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大陆,东荒北域,武阳城。
  轰!
  苍穹之上一道刺目的闪电划过,磅礴的大雨随即倾盆而下,虚空中弥漫着大量水汽。
  一道道刺目的闪电奔腾虚空之中,整个武阳城都被照的一片通明。
  当闪电消失在天际的尽头,武阳城又再次陷入寂静的黑暗之中。
  所有人都未曾注意到的是,无尽雷霆中,一道淡淡的青光伴随着漫天大雨落入武阳城中。
  大雨倾盆落下,整个武阳城层峦叠嶂的建筑,都笼罩在漫天雨雾之中。
  武阳城北部,坐落着数百座青瓦小院,这里属于武阳城三大家族之一方家所有。
  此时自方家后院一处房屋之中,猛然传出一阵急促的咳嗽声,粗重的喘息声响彻整个小院。
  房屋之内,床榻之上躺着一个少年,面色苍白,身上气息孱弱无比,此时伴随着喘息声,他紧闭的双眸猛然间睁了开来。
  “我居然没死?不对,这儿?这身体?我这是重生了?”
  少年眉头紧皱,神识向着四周弥漫开来,想要弄清楚深处何地,但脑海中针扎一般的疼痛让他不由得闷哼一声。
  良久之后,少年额头上浮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但他已经明白了如今的处境。
  即便已经接受了一些这具身体原主的记忆,方寒依然有些难以置信,他果真是重生了。
  他,方寒,紫薇大陆中州顶尖势力之一天盟之主,以不足百岁之龄踏足帝境,创立天地间最为强大的势力之一,为了开辟成仙路,度世间最可怕大劫而陨落。
  没想到他居然没死,还重生到了一个同名少年体内,即便是身为一代大帝,他也有些难以置信。
  当初他成功的将仙门轰开一道缝隙,但却失去了意识,为何会重生,即便是他也有些想不通。
  “这具身体?”
  方寒第一时间检查自己如今的身体,毕竟这可是他以后安身立命的根本。
  “这....”
  方寒神色中有着惊喜,但又有着一丝可惜之色。
  他附身的这具身体居然是万载难逢的吞龙体。
  只是如今这具珍贵无比的吞龙体处于半废状态,若非方寒附身而来,这具珍贵的体质将会彻底报废。
  方寒将原身记忆梳理了一番,终于明白这具身体为何会处于半废状态。
  在浩瀚的紫薇大陆中,总共分为五大区域,分别是东荒,西漠,北原,南岭,以及中州。
  五块大陆被无尽海域隔离开来,原先的方寒崛起于中州,但在恐怖天劫之下身死,重生之后居然来到了东荒。
  如今距离他陨落已经足足一千年。
  东荒,北域,武阳城。
  武阳城共有三大家族,分别是城主府赵家,以及两大源术世家林家和方家。
  方寒就隶属于方家,为方家当代家主方如海的幼子。
  这个方寒在方家的存在感低的可怕。
  在方家,所有人只知道方家大公子方云,几乎没人会注意方寒。
  方寒吞天神体之所以被废,与这个大哥有很大的关系。
  在昨日,方家大公子方云突然约方寒晚上来他房间相见,方寒不疑有他,直接前往。
  没想到他在方云房间看到的却是将要嫁给方云的林家大小姐林仙儿。
  林仙儿在看到方寒的瞬间直接出手将其击伤,并且扬言方寒想要亵渎她。
  林仙儿,武阳城林氏家族大小姐,无上妖孽,不足十六岁之龄就达到了纳灵境,可以说是真正的天才。
  反之方寒,性格木讷,不善社交,修为仅仅只有锻体三重天。
  名满武阳城的无上妖孽,根本没必要诬陷这样一个废柴,更何况这即将成为她的小叔子。
  根本犯不着用自身女儿家轻摆的声誉来诬陷。
  所以,对于林仙儿所说,众人都没有过疑虑。
  就连方家家主方如海都被气得差点一掌拍死方寒,但也没有前来施救,任由方寒自生自灭。
  本就重伤的方寒被这件事情一刺激,直接一命呜呼,从而导致一代大帝方寒魂穿而来。
  只是有一点方寒有些疑惑?
  原主人畜无害,更没有得罪过任何人,更遑论是自家人。
  身为大哥,为什么会陷害自己亲弟弟?
  方云。
  武阳城方家大少爷,小时候的一场意外,流落在外,在五年前突然回来,并且迅速取得方家所有人的承认,继承了方家大部分的生意,基本上已经默认为方家下一任家主。
  原主单纯,甚至脑子有些问题,但方寒可不同,短短上百年时间,从一个凡人到无上大帝,他经历了太多事情。
  通过回忆原主脑海中的记忆,他顿时发现了一些不合理的地方。
  “有点意思!”
  方寒脑海中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只是这个猜测还需要验证一番,但想要做成这一切,就必须要先拥有足够的实力。
  方寒先前只是简单扫视了一眼自身的伤势。
  丹田破碎,经脉断裂,原本不强的修为,更是化作流水,比普通人还要更弱一点。
  这情况可不算太好。
  但他毕竟是一代大帝,这样的伤势也不是没有办法。
  方寒微微一笑,而后双眸缓缓的闭了起来,心神微动间,体内的状态出现在他眼前。
  在看清楚体内状况后,方寒心神大震。
  全身上下经脉几乎彻底碎裂,丹田更是犹如漏气的筛子。
  但这不是让他震惊的原因,此时在破碎的丹田之中,居然充斥着无尽氤氲气息,在丹田的中心,似乎有什么东西存在。
  方寒按耐住内心的震动,凝神望去,只见在无尽氤氲气息之中,存在着一尊青铜鼎。
  三足两耳,青铜大鼎。
  自鼎身之上,有着淡淡的金色神芒弥漫开来,笼罩整个丹田,在那股神芒之下,破碎的丹田间壁居然在缓缓的修复。
  “这鼎?”
  方寒诧异无比的望向丹田之中的青铜古鼎,对于这尊鼎,他并不陌生。
  当年他轰击仙门之际,差一点就成功了,最终将仙门推开了一道缝隙,这尊鼎就是自其中飞出来的。
  方寒被神鼎击飞,直接失去了意识,没想到重生之后,神鼎居然随他一起过来了。
  “轰!”
  就在方寒凝实青铜古鼎之际,青铜古鼎似乎有所感应一般,轻微颤动起来。
  伴随着青铜古鼎的颤动,一股几欲压塌诸天的恐怖气息自方寒体内弥漫而出,让整个天地都猛然间一震。
  这股气息出现的极其突兀,霸道无比,犹如一尊沉睡的太古神魔被惊醒,仰天怒吼一般,自方家弥漫而出,瞬间笼罩整个东荒。
  在这一刻,东荒诸多大教中,有着一道道强大的神识弥漫而出,恐怖的气息弥漫整个天地。
  许多大教无上强者都被这突然出现的气息所惊动,第一时间探出神识向着源头探索而至。
  只是那股气息一闪而逝,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他们只能够锁定一个大概的位置。
  东荒,北域。
  这一日,诸多大教不约而同的下达了同一个命令,派遣门下弟子前往东荒北域,美曰其名历练。
  许多散修也都闻风而动,第一时间向着东荒北域赶了过来。
  这一切方寒并不知晓。
  伴随着青铜古鼎的震动,方寒眼前一黑,等他眼前再次亮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
  这是一处特殊的空间,在他周围有着一根根撑天巨柱,柱子通体呈现淡青色。
  在淡青色石柱之外,是无尽的灰色雾霾,遮掩了一切。
  天穹中有着五颗明亮的星辰,五色神芒弥漫开来,将诸多石柱所在的空间笼罩在内。
  “嗯?”
  方寒突然轻‘咦’一声,将目光投向身前不远处的石柱。
  在石柱之上,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存在。
  那是一道道划痕,确切的来说,应该是由划痕组合成的神秘纹络。
  不知道是什么人刻画在石柱之上,每一个石柱之上都有纹络。
  在石柱之上有着一个个神秘的纹络,一眼望去,无尽道韵迎面扑来。
  “这似乎像是一种文字?”
  那些纹络看上去犹如一个个小蝌蚪一般,方寒眉头轻皱,他有直觉那是一种文字。
  只是他却并未见过。
  身为一代大帝,方寒也算是见多识广,诸天万界中各大种族文字都有所了解,但这样的文字并未见过。
  这种神秘的蝌蚪文一看就很不凡,金色纹络熠熠生辉,恒河沙数,玄奥无比,并且有一股魔力,让人一眼望去就难以再将视线移开。
  “嗡!”
  在方寒凝视那些纹络之际,那些纹络犹如具备了生命一般,自石柱之上飞了下来。
  诸多石柱之上的蝌蚪文都仿佛拥有了生命,飞了出来,在虚空中缓缓融合,最终组合排列,形成一篇蝌蚪文章。
  在那篇文章最上方有几个金色纹络,熠熠生辉。
  在方寒的目光中,眼前的金色字符好似包含了整个宇宙一般,恒河沙数,玄之又玄。
  巨大的金色蝌蚪文在他识海中轰鸣。
  那股声音越发宏大,像是大道天音,又如玄妙至理。
  宏大而又玄妙的大道之音,恍若自上古时代穿透而来,如黄粱大钟一般在方寒耳畔震动,传入心中。
  在那股特殊音律浸染之下,方寒如痴如醉。
  他在这一刻,似乎横跨了时间长河,来到远古时代,聆听圣皇授法传道。
  一声声大道天音传入心中,让方寒心神震动。
  如远古禅唱,又如神祗在祈祷,连绵不绝,如涓涓细流,润泽方寒的心灵,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不同。
  方寒重生之后灵魂与原主身体一直未能彻底融合,但在此时却完美无间,彻底融合。
  这是一种无形的蜕变,对于方寒来说无异于脱胎换骨。
  玄奥的大道神音一遍遍在方寒心底流淌,每一个音节的落下都让方寒心神巨震,心头浮现明悟之感。
  诸多音符全部烙印在方寒脑海深处,无尽神音流转,化作一股股特殊的气在方寒体内游走。
  方寒的身体中有无数股暖流不断流转,一股神秘的伟力在不断的洗刷方寒的躯体,短短的片刻功夫,方寒犹如脱胎换骨一般,在他的身体外堆积了厚厚层黑色污垢,这些都是从他身体洗刷出来的杂质。
  大道至简,神音消散,犹如繁华落尽,无声无息。
  “吞天道诀!”
  方寒紧闭的双眸缓缓睁开,在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之色。
  石柱上的蝌蚪文,的确是一种文字,一种无比古老的文字,蝌蚪文记述的是一门功法。
  一门强大无比的功法,即便是以方寒这一代大帝的眼光来看,也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功法。
  修行既是掠夺,修炼者想要强大,就需要夺天地只造化来成就己身,千百万年来概莫能外。
  但这吞天道诀却更加变态,不但能够掠夺天地造化,世间一切都可剥夺,简单的说就是可以吞噬一切来成就己身。
  只是短短顷刻间,他不但周身伤势尽数恢复,就连修为也进步了一大截。
  达到了锻体五重天。
  大千世界,诸法并存。
  但是总的来说却是分为锻体、纳灵、神海、虚空、彼岸、悟道、道王、道皇、道帝九大境界。
  而每个境界又分为九重天,每一重天都是一个新的变化,九九归一,是为大道。
  吞天神体,吞天道诀。
  要说这没关系,打死方寒都不信,或许他之所以没死,进入这具身体,就是神秘青铜古鼎的缘故。
  “吞天神体加上吞天道诀,这一世我必将无敌于天下,仙门也终将被我推开!”
  方寒眼中精芒闪烁,前世一介凡体,不到百年就修炼到了帝级,更何况是如今。
  这一世,他的起点已经超越了无数人,吞天神体配合吞天道诀,再加上他一代大帝的修炼经验,必将会更快回到巅峰。
  “嗡!”
  方寒心神微动,吞天道诀开始运转,顿时一股恐怖的吞噬力自他体内传出,四周道力疯狂的向着方寒所在之地涌来。
  一股股道力涌入体内,让他的体内生出强大的生机,整个人都显得精神焕发。
  “不愧是吞天道诀,才刚开始修炼,便有如此奇效,比我前世修炼的烈阳诀不知道要强出多少!”
  “吞天道诀,与其他的功法完全不同,寻常的功法乃至于烈阳诀,都是引道力入体,借助道力淬炼经脉,而吞天道诀,却是在掠夺天地道力,强行吸收入体内,不但能够开辟经脉,而且能够改善体质!”
  随着他不断修炼吞天道诀,方寒越发感受到了这功法的不凡之处,这绝对是一门夺天地造化的神功,若是传出去,足以引发整个东荒所有势力强者的疯狂哄抢。
  一股股道力被吞天道诀吸收入体内,而后缓缓炼化,被方寒融入四肢百骸,以及全身血肉中。
  他的道力,如同小刀一般,将他的经脉扩宽,改造他的身体,使得方寒身体更加适合修炼吞天道诀。
  他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道力的增加速度,按照这样的进度下去,大约一两日,他会再次破境。
  这消息若是传出去,足以引发整个武阳城的震动,因为这太过于惊人了,即便是最低的锻体境,破境也需要十天半个月,天资差一点的一两个月也有可能,而方寒只需要两日,这何其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