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拨开她湿润的内裤(肉H揉旗袍)全文阅读

H, HH 2022年8月8日17:59:00
评论
184 2108字阅读7分1秒

梦中,温柔清亮的声音似羽毛般拂过耳膜。

“初次见面,我叫Yates,请问小姐是来旅游的游客吗?”

阴柔端正的脸庞,有东方人的脸廓,五官却立体而深邃。

Yates……艾琪默念着男人的名字。

她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再退一步,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是他,Yates、Yates!

/

行动前的噩梦,坏兆头。

艾琪躺在甲板上的躺椅上猛然转醒,睁眼便是蓝到作呕的天空和大海,皮肤已经被海风吹的发干。

“Yates,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一定把这件事完美办成!”

“扑通”一声,是下跪的重响声。

被喊做Yates的男人背靠着栏杆望着无边海面,白色的衬衣和黑色的头发在海风中一同鼓动舞蹈,纤细的身姿仿佛随时都会被吹走。

艾琪漠然地闭上眼,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好。”

Yates颔首,他答应得太过干脆,下跪的男人以为听错了。

公车上拨开她湿润的内裤(肉H揉旗袍)全文阅读

“你可以走了。”

Yates已经注意到躺椅上转醒的女人。

他慢悠悠地走过去,男人接下来说的话他什么也没有听见。

“艾琪。”

轻柔的呼唤声,艾琪心知已经装不下去。

“今天我拍到的那颗汉拉西钻,要看看吗?”

艾琪佯装被吵醒,琥珀色的眼眸倒映着Yates柔和端正的脸。

要说些什么,不然会被一直缠着。

她厌烦地蹙眉,正在思考。

突然,寂静的海面上响起沉闷的响声,刚才还跪在栏杆边上的男人已经没了踪影。

一股恶寒的感觉从背脊攀沿而上。

她忍不住出声,“既然决定取他性命,何必还要给他希望。”

这满船的罪犯不值得同情,但Yates的近乎虐待的手段令她无法装作没有看见。

“你想救他?”Yates问。

“我不会再救下一个罪犯。”

“那样我就是你最后一个救下的人,”Yates笑道,“我很满意这种特别待遇。”

“呵。”艾琪失笑。

他竟然觉得能用这艘船困住自己一辈子。

“为什么笑,我说了什么有趣的话吗?”Yates好奇的打量着艾琪。

闻言,艾琪收敛起唇角,陷入沉默。

两年前,初次相遇,Yates也是用这张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脸欺骗自己。

回顾之前,那场事故说不定是Yates蓄谋已久的陷阱。

她作为生物制药公司菲特家族的下一任继承人,有被罪犯盯上的理由。

但Yates并没有要求她向家族索要钱财,她也不曾受到凌辱或是暴打,甚至是触碰。

可在这艘满载罪恶的船上,以后会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所以,今天就是她选好的终结之日。

“不是说要看汉拉西钻,还去不去?”

漫长的沉默中,艾琪转移话题。

她起身走在前面,Yates跟在身后和她保持着一段距离。

听着嗒嗒的脚步声,艾琪想起刚刚的梦,忍不住祈祷今晚一切顺利。

“钻石很配你。”

不知不觉中走到卧室,整洁的书桌上放着一把透明钥匙和一个被打开的盒子。

汉拉西钻正在Yates的手中熠熠发光。

艾琪不动声色藏起钥匙,随手拉开抽屉,“扔进去。”

因为知道她的喜好,所以Yates每次来都会带昂贵的水晶宝石作为礼物。

这其中甚至还有未经打磨的钻石原石,它们被随意的堆在抽屉。

Yates照做,从窗口向海平面望去,“你的心绞痛好些了吗?今晚要变天,记得关窗。”

“治疗了两年,应该快要康复了,”艾琪一改刚才的冷淡,“今晚你不留下?”

“嗯,马上走。”

Yates替艾琪关上窗,“只是处理一点事情,顺手把礼物送给你。”

“你不能留下?”艾琪忽然问。

Yates不确定的抬眸,“这是你的愿望?”

艾琪垂着羽睫,犹豫地开口,“因为刚才在甲板上做了噩梦……”

那该是多可怕的噩梦。

Yates若有所思地眯起眼,“如果是你的要求,我会考虑。”

“不是要求。但我希望你能留下。”

Yates迷惑眯起眼,在艾琪平淡的面容中感受到一股违和感。

这不是像是他所认识的艾琪。

但他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多问。

“那么我要看书了,你随意。”

艾琪平静地拿起一本书,坐在书桌前开始翻阅。

日光下,她的背影挺拔优雅,没有丝毫异常。

在这片空无一物的大海上,艾琪和他都是极为渺小之物。

怀疑没有意义。

于是,Yates收起心中的疑虑,坐在单人沙发上闭起了眼睛。

/

入夜,海浪声击打着船。

艾琪把房间中的香薰续上,推了推房间中睡着的Yates,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外面。

夜色冰冷,呼啸的风声不停传来,海面上时隐时现的残月正冷冷地凝视着这艘在海中行驶的庞然大物。

艾琪向附近的看守说出早已想好的借口,握紧钥匙疾步来到了船尾处。

距离邮轮不远的地方有一艘游艇被拉拽着——那是Yates每次都会独自开来的游艇。

她深吸一口自由的空气,难按激动的心情,“终于要结束了。”

话音未落,突然,背后传来一丝不加掩饰地轻嘲声。

她心中咯噔一下,寒意爬上背脊。

“这就是你邀请我留下的理由?”

寂静中,甲板上响起不紧不慢地脚步声。

艾琪错愕地回头,寒风发出猎猎声响,吹乱了来人的黑发。

“你特意为我制作的香薰味道很好,下次希望没有催眠成分。”

Yates站在阴影中轻笑,浅色的眸子不见半分戾气。

艾琪心中惶然,警惕着越靠越近的男人,忽然闻到血的气味。

“抽屉里的钻石原石被切割过,你用我送给你的礼物做了了不得的东西,是不是?”

薄云褪去,月色洒落。

清冷的声音比寒风声温柔,却让人感觉更加刺骨。

艾琪借着冰冷的月光清晰地看到Yates白色衬衣上大片暗色的血迹,她害怕地退后两步,想起门口的守卫。

“没有。”她下意识地失口否定。

Yates笑出声,直勾勾地盯着她,浅色眼眸散发出诡异的阴沉感令艾琪窒息。

今晚她还能逃出去吗?

H, HH
  • 文章观点不代表鹏飞SEO博客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鹏飞进行删除。
  • 本文地址: http://www.kmseosem.com/seo/27801.html
嗯啊…在地铁里做h,公车上拨开她湿润的内裤 学习SEO

嗯啊…在地铁里做h,公车上拨开她湿润的内裤

在这一天来临之前,徐稚柳不知道自己会走到那一步。对他来说,现在的生活并不是走一步算一步,相反因家境之困、生计之忧,自少时起横陈在脚下的每一步,他都经过了深思熟虑的算计与筹谋,可他仍旧在一种平静的、看不...
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许念瑶-放荡王妃全肉共妻文 学习SEO

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许念瑶-放荡王妃全肉共妻文

钢琴曲缓缓流泻在如梦如幻的大厅,新人在前进着,江遇好像灵魂抽离了,她想着这一切是真实的吗?今日是何时,何地,而她今天不应该在完成叶老头的任务吗?田嘉衍看出她的恍惚,轻轻附在耳边叫她,“姐姐,你怎么了?...
豪门大粗鳮巴美妇小说激情 老中医给丫头涂春药 学习SEO

豪门大粗鳮巴美妇小说激情 老中医给丫头涂春药

原身和付绍铎都是京市人,还是同一所高中的同学。 她从上高中时就暗恋付绍铎,一心想嫁给他。 原身家里条件很好,父亲是大型国有机械厂的高级工程师,母亲是医院大夫。 她上面有三个哥哥,父母好不容易盼来这么个...
啊〜好痛〜嗯〜轻一点宁溪_学长抱着我做H 学习SEO

啊〜好痛〜嗯〜轻一点宁溪_学长抱着我做H

“你们听说没有?301病床酒精中毒的那个,好好的帅哥男友不要,跑去深夜出轨会丑男,真是世风日下,什么奇葩都有。” “你咋知道的?她看着还挺清纯的,不像是私生活混乱的人啊。” “人不可貌相,别看她这样,...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