。
  噗嗤一声!
  陈玉芝被王大虎的搞怪给逗乐了,笑着站起身。
  “你躺着好好休息一下,我现在去给你做饭!”
  王大虎笑着点点头,陈玉芝去厨房做饭了。
  不过他现在没有心思休息,他知道洪坤这伙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必须防患于未然。
  王大虎很快想到陈江海,他是镇上警局的局长,应该能够帮到自己的。
  他不害怕徐天龙和洪坤的报复,但是今天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想发生第二次了。
  王大虎很快拨通了陈江海的电话,但是对方没有接电话,直接给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