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瞬间想到了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三姐曾经告诉过我,在外面做事,求名求利,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世间所有的被骗,不是因为利益蒙蔽了双眼,就是把别人的追捧当了真。
  显然,我能想明白这些,自然就不会轻易的上当。元贺要扶持陆刚再开一家安保公司,那自然是用来抗衡三姐的。我不担心三姐因此而遭受什么样的损失,可我不相信陆刚身边那么多人不用,偏偏会把这个“好事儿”落到我的头上。
  “元局长,我得谢谢您能看得起我,也谢谢陆总有什么好事儿都想着我!”拒绝这个玩意儿有的时候比做事儿难,尤其是拒绝这种打着“为你好”的名义,对方的地位还明显比我高出N倍的人,我必然得小心翼翼。“不过,陆总应该知道,我这个人没什么大的志向,只想老老实实的做个小记者,有份糊口的工作就好了。”
  “天举……”元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元老弟,元局长,你先别着急,我知道你是个急性子,可我更了解我的天举兄弟!”不等元贺把话说完,陆刚赶忙笑呵呵的站出来打圆场。
  “天举兄弟,你呢,不太了解元局长这个人,毕竟第一次接触。元局长这个人实在,不愿意绕弯子!”安抚完了元贺,陆刚又把头转向了我。“其实我想到天举兄弟会拒绝了。天举兄弟是不是怕以你的名义开了第二家安保公司,影响了你和韩总的关系?我想,这才是你拒绝的主要原因吧?”
  陆刚的话说的很直接,也直接把我逼到了墙角。
  “陆总,我不否认有这方面的原因!”我点了点头,大脑却在飞速的转动着。“元局长,陆总了解我,我和三姐的关系跟亲姐弟似的,不能去和她抢生意。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我现在有工作,而且我的未婚妻还在做食品公司,我的精力很有限。”
  “邱天举,既然你能参与到韩霜的安保公司,还能去帮你的未婚妻,怎么我元贺求你帮个忙,就不行了?”元贺一开口,直接喊了我的全名,语气上也没有了丝毫的客气。
  “您言重了,元局长!”我连忙摆了摆手。“您有什么事儿,吩咐一句就可以,谈不到什么求不求的。”
  “所以,我就问你,这个事儿行不行?”元贺倒是直接,而且陆刚这一次一副看热闹的样子,也没有继续“打圆场”的迹象了。
  “元局长,如果您要是以局长的身份说这句话,我责无旁贷。虽然我不理解,但执行没问题!”我也直接把话顶了回去,不是我大脑发热,而是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没有必要在表现的太低调,太唯唯诺诺了。“如果元局长是以个人身份提这个事儿,我还是拒绝。原谅我这个人年轻识浅,说话直接。我和你元局长今天第一次见面,场面上,您可是跟我称兄道弟,但事实上咱们并不是很熟悉。”
  “说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如果您第一次见到一个女人就超友谊了,那不是pc,就是搞p鞋,肯定跟所谓的爱情无关。我是个男人,所以,您要说第一次见面就拿我当兄弟了,那我这个兄弟就太廉价了!”不等两人有任何反应,我继续说道。“元局长,我也只问您一句,让我去做这个安保公司,是您作为局长的决定,还是您和陆总作为朋友商量的结果?”
  “哈哈哈……邱天举,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陆刚刚要说话,元贺直接伸手阻拦住,开口哈哈一笑。“来到江华一个星期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跟我这么说话。这就对了嘛,有什么话别找借口,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我喜欢这个样子的你。”
  “谢谢元局长的抬爱!”我心里很清楚,这个元贺突然的变脸儿,其实并不是真的多么欣赏我,而是用这样的方式把我已经聊死的天儿,再次拉回来。
  果不其然,我刚客气了一句,元贺再次开口,话锋一转。“天举,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要是再逼着你去做,那就显得我不尽人意了。”
  “天举兄弟,今天这个话题不提了!但是,我元贺在你面前保证一句,江华的第二家安保公司,必须是你邱天举的!”不等任何人说话,元贺直接拍了桌子。“只要你邱天举一天没答应,江华就不会有第二家安保公司。”
  “元局长,那我这边……?”元贺的话让陆刚的脸色瞬间变了。不过,我心里很清楚,这一切很有可能只是表演给我看的而已。
  “元局长,我只是个小小的记者,您不至于这样!”我笑着晃了晃脑袋。“陆总这边在江华经营多年,一定是经验丰富。元局长,您这一说,我可是诚惶诚恐啊。再说了,这样一来,我以后见了陆总,都抬不起头来了。”
  “好了,天举,我很喜欢你的性格。你也说了,咱们今天第一次见面,交情上海谈不到合作的事情。既然这样,那咱们今天就不谈,来日方长,以后咱们常来常往,我相信总有一天,咱们能成为忘年之交。”
  “至于陆总,不会这么小气吧?”说完之后,元贺把目光直接投向了陆刚。“我都不在乎着急成立这个公司,你玩发财几天,应该不至于不理解吧。”
  “不不不!”陆刚连连摆手。“元局长,我不是替您着急吗?”
  “行了,不提这个事儿了。天举兄弟,咱们今天算是认识了,以后没事儿的时候,随时到我那去坐坐。”元局长摆了摆手,示意陆刚不要在说话,自顾说道。“当然,我要是有时间,是不是也可以约你呢?”
  “这话说的,您一个电话,我随叫随到!”我连忙点了点头,心里长长的出了口气。不过,我知道,这也只是暂时把这一关过去了。用不了几天,不管是陆刚,还是元贺,肯定会旧话重提。
  只不过,我没想到,再一次见到元贺,事情完全变成了另一番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