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芳爽⋯好舒服⋯快⋯少妇 扒开双腿猛进入小雪

frr, hh 2022年11月24日15:27:12
评论
5,681 3798字阅读12分39秒

“嘿,小屁孩儿,又是你!”一片黄澄澄的果园里响起一阵洪亮的男声。

五六尺高的果树上,一名小孩儿正坐在树干上往衣服上蹭刚摘的橙子,闻声后,她手忙脚乱的往树下乱窜,刚摘的大橙子,也随着她的动作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她无暇顾及,只想快速逃跑,刚爬下树干站稳,准备拔腿开跑,后脖颈的衣服就被一只大手拎住,她欲跑的双腿不由得在空气中乱蹬,动作看起来很是滑稽。

芳芳爽⋯好舒服⋯快⋯少妇 扒开双腿猛进入小雪

表面看以为她是个男孩儿,凌乱的短发长短不一,巴掌大的小脸儿有些脏污,只那双细长的双眼炯炯有神,身上的衣裤也是沾满了污渍,裤管上面还破了个小碗口般大小的洞,一块破布挂在破洞的边缘摇摇欲坠,脚上穿着一双脱了胶的脏污白网鞋,已经看不清原本的颜色,干瘦的身板,一米五五左右的身高,整体看起来也就十岁左右,其实她是个女孩儿,名叫童允杉。

“臭小子,你又来偷我家橙子,你家大人呢?”拎着她的男人一米七八的个头,大众长相,不胖不瘦,大概三十多岁,语气很凶的道。

“你放开我,放开……”稚气的童声出声大喊,双脚在空气中乱蹬乱踢,她奋力挣扎着,企图能脱离男人的控制。

“你是哪个村的?”男人继续问道

“放开我,放开……”她继续挣扎,在半空中扑腾。

男人一不留神被小孩儿双腿乱蹬的蹭了一裤管的树皮青苔。

男人没辙,松开她的衣服放下她,童允杉感觉脚站稳地面,拔腿就跑,很快,她就跑的没了身影,男人望着她消失的方向摇了摇头,背着背篓慢慢离去。

童允杉回到家门口不远处的河塘,蹲在塘边的石板上,双手鞠了一捧水浇在脸上,抹了抹,又捧了几捧水清洗,自我感觉洗干净后,朝着路边吐了一口吐沫,双手在屁股蹲儿的裤子上擦了擦,才往自家院子走去。

天色开始擦黑,院子是篱笆和竹竿做的围栏,她拉开竹篾编织的围栏门推开走进院子,院子里有几只鸡,正在往鸡笼里走,她没搭理,房子是瓦房,土筑的墙体,树木做的横梁,顶上盖的灰黑色的瓦片,墙体有些裂缝,看起来有些年头,她径直走向堂屋,堂屋里空荡荡的,只摆了一张木质旧方桌和四条木头长凳,还有两张矮凳,就再无其他。

“奶奶”她出声喊

“在做饭”堂屋右边开了一道门,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厨房里的的光线不是很亮,锅里的热气醺在半空,灶台后面,老人一头银发,穿着朴素,慈祥的脸长着很多褶皱,此刻一手提着锅盖扬在半空,一手拿着锅铲在锅里搅动着,灶膛里燃着玉米棒芯,火红的火苗印在墙壁上,映衬着土筑的墙壁都有了颜色。

“做的什么?”她兴高采烈的龇着牙问

老人看到下学回来的宝贝孙女儿,用拿着勺子的手指向一边的筲箕,笑呵呵的说道:“小米粥,饿了吧,那边有我做的玉米饼,你吃那个垫先垫垫肚子”

童允杉舔了舔唇,走了几步,拿起一块煎的金黄的玉米饼咬了一大口,狼吞虎咽的嚼着,边吃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好吃!”

老人仍旧笑了笑,放下锅盖走到灶台前,用火钳夹了一些玉米棒芯往灶膛里添。

“等这些燃完就差不多了”童允杉蹲在老人身旁乖巧的点头,她掰了一块手上还没吃完的玉米饼往老人嘴里喂,老人推开她的手道:“你吃,奶奶还不饿”

被推回的那只手又送了出去:“奶奶,吃吧,一会儿我在拿”,老人拗不过只得张嘴吃了她喂的饼。

童允杉七岁那年父母因为家里穷而拌嘴,长期吵,天天吵,最后不得不离婚,之后,母亲改嫁,父亲为了养家去了城里做活,一个月能回来一两次,家里的田地只得丢给六十多的老人,还有一个十一岁的半大孩子,老人身子骨不是很利索,尤其近两年一日不如一日,能做的庄稼粮食也有限。

祖孙俩相依为命,童允杉很懂事,不哭不闹,帮着奶奶做事,在外面,有人骂她是没娘的养的野孩子,因为她爱偷摸他们的果子和一些吃食,村里有些人不喜欢她,她还跟个男孩儿一样喜欢下河摸鱼抓泥鳅,不管男孩女孩儿能做的事儿,她都做了个遍,而且她脸皮还特厚,但是没办法,因为家里穷。

“粥熬好了,盛到碗里凉一下再喝”老人和蔼的对她说道。

她很听话,走到一个破旧的橱柜前,拿了两个大碗,拿着勺子往碗里舀了几勺,然后端到堂屋的桌上。

屋外的天已经漆黑,她走到门口的位置摸到灯的开关绳索拉了一下,堂屋瞬间亮了起来,黄澄澄的钨丝灯泡散发着昏黄的亮光。

然后她又走回厨房端着筲箕出来,老人跟在她身后,她腿脚快,很快放好东西,之后转身去扶老人。

“我能走,你坐下吃吧”她很执拗,执意要把老人扶到长凳上坐下才肯松手,老人坐下后,她又拿了一张玉米饼递到老人面前,再把粥推到老人身边。

“杉杉乖,坐下吃吧”老人拍了拍她的头笑着说道。

她乖巧的坐到另一张长凳上,拿起一张玉米饼往嘴里送,咬了两口后,她突然想到什么,又往厨房里跑了一趟,接着就见她端了一碟咸菜出来,放在方桌上,然后用筷子夹起就着小米粥吃,咸菜很脆,嚼的嘎嘣响,老人笑呵呵的看着她,慢慢的拿起饼咬,她的牙口不是很好,咬的很慢,嚼的也很慢。

童允杉很快就吃完一块饼一碗粥,接着又拿起一块往嘴里送,她吃的津津有味,老人看的也津津有味。

祖孙俩吃过晚饭后,童允杉把碗收进厨房洗干净,然后又打了水跟老人一起洗脸洗脚,忙完后才上床入睡。

卧房也很简单,一张老旧的木头床,最下面是篾条编的两块垫底,中间铺着干稻草,上面铺了一床旧的棉絮,再上面就是一张洗的发白的床单和蚊帐,还有一个破旧的柜子,两米高,一米多宽,两扇门歪歪扭扭的耷拉着,感觉命不久矣。

她上床后睡在里面,老人睡在外面,老人说:“睡吧”,她乖巧的闭眼,房间很安静,一夜无梦。

第二天,她早早的就去了学校,她上小学六年级了,成绩一般,在学校很乖,从不惹祸,但还是有人看不惯她,因为她跟个假小子一样,留着男孩儿的短发,肤色也很黄,看起来跟个豆芽菜一样缺乏营养,她的同桌是个男孩儿,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喜欢戏弄她,时不时的招惹她,在书桌上划线,墨水故意洒到她身上,在她喝水的时候喜欢掀她的水壶,让她被呛,总之各种恶作剧,她不想忍的时候,会跟同桌干架,两人身高体型都差不多,干起架来也是毫不留情,但不会惊动老师,有事儿私下了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日子就这样过着,直过到那个初夏。

那天是阴天,她放学后慢悠悠的走在路上,有同村的人看见她路过跟她说

“你还不走快点,你奶奶要死了”那人也不是讨厌她的人,也不是她讨厌的人,但任谁听到别人说这种话都会不高兴。

她抬头恨恨的瞪了那人一眼:“胡说八道”

“真的,你奶奶突发疾病快不行了”那人看她不信,又说了一次。

她开始认真打量那人说的话,观察他的神情感觉他的话带几分真假,那人一脸严肃正经,眉头微皱又道

“真的,快,你回去看看”

打量之后,她不再犹豫,拔腿就往家的方向跑,她飞奔着跑回家,血液循环加速,脸色微红,快到的时候,她看见院子里有不少人站着,她大口喘气,急忙赶过去,进了小院,众人听到响动朝她看去,然后给她让路,她走到堂屋门口,堂屋里多了一把躺椅,老人躺在上面,双眼紧闭着,她走进堂屋靠近老人的方向,众人还在院子里小声嘀咕着。

“真可怜”

“是啊,还这么小”

“诶,你通知童老大了没有?”一个大妈对着旁边的年轻人道,童老大就是童允杉的父亲,名叫童大均

“刚去村支书家问了电话,联系过了,他应该很快回来”

“哎,希望老太太能等到他”大妈充满同情的脸叹息道

堂屋里童允杉走进老人,她蹲下身靠近老人的脸喊:“奶奶…奶奶…”

老人还吊着最后一口气,脑袋迷迷糊糊的,想睁眼却睁不开,她张嘴说话,但是声音小到听不清,童允杉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这是跟她相依为命了这么多年的亲人啊,她小小的年纪不知所措,只看见老人张嘴,听不见说了什么,她只得把耳朵贴到老人嘴边。

老人很吃力的轻声说:“你…你要…要…好…好好的”

顿时,童允杉的眼角泪流成线,脸颊都是泪水,她忍住哭声,想跟人寻求帮助,她从堂屋爬到门口,开口恳求道:“求求你们,帮我奶奶找个大夫,求求你们了!”她一边流泪一边祈求,趴在地上磕着头,尘土粘在额头中间

门口的那些人都是附近比较热心的邻居,看着这个瘦小的孩子心中不免同情,之前那个大妈站了出来:“孩子啊,不是我们不给你奶奶请大夫,是你奶奶这病太严重了,我们已经给你爸爸打了电话,他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她抬起头,满脸泪水模糊了视线,看着院子里的人们:“我奶奶没救了吗?”

大妈点了点头,再看围观的众人,众人也是一样的神情,跟着点了点头。

她接着又爬回老人身边,抹掉眼泪,在老人耳边轻声叫她:“奶奶,你哪里不舒服?”

老人闭眼躺着,嘴巴微张,说不出话来,吊着最后一口气,大概是在等他的儿子童允杉的父亲。

童允杉特别无助,什么都做不了,只蹲在地上无声的掉眼泪,外面天色渐黑,老人最终也没能等到他的儿子,咽了气,安详的走了。

童允杉放声痛哭,哭的撕心裂肺,声音都哭哑了,围观的人走了几个,留下了几个帮着她料理,到了晚上九点多,她的父亲才回来,看着咽气的老娘躺在门板上,女儿跪在地上往火盆里扔纸钱,顿时鼻子一热,泪水夺眶而出。

“妈啊!你怎么不等等我啊”一个大男人跪在地上哭的也像个泪人儿。

帮忙的邻居不忍的安慰道:“老大,节哀”

这时童老大才抬头看安慰他的人,忙道谢:“谢谢你,陈姨”

“谢什么啊,都是乡里乡亲的,我还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妈走的时候没什么痛苦,料理好她的后事,好好照顾你女儿才是”。

“是…您说的对”他点头道,给大妈磕了个头,大妈连忙过来扶他。

“别了…这就是搭把手的事儿”

“谢谢陈姨”童大均哄着眼眶诚挚道谢

“好了,你看着点,我还得回去看我家老头子”说完大妈走出堂屋回家去了。

之后童大均请了道士给老人做法事超度,连续忙了几天,直到老人安葬。

老人去世后的这几天,童允杉跟学校请了几天的假,等安置完善后,她才重回学校。

frr, hh
  • 文章观点不代表鹏飞SEO博客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鹏飞进行删除。
  • 本文地址: http://www.kmseosem.com/seo/32601.html
翁熄欲火焚身50章 挺进熟妇岳的肥臀好紧 学习SEO

翁熄欲火焚身50章 挺进熟妇岳的肥臀好紧

京城里好不热闹,处处张灯结彩,又逢我姐姐的十八岁生辰礼,父亲便让人备了马车带我们去采月楼。 往日里,我只听他讲过些外面的天地,如今见见,确也流连忘返。 我瞧那烟火瞧得入迷,竟也忘记了姐姐在唤我。 她勾...
宝贝真紧又湿又软h 真人新婚之夜破苞第一次视频 学习SEO

宝贝真紧又湿又软h 真人新婚之夜破苞第一次视频

一个急停刹车,坐在车后座的慕柒柒毫无准备,即使有安全带保护,还是勒的胸口一疼。 还没缓过神,前排响起管家讥讽又不耐的催促:“快下车!老爷和大小姐等你很久了。” 慕柒柒揉着被勒疼的肌肤,清冷的瞳眸流露出...
爱抚呻吟高潮小视频 乡村乱䑚秀英十九部 学习SEO

爱抚呻吟高潮小视频 乡村乱䑚秀英十九部

风,在耳边疾驰。 在被人关了整整一个月之后,傅栗终于逃出来了! 她并不太清楚方向,只知道顺着山坡往下跑,到了山脚,肯定就得救了! 她赤着脚,跑过的路上全都是血迹。 但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甚至感觉自己的身...
厨房挺进朋友人妻 第一次互换人妻给黑人系列 学习SEO

厨房挺进朋友人妻 第一次互换人妻给黑人系列

怎么回事啊?她怎么感觉有人在喊她? 栗子?这个称呼好熟悉。 不过—— 为什么她感觉头好疼? 并且,身体四周有点黏黏的?很不舒服? 还有啊,人死了不是就没有知觉了吗?不是应该无欢无痛了吗?为什么自己会明...
我的美艳婬荡娇妻 新书记跨下的白老师65章 学习SEO

我的美艳婬荡娇妻 新书记跨下的白老师65章

他淡淡的抽回手,轻轻的看了眼顾言婉,顾言婉却慌得红了脸。 妈呀,二十多年了,这是她第一次碰到一个男人的手,这也太惨了点儿吧?看来出门不看黄历是真的不行…… 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一阵骚动,顾言婉只觉得后...
大型绿帽交友平台 多人乱p杂交公车调教小说 学习SEO

大型绿帽交友平台 多人乱p杂交公车调教小说

舞台上的他,一身少年的打扮,双眸含情,神色温柔,在聚光灯的照射下,美如尤物。 干净如童声般的嗓音,吟唱着这世间最纯洁懵懂的情愫。 无论是这个人配这首歌,还是这首歌配这个人,都是相得益彰,世间绝美! “...
鲤鱼乡bl滚烫紧致研磨 刚进去就谢了 学习SEO

鲤鱼乡bl滚烫紧致研磨 刚进去就谢了

童允杉的日子比之从前更是不如,衣服脏污,饭菜也不怎么会做,半生不熟的米饭和煎的发黑的饼子,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过着,直到童允杉毕业。 童大均把她带到永城,租了个老房子,两室一厅的老家属院,工地的活儿去不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