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裤被涂满了强烈春药:赤裸裸雪白丰满的肉体

鹏飞 2021年8月13日10:10:20内裤被涂满了强烈春药:赤裸裸雪白丰满的肉体已关闭评论3,276 3942字阅读13分8秒

沈昨去了会客厅,洪叔已经把张先生请进去了,新鲜的茶水已经放凉快了,明显的是客人没有什么喝茶的心思。见到沈昨的身影,他立刻就站了起来。恭敬的给沈昨行礼:“在下张帽知,乃是晁将军的军师,见过昭王殿下。”

沈昨嗯了声,然后坐下来。“先生的名声甚广,在下亦有耳闻,不知先生前来,是有何事?”

张先生认真的观察了下沈昨的神情,见这人倒是滴水不漏,半点都没有表现出他和超晁沛的事情有关的模样。但要说他真的是毫不知强,那张先生肯定也不信。

毕竟晁沛和沈昨面和心不和,晁沛出了事情,沈昨获利的可能性是最大的,但反之的话,沈昨出了事情,对于晁沛倒是没有那么大的利益,所以这也是晁沛只是对沈昨防备,却从来没有下死手的原因。

而就是这样子的小事情,让晁沛给丢了命。从之前的种种来看,也是自己这个军师谋士没有为自己的主子把方方面面给考虑到,所以造成了现在的结果。

旧主已经死了,他报仇也没有什么意义,毕竟将军的后人还都在京城里面呢。与其去费力气得不到相应的回报,还不如寻找新的出路。

他有足够的筹码,能够得到沈昨的信任。

“昭王明鉴,今日再下来,是来投诚的。某自知王爷身边能人辈出,在下或许不是什么出众的人,但也想着凭借着微末的本事为王爷分忧解难。”

沈昨挑眉,“张先生何必妄自菲薄,您的本事在下也是知道的,能够帮助晁将军稳定十万将士,寻常人可没有这么好的本事,只是谋士难得,我却还想要看看先生的诚心。”

双方都是聪明人,全程都绕开了晁沛的死亡,没有人提到这一点。

张先生暗自咬牙,这是要把自己最大的筹码拿出来了。他定了定神,然后说道:“某这里有一物,王爷看过之后,相信自然会明白某的诚心!”说完之后,他就把自己抱着的那个盒子摆了出来。

并且还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夜沉大大方方的将这个盒子给打开了,然后就看到了这个盒子里面摆放着的这个兵符。其实昨天晚上他早就已经看到过这个冰敷了,但他当时并没有把这东西拿走,因为若是他给拿走了,到时候突然的出现在自己家主子的手里面的话,外面的人不知道会怎么说自己主子。

但若是等到对方将这东西给拿出来了的话。那就可以完全的把自己撇清,就算是他们心里面有任何的猜测的话,只要没有拿捏的证据的话。他们也不敢随随便便的声张。

夜沉看了一眼张先生,这眼神里面带着欣赏,似乎是在觉得对方十分的识时务。“主子……”他把盒子送到了沈昨面前来。

“张先生,这是何意?”沈昨没伸手。

张先生按耐住想要大吼的冲动。还是端方持正的说道。“想必王爷已经听说了,晁将军昨儿夜里已经死了。而朝廷的巡视官已经在路上,若是王爷不接收一下这没兵权的话,到时候这兵权可就落在朝廷的手里的。”

“关于王爷的身世,某就算是在边陲小镇也是听到了一些流言蜚语的,半真半假,其中的真相,我不知道,但既然传说如此,想必并不是空穴来风。因此,我觉得王爷您或许需要这兵符!”

“先生图谋甚大,不知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这兵符不管拿到谁的手里面呢,都是一个比较大的诱惑,向自己这边投诚也好,向朝廷投诚也好,想来能够给他的好处都不会少。因此,他想要明白,这人的心到底有多大。

“某只想像现在一样就好!”

一朝天子一朝臣。每一个新上位者都是必要除掉前人的那些人,然后换上自己的心腹人选,眼下他说的不动,那就是希望能够保持到军师的位置。

沈昨十分痛快的就点头答应了。“那就如先生所愿吧。先生协助管理室的大小事务这么多年也算是比较了解军中的将士的情况,让您继续辅佐我。确实对我来说也是如虎添翼!”

张先生感激的道了谢,又和沈昨交了心。

沈昨然后才说道:“既如此,张先生就先回去安排事情。晁将军这暴毙的突然,恐怕对军心不利,需要您先回去处理,若是有事,尽管来找我就行了!”

张先生这才离开!

沈昨摸索着这兵符。神色不明。夜沉看着自己家主子,问到:“王爷,可是不高兴?”

沈昨摇头,“哪里会不高兴,如今我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不高兴的不会是我。而是那一位!”

晁沛爆亡的消息拖延了两天,沈昨才让人走驿站,快马加鞭的送回京城。书信中也写明了自己临危受命,收拢兵权的事情,虽然说语气比较的诚恳,但皇帝在半个多月后收到了。还是气的在早朝上发了发脾气!

随便找了借口,狠狠地责骂了首辅大人!

张首辅双手贴地,脑袋磕在手背上,半点辩解的话都没有。

众人是眼观鼻,鼻观心。因为发作的突然,他们连求情的话都没有想好。

等到下了朝,皇帝走了,才有人过来把内阁首辅大人扶起来。“张大人,皇上这是……”心情不好,所以您才撞上去了。你也是倒霉啊!

张首辅站起来,拍了拍官袍上的灰尘,“没事,雷霆雨露,俱是君恩。我们做臣子的,能帮皇上排忧解难是我们的福分。”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他还是难免的有点寒心的!

回去的路上他都在想他们张家,以后应该何去何从?自己的长子出师不利,怕是以后有什么大事,皇帝也不会愿意再交托给他了!

首辅张大人叹息了一口气,心中无能为力的同时,也不得不感叹了一句最是无情帝王家。

内裤被涂满了强烈春药:赤裸裸雪白丰满的肉体

这边,沈昨在张先生的帮助之下,恩威并施,很快的就把军队里的事情给捋顺了。有些意图想要谋反,或者说是不服气的人,全都被沈昨找了个借口给惩罚了。如此,整个军队的人也算是渐渐的收拢到了他的手中。

沈昨本身就是皇亲国戚,在军中磨炼了这么久,处理事情的手段也日益见长。至少他表现出来的那些手段,还是很让人折服的。“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西南军的大元帅,以后将会率领你们保家卫国,你们往前是我大楚最锋利的刀刃,往后是百姓们最坚实的盾牌,你们是军人,接受最严格的训练,也承受得起大家的爱戴。”

“沈元帅威武!沈元帅威武!沈元帅威武!”铿锵有力的声音,在空旷的山谷中回响,荡气回肠而又气势非凡。直叫人听了热血沸腾。

贺容也来了军中,作为老一辈的将军,作为军人中人人敬仰的神一般的存在,他无疑成了军队中的定海神针,他一颗忠心赤胆,不会有人对他产生什么坏的揣测。毕竟他用一家子的儿郎,换取了整个大楚常年的安宁。

祖孙两人回到家,饭桌上,贺骋的笑容也多了许多。“最近我是可以出去了吗?”

她虽然说没有出去,但外面的消息还是胡多或少的传递了进来。而沈昨得到了西南军队的兵符的消息,她也是有所耳闻的。她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毕竟有自己的祖父在,就算是天大的事情落下来,祖父他们也能够把事情给处理好。不会让沈家的家眷们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沈昨嗯了一声,“去吧,记得多带点护卫在身边。”

翌日,贺骋就和忠义侯夫人江氏还有两个小丫鬟一起出了门,如今已经是快要六月份了,时间过得飞快,而贺骋的肚子也差不多是五个多月的肚子了,尽管瘦弱,却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凸起的肚子,贺骋伸手轻轻的护着肚子,小丫鬟就跟在身后,江氏走在她的旁边,一行人看着格外的养眼。

他们是准备去店铺里面看看孩子的东西的,虽然时间还早,但是那些东西看起来实在是太过于让人母爱泛滥了。所以贺骋决定,先去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要是东西好,也可以买回去,然后让家里面的绣娘帮着多做一点。

几个人一起,朝着铺子里面走去,只是绿萝总忍不住悄悄的回头。

青苹问道:“你在看什么呢?最好是把夫人看好了,你这时不时的走神,也不害怕夫人出事了。”

绿萝皱眉,“我没有,青苹姐姐,你看后面那几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几个人似乎跟着我们走了好长一段的路了。”

青苹立刻就装作无意的往后面看去,“是那两个人?”

“对,我从上一个街道口的位置,就看到他们跟在我们身后,这......应该不是我想多了吧?”

两个丫头越走越紧张,可却也不能立刻的就数出来惊吓到自己的主子,两人对视了一眼,“走,主子,我知道这边有一家比较好的店铺,里面的布料都是一等一的好,奴婢带您去看看。”绿萝故作镇定的说道、

只是在怎么镇定,还是个小丫头而已,后面跟踪的人立刻就发现了他们的不对劲,两人对视一眼,加快了脚步过来了。

青苹吓坏了,拉着自己的主子就往旁边的店铺里面进去了。“主子,您赶紧的往前面走,江夫人您记得照顾一下我们家夫人,我和绿萝在这里个帮您抵挡一下。”

江夫人也是第一次遇上这样子的情况,她脸色苍白,双腿就像是灌铅了一样。边走便说道:“来人啊,救命啊,土匪抢钱了。”

这么一喊,旁边的那些百姓们,也是慌乱的跑了起来,这样子也阻挡了那两个汉子的步伐。

这两个汉子,身材魁梧,皮肤黝黑,一身粗布衣服下,肌肉鼓鼓囊囊的,一看就知道是常年锻炼的练家子,别说赤手空拳了,眼下人家还提着刀,白花花的刀子一看,就让人脊背发寒。

贺骋没想到出来一趟,竟然能够遇上这样子的事情,眼瞎害怕慌张的情绪一闪而过之后,更多的却是要冷静下来,她镇定的分析对方的身份,这两人怕是军队中从前晁沛的人,她小心谨慎地躲在柜子的后面。透过柜子小小的缝隙朝着外面看,就看到这两个人提着刀就进来了。

“两位爷,这是有什么事情吗?本店小本经营,还请两位爷手下留情。”

“你赶紧的给我滚出去。少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其中一个汉子,大手一挥,用刀背就把掌柜拍得倒在了地上。

“刚刚进来的那两个女人到哪里去了?”另一个汉子凶神恶煞的问道。

“这小店开门营业,进来的人太多了,不知道爷你想找的是哪一位?”掌柜的虽然说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但他还算是比较的镇定,半天也没有慌张。

“就刚刚进来的,她们两个长得一等一的好模样,其中一个四十多岁,一个二十多岁怀孕了的样子。从穿着打扮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能够出来的人。”

两个汉子,虽然说这会儿提着刀比较地有把握,但是他们也害怕在这里呆久了之后。有什么其他的变故,因此两个人说话的功夫,一双眼睛就在这店铺里面到处看。

万幸的是,他们这次进来的这个店铺比较大,当然地比较大的话,可以躲藏的地方就比较多,好些女人这会儿都抱着头蹲在地上哭哭啼啼的。让两个大汉也是烦不胜烦。

掌柜的听到这个形容词,心里面就有了印象,但是听到说人家怀了生孕,这两个人一看就不是善茬,八成把人交出去的话,恐怕会有人命官司在这里。

鹏飞
  • 文章观点不代表鹏飞SEO博客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鹏飞进行删除。
  • 本文地址: http://www.kmseosem.com/xiaochengxu/9006.html
制作一个微信小程序商城需要多少钱? 小程序开发

制作一个微信小程序商城需要多少钱?

随着微信小程序的火爆,越来越多的线下商店都想去开发一款商城小程序,来拓展自己的业务。微信小程序商城具备推广快,流量大的特点。能在线上为大家带来更多的客户!在开发小程序商城之前,我们应该先了解一下商城小...
昆明微信小程序商城开发价格是多少钱? 小程序开发

昆明微信小程序商城开发价格是多少钱?

做小程序商城首先,需要有一个营业执照。虽然个人主体也可以做小程序,但是个人主体的小程序没有交易能力,用户不能在个人主体的小程序内下单购买。 昆明微信小程序商城开发价格是多少钱 一般营业执照分个体工商和...
昆明小程序开发哪家好 小程序开发

昆明小程序开发哪家好

昆明小程序开发哪家好?专业的小程序开发公司都有规范的开发流程,从需求沟通到开发、测试到后期维护,都有一整套完善的服务流程,能最大程度的保障小程序开发的质量,从而助力商家盈利。那么,选择小程序开发公司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