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上来,打窝竿又可以下水了。先泡上十分钟再抛竿,肯定还能来大鱼。
  看着易老头的操作,再去其他几个老头边上转一下,这几个老头这是带了秘法来了!
  不用想,肯定是搞到窝料了,不过想从这几个老头手里搞点窝料估计不那么容易,他们可没有石天那么好说话。
  “教主,要不您去我那里钓?我那里宽敞,也比这边平坦一些,您在那边更方便!”十多分钟过去,易老头已经把打窝竿收上来了,给易老头递了根烟,打龟王小声开口道。
  “不用了吧!那多麻烦你啊!这样不好!我在这里将就一下就行了。”
  “没事,不麻烦,我帮您搬东西。我们年轻人在哪里都行,无非就是多走两步路的事情!”伸手提起鱼护,打龟王直接把易老头的东西搬到了自己的钓位。
  乐呵呵的搬到打龟王的钓位,打窝竿继续放下去。这个地方得多泡上一会,刚才没在这里打过窝,先泡个十五分钟再说!
  打龟王开头,几个人立马跟上。这几个老头手里肯定有窝料,把他们伺候好了,分点窝料,自己也可以连竿中大鱼了!
  换好钓位,一人分上一把窝料,够他们用个早口就行了,晚口的事情到晚上再说。
  经过钓教教主的亲自指导,一根根打窝竿探出去,这一片直接进入了狂口模式。
  ……
  “妈,我该去换班了,平台上打来电话了,后天就要上平台了!”
  过年回家被相亲折磨了大半个月,好不容易等到石天把胡舒怡喊去了扬州,好日子没过几天,胡舒怡就带着云宛儿他们回京了。
  胡舒怡对他相亲这件事情好像还挺执着的,每天相完亲,都要让他做一个总结报告,还要列表存档。现在趁着云宛儿她们几个外人在,再不跑,等胡舒怡招待完云宛儿他们,自己的苦难估计又要开始了。
  “这么快就一个月了吗?要走就赶紧走吧!记得给小天和小鱼带几只烤鸭过去,上次小天过来的时候,我见他挺喜欢吃烤鸭的。
  羊肉也带点,你去给他们买一只,放上冰袋,一起打包带过去吧!这两天我没时间,要不我就去给他们弄了。”
  当着胡舒怡的面,平头哥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有的。
  拿着小本本一样样记下,出门下车,小本本一撕,往垃圾筒一扔。还想吃烤鸭羊肉?去了三亚他非把石天做成烤鸭不可!
  一下飞机,葱姜去腥和欧卡已经在机场等着了。这仨人臭味相投,都把131发展成他们的根据地了。
  “走,先去小天那里,这小子把我坑惨了,不过去教训他一顿,我浑身难受!”钻进车里,总算是逃离了京城了,平头哥也硬气起来了。
  他已经从空军那里知道了,过年相亲,这事是石天惹出来的,在京城的时候他们三个就商量着来三亚好好收拾石天一顿。
  结果空军和陆亚先跑了,现在都去缅甸快活去了,让他独自留在京城受苦。
  “小天坑你?怎么坑了?”看着平头哥怒气冲冲地要找石天的麻烦,葱姜去腥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就要掏手机,打算先偷偷给石天打个电话报个信?
  手机一摸,平头哥手一伸,葱姜去腥的手机立马落到了平头哥的手里。
  “你是他师兄吧!怎么着?要当叛徒?给他通风报信?”手机在手,平头哥一脸冷笑地盯着葱姜去腥道。
  “怎么可能?我给他报什么信?咱们是南海三剑客,他是外人,我们要一致对外的对吧!”尴尬地摸了把鼻子,葱姜去腥立马表明立场,现在石天只能自求多福了!
  既然手机不能报信,那就得想别的办法了。
  把车往度假村一停,平头哥立马警觉。
  “直接开车过去就行了,把车开这边来干什么?”看着熟悉的大门,平头哥盯着葱姜去腥,这小子不会是不死心吧!
  “从这边开船过去快,用不了十分钟,如果绕那边的话少说也得半个小时呢!”车钥匙一拨,葱姜去腥转身下车,直接跳上了小船。
  船过海,在平头哥的严防死守之下走进渔具店。
  “哟!平头哥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见平头哥过来,孙浪立马迎上来。
  “刚来,小天呢?没在这里?”接过孙浪递上的烟,平头哥在店里寻摸了一圈没见到石天的影子,赶紧开口问道。
  “还没来呢!估计在家里睡懒觉吧!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
  “甭打电话了,你的车呢?送我们过去一趟吧!我找他有点事!”按下孙浪的手机,平头哥拖着孙浪就要出门。
  找石天有事,还这么急,不像是好事啊!
  从背后给小雨打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孙浪赶紧跟着平头哥出门。开着自己的纳智捷慢悠悠地朝着石天的别墅区而去。
  几人一走,小雨立马掏出手机给石天报信。这人来势汹汹,冷着张脸,肯定不是好人。
  “喂,老板,刚才有个凶神恶煞的人说要去找你,让浪哥开车去你家了!”电话一通,小雨立马开口,希望来得及,让石天赶紧躲一下,要不然自己可能要换工作了!
  “凶神恶煞?谁啊!你不认识?”听到凶神恶煞四个字,石天回想了一圈,他认识的人里面,好像没谁能跟凶神恶煞四个字扯得上边啊!
  “不认识,没见过,不过是你师兄和欧卡带过来的。”
  葱姜去腥和欧卡带过去的,还是凶神恶煞,哪有这么个人?
  想不明白,那就查下监控。电话一挂,把监控调出来,往后拖了五分钟,一看平头哥那张脸,石天吓得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小鱼,快起来!你哥来啦!都堵到门口了!”把李梓瑜摇醒,石天赶紧跳下床,把衣服往身上一套,跑到楼下,想想太刻意了,赶紧到地下室找了个小抄网,返回院子里跑到自己的小人工湖里去捞寂寞。
  人工湖里的鱼都喂了星星了,里面的青鳉除了捞到李梓瑜那边的,早就被之前里面的鱼吃了个干净,现在他那小人工湖里现在干净的只有寂寞。
  想想自己的形象,不行,不能留下罪证,趁着平头哥还没过来,从人工湖里捧起两把水在脸上一洗,使劲搓了几下,掀起t恤一擦,现在也来不及讲究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