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开裙子扶着肿胀坐下去/厨房里光屁股的岳

H, HH 2022年8月12日10:02:31
评论
306 2326字阅读7分45秒

A城,小河村。

阳春三月,阳光明媚。

所有人的脸上都弥漫着幸福快乐的笑容,可唯独柳湘南觉得自己,被关在了寒冬腊月。

她的养父三日前被人在河边发现了尸体

虽然警方调查结果显示,养父是自己不小心失足跌落淹死的,可柳湘南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果不然,当养父的葬礼过后。

往日贫穷到连1995年开始上市的大众桑塔纳2000,都不出现的小村庄,却出现了三辆保时捷,停在了她的家门前。

为首的,是一位46岁,但是保养的很年轻,穿金戴银,一身名牌限量的贵妇。

她的身后,还有着七八名人高马大的保镖,几人站在门前,压迫感十足。

柳湘南知道,自己如果硬碰硬没有好处。

因为,村子里目前除了她和偏瘫在床的养母外,剩下的几个人加一起,还没有八颗牙。

贵妇双手交叠,“年轻”的脸上,即使抹了高昂价格的化妆品,依然难以掩藏她脸上的尖酸和刻薄,也难以隐藏她印堂之中浓浓的黑气。

“怎么样?湘南,还要和我继续反抗下去吗?”

柳湘南看到她那种高高在上,一切尽在她掌握的样子,心中恨意滋生。

“与其担心我和你继续反抗下去,你还不如担心,你自己今天晚上会发生血光之灾,可能会要你半条命。”

“你个乌鸦嘴!”

听到柳湘南的话,潘金莲觉得她是在故意诅咒自己,于是抬起手,就想扇柳湘南一个耳光。

掀开裙子扶着肿胀坐下去/厨房里光屁股的岳

在那人的手快要碰到她的脸时,柳湘南抬起手,用力擒住了潘金莲的手腕,带着怒意。

“潘金莲,你这般作践我,是不是觉得我不敢报警?”

养父可以说是这世上最疼爱她的人了!

她都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报答他的养育之恩,他就被潘金莲为了逼她就范嫁给一个植物人弄死了。

她有罪!

她对不起养父!

被叫到名字的贵妇,脸上有着短暂的僵硬,她阴沉着一张脸。

“柳湘南!我是你的亲生母亲!你怎么能喊你母亲的名字?还有,如果你还不答应,代替文洁嫁给路向北那个半死不活的废物,那你的养母,就会和你的养父团聚了!”

柳湘南双眼因为愤怒变得猩红,“你别太过分了!”

养母十年前偏瘫,虽然动不了,可意识还是清醒的。

三天前,因为养父的意外去世,刺激的养母神经错乱,疯了。

关于路向北,一个星期前潘金莲找上门来的时候,她就百度了一下他的身份。

知道他是路氏集团的掌权人,也是潘金莲的继女郑文洁的未婚夫。

四个月前因为一场车祸,成了植物人。

郑文洁不想嫁给一个植物人,郑家也不敢得罪路家,就把主意打在了她这个抛弃了多年的女儿身上。

潘金莲见柳湘南愤怒,却又奈何不了她的样子,不禁得意。

“不想我太过分,那你就答应我去嫁给路向北,你知道的,我会说到做到。”

柳湘南没有立即否决,想到自己要调查十五年前父亲跳楼的真相,需要借助权势的力量,她最终开口:“好,我答应你,代替郑文洁,嫁给路向北。”

她不能失去了养父之后,再失去养母,也不能让养父就这么白白死去,她要为养父报仇!

见她答应了,潘金莲满意地笑了笑。

“早答应不就好了,那样你养父也不会死。”

柳湘南听着郑金莲话语之中对人命的轻视和嘲讽,几乎要将自己的牙龈咬碎,她冷冷地盯着潘金莲,“被你这种抛夫弃女,婚内出轨,爱慕虚荣的女人生出来,真是我一生的耻辱!”

潘金莲一脸嫌弃,“你觉得我是你的耻辱,那我觉得你也是我的耻辱,如果不是你的存在,我早就进了郑家的大门了。”

柳湘南闻言,死咬着唇。

潘金莲得意地转过身,犹如高高在上的女王,命令着那些保镖。

“把她和屋子里那个女人一起带走!”

“等一等!”

柳湘南抿唇:“我拿一些东西。”

潘金莲倒也不怕她借机跑了,毕竟她带了那么多人来,柳湘南跑不掉。

不一会,她就看到柳湘南背了一个黑乎乎的袋子,从屋子里走出来。

潘金莲冷哼一声,上车。

三个小时后。

路家大宅门口。

潘金莲打开车窗,在车里面高高在上的说着。

“柳湘南,你的养母在我手上,如果你听话,不在路家搬弄是非,不诋毁文洁和郑家的名声,三天回门时,我会让你见她一面。如果你不听话……”

她抬起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柳湘南知道,潘金莲这是威胁她,如果她敢在路家说郑家一句不好,潘金莲就会让人杀了她的养母!

她握紧拳头,表情疏离。

“那就祝潘女士一路‘平、安’。”

柳湘南故意咬重了“平安”二字,随后转身进入路家大宅。

路家大宅的入口处,有一个中年男子,随着她靠近,打量了她一番,后恭敬地躬身。

“柳小姐你好,我是这个宅子的管家,大家叫我贾总管。然后,我们少爷爱干净,请你先沐浴更衣,再到少爷的房内伺候。”

柳湘南脸上有着窘迫地羞红,这些天她一直忙着养父的葬礼,根本就没有洗澡。

“对,对不起。”

贾总管嗯了一声,带着她进去到了一个客房,还让一个保姆给她拿了换洗的衣服。

柳湘南洗好,穿上那红色的中式喜服,发现喜服的大小和她的身材完全吻合,就像是专门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

不过,应该是她多想了。

路向北原本的妻子应该是郑文洁才对,这婚服应该也是按照郑文洁的身材定做的。

想来她和郑文洁胖瘦大小,应该都差不多吧。

她换好衣服出了房间,贾总管就在那候着:“柳小姐,现在我们去你和大少爷的婚房。”

随着婚房门的打开,柳湘南就看到突然冲过来一条白蛇!

那一瞬间,柳湘南几乎要尖叫出声,不过她忍住了。

因为幼年曾被一个抱着蛇的小男孩救过的原因,她自那以后也不怎么怕蛇了。

她弯下身,多了几分耐心打量了那条白蛇,发现那白蛇居然有一种呆萌的样子,不禁和一旁的贾总管说。

“这条白蛇还挺好看的。”

贾总管对于柳湘南的反应还算是满意,“这是少爷的宠物。”

随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我就不进去了,柳小姐,哦,不,从现在开始,您就是少夫人了,祝您和少爷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贾总管说完,便将门关上。

白蛇也在这个时候,缠绕上了柳湘南的腿,并顺着她的腿,爬到了她的怀里。

柳湘南觉得这蛇身上香香的,也不咬人,还用手摸了摸它的脑袋。

“我先看看你的主人。”

远远看过去,床上的人五官很优越。

走的近了,看清楚男人的面庞时,她惊讶了。

“是他!”

四个月前救了她的那个男人!

H, HH
  • 文章观点不代表鹏飞SEO博客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鹏飞进行删除。
  • 本文地址: http://www.kmseosem.com/seo/28314.html
掀开裙子扶着肿胀坐下去/全文 学习SEO

掀开裙子扶着肿胀坐下去/全文

玄和三十二年,三皇子起兵造反。 书房外刀光剑影,书房内一片狼藉,书籍、茶具散落一地,大梁的皇帝正瘫坐在桌子旁,脸上沾满了血渍,表情痛苦狰狞,捂着肩上的箭伤,身体止不住地发抖,地上还有一把沾着血的长剑,...
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许念瑶-放荡王妃全肉共妻文 学习SEO

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许念瑶-放荡王妃全肉共妻文

钢琴曲缓缓流泻在如梦如幻的大厅,新人在前进着,江遇好像灵魂抽离了,她想着这一切是真实的吗?今日是何时,何地,而她今天不应该在完成叶老头的任务吗?田嘉衍看出她的恍惚,轻轻附在耳边叫她,“姐姐,你怎么了?...
豪门大粗鳮巴美妇小说激情 老中医给丫头涂春药 学习SEO

豪门大粗鳮巴美妇小说激情 老中医给丫头涂春药

原身和付绍铎都是京市人,还是同一所高中的同学。 她从上高中时就暗恋付绍铎,一心想嫁给他。 原身家里条件很好,父亲是大型国有机械厂的高级工程师,母亲是医院大夫。 她上面有三个哥哥,父母好不容易盼来这么个...
啊〜好痛〜嗯〜轻一点宁溪_学长抱着我做H 学习SEO

啊〜好痛〜嗯〜轻一点宁溪_学长抱着我做H

“你们听说没有?301病床酒精中毒的那个,好好的帅哥男友不要,跑去深夜出轨会丑男,真是世风日下,什么奇葩都有。” “你咋知道的?她看着还挺清纯的,不像是私生活混乱的人啊。” “人不可貌相,别看她这样,...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