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实验室学霸做哭学渣试管/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

鹏飞 2022年5月12日10:21:51
评论
688 4705字阅读15分41秒

姜悦不是不想扶着他,而是他不想被当作残废似的要人搀扶。

当姜悦收拾好床铺追到走廊尽头时,他已经换地方了。

整个楼层都是封闭式管理,连消防通道都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安装上了那种刷卡的门锁。

姜悦并不担心他会走丢,跑到1508病房看了一眼,发现黄大果然不在,立马跑到紧挨着消防通道的茶水间。

推开门一看,他俩果然躲在这儿。

见黄大听到动静下意识背对着门,姜悦不禁笑道:“黄大,你偷着过瘾就偷着过瘾呗,干嘛又把我家坑货拐过来吸你的二手烟?他本来不抽烟的,如果染上了烟瘾,我跟你没完!”

“原来是小悦,吓我一跳。”

确认不是护士也不是爱人,黄骁终于松下口气,回过头来美美的吸了一口,指着韩昕笑道:“不是我把他拐过来的,是他看见我出来了,非要跟过来的。”

韩昕是中枪那天晚上就被紧急送到医院做手术的,而黄骁被检查出患有肠癌之后住了一个多星期院才做的手术。

手术到现在才满十天,不但缝合伤口的线没拆,身上还查着管子,管子下面挂着个里面有半袋“不明液体”的透明塑料袋。

总之,他行动不便,动作一大管子就会牵动伤口,就会很疼。

姜悦见他把茶水间搞得乌烟瘴气,立马走过去帮着打窗口开打点,以便通风,随即回头问:“你总盯着黄大做什么?”

“聊聊啊。”

韩昕咧嘴一笑,回到女友来之前的话题:“黄大,你刚才说我‘坑’过你,让你下不了台,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真想不起来了。”

同样是住院,待遇真是天壤之别。

他可以住单间,自己这个大队长只能跟两个老头挤在一间病房。

韩坑如果换作别的原因住院,黄骁肯定会很羡慕很郁闷,但韩坑这是因为中枪住院的,黄骁打心眼里觉得他应该享受这待遇。

见他又刨根问底,顺手磕磕烟灰,装出一副不快地样子说:“你小子那会儿是我们大队的民警,发现有人聚赌的线索,不向我这个大队长汇报,也不向教导员汇报,居然把线索提供给了治安大队,害得我被人家笑话,这不是坑我是什么?”

“有这事?”韩昕真没印象,真想起来,一脸将信将疑。

姜悦噗嗤笑道:“真有这事,不过那会儿我还在警校,是后来听豆豆姐她们说的。”

韩昕想了想,又问道:“黄大,那我什么时候让你下不了台的?”

黄骁举起烟吸了一口,吞云吐雾地说:“你是我们大队的民警,居然吃里扒外帮纪委监委抓我们大队的一中队长,陈国平你应该有印象吧?”

“陈国平是谁,我……我没什么印象,真想不起来了,不过这个名字听着有点耳熟。”

“余锦泽呢,有没有印象,就是你师傅的二叔。”

“没有,没什么印象。”

……

经过这些天的反复问,姜悦对他脑损伤导致的记忆丧失程度,心里大概有了个底。

参军之前的事基本上都已经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已经去世的奶奶,以及韩总、许红梅、葛素兰、大韩璐、小韩露和许琳琳一家等至亲。并且只知道他们是自己最亲的人,与他们有关的许多事能想起来的很少。

参军之后的许多事也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陈老板、李队、杨大姐、徐军、李向阳和在缉毒时牺牲的老教导员等关系最亲密的领导和战友,小车班和机动中队的那些兄弟几乎全忘了。

调回老家之后的领导同事,也只记得被他“坑”得罪惨的几个人。

黄大被“坑”得不够惨,所以没什么印象。

值得一提的是,他能想起当年跟他私奔的那位,但想不起来那位长什么样。无论当年的样子还是现在的样子,都没什么印象了。

当年在部队关照过他的老乡兼老领导,他只能想起丁校长,对苗局和自主择业的何俊没任何印象。

前几天视过频,把苗成宇搞得很郁闷。

对帮他找工作的关书记倒是有印象,可能因为只见过三次面,只知道关书记帮过大忙,对他很关心,却想起来关书记长什么样。

总的来说,他之前的记忆基本上是根据时间过去的长短,以及关系的亲疏远近而丧失的。

以至于肖支、苗局、孙局、谌局等老领导和游耀星、范子瑜、周科洪等老同事这些天一个比一个郁闷,在视频时个个骂他没娘心。

而杨彪悍和黎杜旺等他能想起来的人,这些天别提有多嘚瑟。每次开到会遇上就忍不住炫耀,问人家有没有跟“韩坑”视频,问人家韩坑记不记得人家……

毫无疑问,黄大再次被伤害到了。

姜悦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蓝豆豆突然打来电话。

“什么,真的……好好好,我这就跟他说,还要准备什么,好的好的,我给我妈打电话,不用给她打,大韩璐小韩露都回来了,都在家,我让她俩赶紧收拾,收拾好送过来……”

“老婆,怎么了?”

刚知道他中枪时,只希望他没事,能不能立功受奖并不重要,甚至不希望他立什么功。

现在他没什么大碍,姜悦的想法随之有了很大变化,一边捧着手机忙不迭翻找大姑子和小姑子的号码,一边喜形于色地说:“公安部刑侦局的领导明天代表部领导来探望慰问你,还要代表公安部宣读授予你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荣誉称号的命令!”

韩昕愣了楞,将信将疑地问:“二级英模?”

“骗你做什么,就是二级英模,厅领导明天也要来,刚让豆豆姐通知过你爸,邀请你爸明天一起参加命名表彰仪式!”

“表彰就表彰呗,要命什么名?”

姜悦也不懂这些,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黄大就笑道:“二级英模是荣誉称号,称号懂不懂,称号就是命名的,跟记个人一等功二等功不一样!”

作为死过一次的人,韩昕真不是很在乎这些,下意识问:“有奖金吗?”

姜悦被问得啼笑皆非,心想幸亏这里没外人,不然丢人要丢死了。

黄大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的,打心眼里为韩坑高兴,微笑着解释道:“荣立个人一等功都有奖金,被授予二级英模怎么可能没有,要是没记错好像是五万。”

听黄大这一说,姜悦忍俊不禁地问:“黄大,除了奖金还有什么?”

“奖章和证书啊。”

黄骁想了想,又笑道:“等你俩将来有了孩子,你们的孩子如符合条件,并且想跟你们一样做警察,可以保送省警院这样的普通公安高等院校。符合条件的,甚至可以推荐去公大和刑院这两所部属院校上学。”

这个待遇不错,毕竟现在竞争太激烈。

尤其在江南,省警官学院的录取分数线都超过了普通211。

但经历过那么多事,姜悦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上警校做警察,忍不住问:“就这些,没别的了?”

黄骁想了想,又微微摇摇头。

韩昕被搞糊涂了,好奇地问:“黄大,你这是什么意思。”

黄骁低声道:“还有一个待遇,不过没什么意义。”

姜悦追问道:“到底什么待遇,怎么就没意义?”

黄骁没办法,只能轻叹口气,苦笑道:“去世之后,能享受到公安部政治部发唁电或者唁函、送花圈,在《人民公安报》发表讣告的待遇。”

“这算什么待遇,晦气。”

“不说这些了,明天是你小子大喜的日子,赶紧去准备吧。”

……

与此同时,陵海分局政治处徐主任正为明天的仪式忙得焦头烂额。

他一脸歉意地请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和办公室主任稍等,走到会议室的讲台前,掏出纸笔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赶紧记录。

市局政治部的刘主任看着民警刚递来的纸条,紧握着手机说:“徐市长刚打过电话,他明天肯定要陪同刑侦局和省厅的领导去陵海,肯定会参加命名表彰仪式。再就是杨局和我。”

徐主任急切地问:“算上随行人员,刑侦局、省厅和市局大概来多少人?”

“你们先按三十个人准备,毕竟小韩是从禁毒支队调到留置支队的,又是代表反电诈中心和刑警支队去的南云,禁毒支队、刑警支队、留置支队和反电诈中心主要负责人都要参加。”

刘主任翻看了一下刚才的记录,接着道:“程支我们刚联系过,他的脾气你们是知道的,说什么不想喧宾夺主,不打算参加。可徐市长和杨局又希望他这个老英模能参加,我们正在做工作。

再就是按照徐市长和杨局的指示,我们邀请了市纪委的关副书记。他可能在开会,手机没打通,只能联系纪委办公室。纪委办公室的同志说会及时汇报,关书记到底能不能出席,现在谁也说不准……”

这既是二级英模的命名表彰仪式,对分局而言也是一个组织民警们学习功模的宝贵机会。

张区长的意思很明确,希望尽可能多组织些分局民警参加。

刘主任回头看了看正站在门口跟政委说话的医院领导,举着手机小心翼翼地说:“徐主任,我和政委正在人民医院,有个情况需要向您汇报下。”

“什么情况?”

“人民医院大会议室条件不错,有led大屏,场地也不小,能容纳三百人,隔壁还有一间办公室,赶紧布置下可以当作领导们的休息室。”

“这不是挺好的嘛!”

“条件环境是挺好的,关键这儿是医院,一下子来那么多民警,群众肯定会吓一跳,说不定会以为人民医院出了什么事呢,并且不利于疫情防控,再说停车也是一个问题。”

“那怎么办?”刘主任低声问。

徐主任犹豫了一下,带着几分忐忑地问:“我刚了解过,韩昕同志明天只要输四瓶液,并且其中两瓶的药量很少。能不能把仪式安排在我们分局,到时候请120指挥中心安排一辆救护车,再请人民医院安排两名医护人员,把韩昕同志接到会场表彰。”

这倒是一个办法。

可想到上级的交代,市局政治部的刘主任还是摇摇头:“老徐,上级这次过来,既是来宣读授予二级英模的命令,也是慰问探望韩昕同志的。要是把人接到分局会场,让上级怎么探望慰问?”

徐主任反应过来,想想又问道:“那能不能分为两个环节,请上级领导先来医院探望慰问,然后去我们分局休息一会儿,我们利用这个时间,把韩昕同志接到分局会场,再举行正式的命名表彰仪式。”

“让正在住院治疗的英模跑不太合适吧。”

“刘主任,小韩恢复的不错,再说人民医院离分局也不是很远。”

“这样,你们先做两手准备,制定两套方案,搞好之后我向徐市长请示汇报,徐市长说哪套方案合适,我们就照哪套方案组织实施。”

作为英模的单位领导,留置支队长王燕和政委刘淳辉一致认为,不能像兄弟支队那样做“路人甲”。

化学实验室学霸做哭学渣试管/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

经局领导同意匆匆赶到陵海,跟陵海分局的黄政委、刘主任一起筹备起明天的命名表彰仪式。

考虑到这是一个提高支队民警辅警集体荣誉感和凝聚力的机会,刘淳辉很快就拟定了一份名单。

明天下午三点,全市留置看护系统只要能参加仪式的民警和分队长全部要来参加,并且还打算邀请市纪委监委案件监督管理室和留置管理中心的负责人出席。

会场总共就那么大,他们一下子要来五十几个人,这就意味着分局有五十几个民警参加不了!

刘主任头大了,赶紧向张区长汇报。

张区长权衡了一番,当即决定换地方,让刘主任赶紧跟文广新局联系,看能不能借用文化艺术中心的陵海大剧院。那边的场地更大,各方面条件和环境更好,不但有足够的停车位,而且正对着区委区政府的办公大楼。

不过这些跟明天的主角韩昕没什么关系,他刚在护士的要求下量完血压,躺在床上跟远在江城是师傅视频。

“刑侦局那边的来得是一位一级巡视员,这会儿估计已经到了,不需要我们总队负责接待,但因为我是陵海分局的民警,又做过你的师傅,对陵海和你的情况比较熟悉,所以上级要求我明天随行。”

“豆豆姐,那你们明天是先去滨江,还是直接来陵海?”姜悦激动地问。

蓝豆豆带上门,坐到办公桌前笑道:“我们直接去陵海,市局领导应该会提前过去等。”

韩昕没想到上级这么重视,竟会搞出这么大动静,忍不住问:“那我爸呢?”

“你爸厉害了,我看过办公室刚转发来的日程,明天一早会安排车去你家接他,然后跟刑侦局领导和厅领导坐一辆车。”

“我爸肯定很紧张。”

“你也太瞧不起你爸了,你爸才不会紧张呢,上次我陪同厅领导去你家的大别墅慰问时,你爸表现的很得体,连厅领导都感叹到底是做大工程的大老板!”

想到厅领导曾说过的那些话,蓝豆豆又感慨道:“小韩,小悦,说真的,你爸那五百万没白捐。厅领导很感动,说要不是因为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不能像别的民警那样进行宣传,真应该好好宣传下你们父子俩的感人事迹!”

韩昕能想象到老爸此时此刻肯定很骄傲,明天会更骄傲。

他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蓝豆豆话锋一转:“你妈我们也联系了,她打心眼为有你这样的儿子感到骄傲,可能……可能觉得之前没尽到做母亲的责任,也可能担心见着你爸和你小妈尴尬,所以不打算回去,委托你妹妹大韩璐参加。”

“知道了,其实我从来没怪过她。”

“理解就好,其实我一样为你骄傲,毕竟我也做过你几天师傅。”

“师傅,咱能不能说点别的?”

“好好好,不说了,我还有点事,我们明天见。”

……

鹏飞
  • 文章观点不代表鹏飞SEO博客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鹏飞进行删除。
  • 本文地址: http://www.kmseosem.com/tougao/15221.html
2022最好看(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全章节阅读 学习SEO

2022最好看(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全章节阅读

对于某些莺莺燕燕来说能走在这层的人,要比下面的格斗精彩,有些甚至从兜里拿出个小本本,对他进行简单概括,身高相貌等,最后进行打分,不可谓不用功。 耿陌对这样近乎野蛮的项目不恭维,也欣赏不来,他上次回去之...
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_阅读 学习SEO

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_阅读

车灯闪现,一辆汽车疾驰过来,撞到了他身上,直接将他撞飞。 “!!!” 正趴在岗亭的桌子上面睡觉的柳青猛然直起身来,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抬头看到岗亭外刺眼的阳光,整个人懵在了那里: “我没有死去...
2022最好看(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全章节阅读 学习SEO

2022最好看(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全章节阅读

柔和中带着几分凌厉。 痛苦的神色让危北辰急得额头冷汗都出来了,“迦叶!”这一声叫得特别急。 他给洛桑迦叶输送的劲气,一点也没有缓和住,反而越发的痛苦。 洛桑迦叶整个人脱力的倒向危北辰的怀里,虽然没有彻...
玩高中生丝袜腿H文H文,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 学习SEO

玩高中生丝袜腿H文H文,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

你可知道咱们村子有几辆这样的自行车吗?” 这个宋思嘉还真的不知道,不过他知道王云家有一辆,好事是温柏川的姑姑给老爷子买的,其他人家就不知道了。 宋思嘉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应该有几辆吧?” “几辆?加...
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全文 学习SEO

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全文

有苏梓涵爸妈单位的领导,还有日本使馆的工作人员,大家商讨着苏梓涵爸妈的后事。苏梓涵一下午都没醒。傍晚的时候,田医生又过来探望苏梓涵,看到林敏新还在这。 “林同学,你怎么还没回去呀。你一天都呆在这,吃饭...
猛烈顶弄H教练: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 学习SEO

猛烈顶弄H教练: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

她觉得自己要矜持一下,显得很娇弱。 保镖拉开车门,褚逸辰下车,走入客厅,一眼就看到她坐在沙发上喝汤,无比的乖巧。 他大步走过去,低头,勾起她的下巴,在她红唇上亲吻。 “还累吗?” 李安安抬头“累!” ...
翁熄系列乱老扒: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 学习SEO

翁熄系列乱老扒: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一切无疑都很明了了。 孟川他们,都看出来这个叶凡,绝非善茬。 阴狠毒辣的很! “王八蛋,本少爷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坑这么惨?” “不过,我不会放过他的。” “我不管他是谁,来自何...
在校长室调教校花H: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 学习SEO

在校长室调教校花H:肚子里面满满的都是jy日记

并不像绝大多数早产儿那样体弱多病。 秦羡招呼他坐下。 “大哥,这么久了,我从来都没有好好的跟你说说关于我的事。” 这话,让秦文军越加的疑惑。 什么叫她的事? 他不都知道吗? 想法刚一出现,他立马就反应...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