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第五天鸿的时候,我心里其实很急躁,和他聊天的过程中,莫允和柳静珊已经给我打了不下五个电话,好不容易得到了“逐客令”,我欣然欣喜若狂。当背后劲风传来的时候,我下意识的躲避和反击都显得很仓促。
  侧身躲开的同时,左手上扬格挡,其实是一个虚招。右手成拳,后发先至,直奔偷袭黑影的腹部。
  偷袭者的身手果然不错,本来势在必得的一击,居然瞬间落空了。我刚要起身继续攻击,第五天鸿的声音响起。“够了,小宇,回来吧!”
  刚才出手攻击我的小伙子听到这句话,瞬间收住了所有动作。
  我也没办法,既然对方不动手了,我也不能再动手。
  “小邱,别介意啊,是我让小宇试试你的身手的!”第五天鸿站起来冲了我笑了笑。“听说你身手不错,单纯的想看看。不介意吧?”
  “没所谓!”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如果没事儿,我走了!”
  “嗯,小邱,我让小夏去拿了两条烟,一会儿你拿着。”在我打开门的一刻,第五天鸿继续说道。“你自己开车回去吧,我留小夏还有点事儿。”
  “嗯!”我回头点了点头。
  “还有啊,今天的事情,对谁都不要说!”第五天鸿最后又嘱咐了一句。“如果有事,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离开南华宾馆之前,夏恒擦了擦脸上的汗,用一种不解的眼神儿看着我。我依旧保持着最后的微笑,离开众人的目光之后,撒腿冲了出去。其实我心里一直存在着紧张的情绪。
  回到我自己的陆巡上,我一分钟都没耽误,一脚油门蹿了出去,一直到出了宾馆大院儿,我才踩下了刹车,把电话打给了莫允。
  这个晚上的事情我终究谁也没告诉,哪怕莫允一再的追问,我也没有说。就像这件事从来没发生过,我从来没有见过第五天鸿一样。
  我也曾经不止一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去思考,第五天鸿为什么会去关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洪伟。但想了一个星期,我也没想明白。
  不过,这个期间,江华的确发生了一件和我多多少少有点关系的事情。那就是夏恒被调离了原来的岗位,至于去了哪,没有任何消息。而新上任的局长据说是从外省市调任的。我只是通过三姐知道的这个消息,新来的局长叫元贺。来到江华市上任的第二天,就成了陆刚的座上宾。
  有了元局长的加持,陆刚的也腰板瞬间直了起来。不过,陆刚倒是没有因此而嚣张跋扈。在三姐面前的态度反而更加谦卑了,尤其是对我,似乎热情的过了度,有事儿没事的给我打电话。
  我不知道夏恒的离开是不是因为我在上官天鸿面前说了他和年兴邦的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陆刚自然进入了“黑名单”。可是新来的局长却成了陆刚的“座上宾”,这一点又让我看不懂。
  直到陆刚再一次给我打电话,说是元局长要和我见一见,我才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答应了下班以后去赴宴的邀请。
  “下班你要跟陆刚去吃饭吗?”听我打完了电话,莫允凑了过来。
  “嗯,他说今天是元局长亲自到场,我不好拒绝。”我如实的点了点头。“一会儿你跟我一起吧。我不知道陆刚叫没叫上三姐,回头你给三姐打个电话问问。”
  结果等到下班了,莫允告诉我,三姐根本没有接到邀请。莫允又一次抛弃了自己的座驾,占领了我的副驾驶。
  陆刚安排的地点在城南的一家饭庄,古色古香的装修显得极其气派。同样也彰显着其消费价格的不菲。我和莫允按照陆刚给的房间号,找到三楼的“霞飞厅”。包厢里除了陆刚,只有一个相貌清秀的男子,看着样子不超过四十岁的样子。
  果然,经过陆刚介绍,这个相貌清秀的男子就是江华市新来的公安局长元贺。不过,陆刚似乎没想到我会带着莫允来。甚至连桌上的餐具都只准备了三份。在介绍到莫允的时候,只是说她是我的朋友,并没有介绍她与三姐的关系。
  “元局长,初次见面,我以茶代酒,先敬你一杯!”落座之后,我首先举起杯来,冲着元贺站了起来。
  “天举,不用客气。你是陆总的兄弟,也就是我元贺的兄弟!”元贺的形貌清秀,可一开口,江湖气息似乎比陆刚还浓。
  我原以为这个元局长应该是架子比较大的那种。可事实上,接触起来相当的简单,没有几句话的工夫,相互之间就熟络了起来。只不过,我能明显感觉到,元贺和陆刚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可又迟迟不开口。元贺看着陆刚,陆刚又偶尔的看我,我立刻也就明白了。
  “允儿,你去楼下帮我买几包烟上来!”看到这种情况,我只好递给了莫允一个眼神儿,找个借口把她支开。
  “那好,元局长,您先坐会儿哈!”莫允也心知肚明,打了个招呼,拿起钱包走出了包厢。
  “天举兄弟,今天其实是元局长特意要我约你的!”见莫允离开,陆刚起身把包厢的门关上,开门见山的说道。
  “嗯,元局长,能让元局长亲自请,荣幸之至啊!”我装了句傻,同时场面话递了过去。
  “天举兄弟,你也看出来了,我这个人那么多拘束。”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元贺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所以呢,你也别一口一个局长的叫,不见外的话,叫声元哥就行了。”
  “是这样,天举兄弟,元局长这不刚上任,自然需要点政绩。”陆刚清了清嗓子,接过了话茬儿。“你也知道,我和三姐一起弄了个安保公司。元局长的意思是,咱们江华市可以再开一家安保公司。”
  “好啊!元局长的决定真好!”我继续装傻的拍了句马屁。
  “不,天举兄弟!可能是陆总没说秦楚。我这个人不喜欢绕弯子。”元贺直接摆了摆手,制止了想要说话的陆刚。“我的意思是,这个安保公司,以你的名义去做,陆总只需要在后面做个股东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