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宫之后,姜意就被带到了甘泉宫中。
  谢渊刚刚沐浴过后,他着了一袭月牙白常服,在淡淡水雾的微熏下,他欣长的背影似也变得朦胧,听闻姜意过来,转身的一瞬间,他唇瓣含笑,眸光温柔,雍容雅致的侧颜朝着姜意微微点头,“过来了?”
  “嗯,”姜意也走了近来,她进宫,自然是提前递过折子的,所以谢渊是早就知道的。
  她能感觉到,他今日非常开心。
  谢渊坐到了一旁,他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隔着一个小桌子,他让姜意坐在那里。
  姜意坐下之后,便径直说道:“阿渊哥哥,我若按着你所说的,主动退婚,恭王果真会求着我与他成婚吗?”
  她似乎有些困惑。
  谢渊唇瓣的笑就没有消失过,他肯定道:“会的。”
  他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做出一副无欲则刚的模样,“阿渊哥哥会骗你吗?”
  这是他曾经亲手允诺的婚事,而今他也要将这门亲事给亲手毁去。
  姜意道:“那我信阿渊哥哥。”
  唇角微勾,她坏心思的笑了笑,“那阿渊哥哥好人做到底,再替恭王赐一回婚,将我那三姐姐赐于她做个侧妃吧。”
  谢渊自然明白她用意为何,他只是宠溺的笑着,说道:“好。”
  说完了这些,姜意便要告退。
  谢渊忽然唤住了她,姜意回眸,不解的看向谢渊。
  他缓步朝着她走来,是十足十的温润模样。
  “你发梢这里,有一片落叶。”
  姜意抬眸看去,便见谢渊手中,恰是一片银杏叶。
  “大抵是在宫门口,我同姜元辞拉扯的时候掉落的吧。”
  宫门口正好便有一株银杏树。
  “姜元辞,他如何你了?”谢渊脸色顿时变了。
  姜意便将过程同谢渊说了。
  谢渊的脸色这才有了些缓和,“这些人,一个个的倒还真是虚伪至极。”
  “往后离他远一些。”谢渊又道。
  而在姜意走了,谢渊便又下了一道指令,令安远侯府三子前往安南,做一个小兵。
  安南是大魏的边疆,那里地处寒凉,环境艰苦,时不时的还会有战争。
  姜元辞此去,可谓是九死一生。
  姜意并不知道这些,她回了侯府之后,径直便去见了贺氏。
  贺氏看到她这样完好无损的模样,也是松了一口气。
  “母亲,我将那门婚事给退了。”她献宝一般的同贺氏道。
  贺氏也是心尖一酸。
  “退了便好,退了便好。”贺氏又问:“皇上没有为难你吧。”
  姜意道:“应该算是没有吧,只是当时皇上的脸色有些冷,大抵是不太高兴的。”
  贺氏呢喃道:“你人没事就好,将来母亲一定为你择个良婿,会将你捧在手心的那种。”
  姜意呢喃道:“可是我退了皇家的婚,以后还有人敢娶我吗?”
  “没有就没有吧,若能一辈子陪着母亲,想来也是一件幸事。”
  她似有些疲倦,“母亲,我累了,我想睡了。”
  “好好,睡吧睡吧,母亲陪着你睡。”
  姜意看了一眼先前被她放在桌子上的窥视镜,然后便去到了内室里。
  “现在还早,母亲不用陪着我睡,让我看到您就好,要不您去外头坐一坐?”
  贺氏自然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