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贺和陆刚提出的要求,从表面上看,仅仅是想要成立第二家安保公司,从而让元贺捞到政绩的同时,从商业上能够制约三姐的发展。现在整个江华,只有一家安保公司,实际上是不正常的。当初所谓的“搞试点”,其实三姐背后用了什么手段,连我都不知道。
  但是,元贺不了解我和三姐的关系,陆刚不可能不知道。这么明火执仗的找我合作,我不相信陆刚没有目的。所谓的离间我和三姐之间的 关系,只是一种表象而已。陆刚一定能想到我会拒绝。
  换而言之,他们想要成立所谓的城立安保公司,完全可以随便找个人去做。找我研究这个事儿,更像是通过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三姐。
  想不明白,我习惯性的放弃了继续思考。
  结果到了第二天,这个问题没等我考虑清楚,下一个问题马上就来了。
  距离下班还有一个多小时,手机突然不安分的响了起来。
  “喂,柳静珊!”看了看手机上闪动着“柳静珊的号码”,我迅速的按下了“接听键”。
  “邱天举,你在哪呢?”柳静珊的声音急促的从听筒里传了过来。
  “我在单位呢!”我的情绪也跟着急促了起来。
  “哎,邱天举,我在公司呢,你能不能过来一趟?”柳静珊稍微顿了一下,犹豫的问道。
  “怎么了?”柳静珊的情绪让我诧异的一问。“我这边还有一个小时就下班了,下班之后过去,可以吗?”
  电话里又是一阵沉默,好半天,柳静珊才像下定了决心一样,说了一个让我吃惊的消息。“邱天举,你还是现在过来吧!咱们的公司,被贴上封条了!”
  “啥玩意儿?”我知道柳静珊找我一定是有什么急事儿,但绝没有想到是这么一个让我措手不及的消息。“因为什么啊?”
  “你还是过来看看吧!”柳静珊在电话里叹了口气。“现在我也联系不上贾茹,就只能联系你了!”
  “好了,你等着吧!”我挂了电话,直接找陈组长告了个假,拉着莫允直接冲下了楼。
  等我一边开着车,一边把柳静珊的话告诉了莫允,莫允一分钟都没耽误,直接给三姐打了电话。很遗憾,三姐去了省城,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说是要两三天才能回来。莫允想了想,也就没告诉三姐。
  到了三人行食品公司的门口,大门开着,柳静珊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正一脸无奈的看着我的车慢慢停下。
  “柳静珊,到底怎么回事儿?工人都下班了吗?”下车之后,看着除了柳静珊以外空无一人的厂区,我急忙问道。
  “可不都下班了吗?”柳静珊叹了口气,指了指厂房的大门。“看到没,封条直接贴上了,工人自然也就下班了。而且,什么时候开工还不知道呢?”
  走到厂房门口,两条封条呈“叉”字型贴在两扇门上。纳尼?封条上居然是“公安局”的字样儿。也就是说,封掉厂子,勒令我们停业的居然的“公安局”?我来之前,以为的工商局,或者什么卫生之类的问题。最不济,也是消防不过关之类的吧。我万万没想到,贴这个封条的居然是“公安局”。
  我印象当中,如果公司经过诉讼,法院也有可能会贴封条,但前提是经过判决之后。三人行食品公司开业才一个多月的时间,也根本不存在什么诉讼之类的。怎么就被贴封条了呢?何况即使贴,也轮不到公安局吧。
  其实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元贺。如果是一年前的我,会毫不犹豫的把电话直接打过去,而且大概率态度不会太好。可现在我却选择了暂时的隐忍。事情既然出了,贾茹和三姐又都不在,柳静珊没了主心骨,这个时候的我,更加不能冲动了。
  “柳静珊,你先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压抑着心里的怒火,我尽量平静的问道。
  “我给你打电话之前,其实我也没在公司,是车间负责生产的组长给我打的电话。说是有一群警察来了,要找负责人。我这不匆匆忙忙赶回来了吗。”柳静珊叹了口气,语速并不是很快的解释道。“我回来之后,就看到两辆警车,一共有六个警察在院里等我呢。”
  “带头的那个,自我解释说是姓章,立早张,市治安大队的队长!”我和莫允都基本上竖起了耳朵在听,柳静珊也尽量完整的回忆着当时的情况。“他说咱们车间里有台机器,属于赃物。就是说,那台机器是被盗之后,拿出来卖,被咱们买了,咱们就算是有买赃的嫌疑。”
  “哪台机器?”我很认真的问道。
  “就那台包装热缩机!”柳静珊如实的说道。“说那台机器是别人偷的,报案记录上有,和咱们那个机器核对了,机器的打码编号是一样的。所以就直接勒令我们停业了。”
  “天举,这事儿不对吧?”旁边的莫允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开口了。“哪怕这个机器真的是赃物,那就该没收没收,咱们该怎么配合调查配合调查,跟停业毛线关系啊?”
  “这本来就是冲着咱们来的,还有什么合理不合理的!”我心里大概已经确定,这件事儿的始作俑者就是元贺了,当然,有没有陆刚的影子我不确定,顿了顿,我继续说道。“柳静珊,他们有没有说要封到什么时候?”
  “他们说,什么时候案子破了,会通知我们重新开业。”柳静珊又叹了口气。“对了,那个章队长还说了,让咱们公司的负责人,明天上午去一趟治安大队。”
  “我特么怎么不知道治安大队管盗窃案件了呢?”我愤愤不平的吐槽了一句,把刚刚点燃了没多久的香烟狠狠的扔在了地上,其实心里已经盘算出了几套方案。
  “柳静珊,明天早上,你去治安大队就行。贾茹不在,这个公司的负责人就是你!”稳了稳心神,我拍了拍柳静珊的肩膀。“还有,哪怕这个封条没撕掉,也通知几个车间组长明天来上班。让他们通知工人,这几天工资照发,随时准备上班。”
  “那我去治安大队,说什么呢?”柳静珊有点慌张。
  “放心,明天早上,去之前给我打电话,这个事儿,我今天必须弄出个结果来。”说话的同时,我给了柳静珊和莫允一个“坚定”的眼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