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 将军猛一沉腰挺进去

H, HH 2022年8月6日08:24:31
评论
44 2175字阅读7分15秒

“为何将沐瑾掐死?”

女人声音中,夹杂着莫名的兴奋。

“祝炫闭关紧要关头,破身会导致他走火入魔。”男人诡异的笑了几嗓子:“他生性骄傲,倘若这次侥幸没死,又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这个心魔,够他恶心一生。”

...

“谁干的?”

脱口而出的怒吼,让沐瑾愣了愣。

她在末世被同伴背叛,一击灭灵抢击中后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口破一个大洞。

等她再有意识时,耳边就有一男一女,不停的在说话,听又听不真切,她努力想睁开眼,眼睛却像是被粘合在一起一样。

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被人拎着后背的上的衣服,迎风飞了好一会儿,然后被扔在这个山谷中。

人被摔得晕头转向。

地上的石块,磕的她后背疼。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  将军猛一沉腰挺进去

她手撑着地面,站起身来,摸了摸发疼的脖子。

暗道:该死,敢这样掐她的脖子?千万不要落在她的手中。不然,她定要让对方双倍偿还。

她的手顺着脖子,想摸一下心口,触碰到身上的衣服,顿时懵逼状。

不对,这不是她的身体。

身上丝滑的衣服触感,不是末世的盔甲,谁要是在末世穿成这样,早就被抓成筛子。

很快她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在末世死后,穿越到这具身体内。而这具身体的原主,就是被那两个掐死,丢进这个山谷中。

她抬头看了看天。

星月不见踪迹。

漆黑的环境中,一团亮光特别扎眼,她不禁抬眸望去。只见那团亮光中盘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背对着她。

她很想开口问问对方,这是哪儿?

就被体内的一种异样惊住。

她这具身体被人下了药,还是那种烈性药。

药效非常强烈。

她吸了吸鼻翼,突然发现香甜魅惑的味道,竟然来自于她身上的衣服。

更让她慌神的是,她站在上风口。

而那个只看得见背影的男人,就在下风口。那个男人像是在修炼,专注的仿佛感受不到黑暗中多了一个女人。

再这样下去,她只怕就要化身饿狼了。

她连忙将外边的衣服剥下来,揉成一团,扔的远远的。

太好了。

木系异能还能用。

她欣喜的勾起一抹笑,试图调动她的木系异能,从周围的植物中抽取木灵气,平息体内的躁动。

很快,她慌神了。

也不知道那个男人修炼什么功法?竟将周围的植物都烤焦了,空气中感受不到一点儿木灵气,她根本无法提取到植物的木灵气。

体内的躁动,越来越不受控制。

若是不尽快解决,她感觉这具躯体要爆裂身亡,好不容易能有一次重活的机会,她可不想再死一次。

她看向那团亮光中的男人。

月色微亮,男人挺直的背,伟岸的身形,撩人心弦,让她血液沸腾,不断击溃她的理智,让她无法冷静。

朦胧中,她舔了舔唇,像饿狼一样,朝着男人一步一步走去。

性命与清白。

还是前者重要。

生平第一次,竟还是她主动。

越靠近男人,周围的温度越高。

她体内的躁动,越发明显。

她还来不及细想,不受控制的贴上男人背,那团亮光,瞬间熄灭,黑暗中,她感受到男人的身子一僵......就不受控制。

轻风撩月,旖旎缱绻......

道不清是谁主动。

说不明是谁吃亏。

天将破晓,男人修长的大手,死死的掐住她的脖子,低沉又沙哑的声音,隐忍又痛苦:“说,是谁派你来的?”

男人伟岸的身躯,修长的大手,仿佛稍微用力一扭,就能将她的脑袋,从脖子上扭下来。

强烈的窒息感,让她处于缺氧的状态,头疼的像是脑袋要爆裂,脖子上的剧痛生不如死。

黑暗中,她看不清男人的脸。

鼻翼间,又全是男人的味道。

她不敢置信,就算一开始是她主动,这个男人也没比她强多少。

像是旱了几百年。

后来她的药,都解了。

对方还是拉着她一遍又一遍。

为何翻脸不认人了?

她牟足劲,伸手推男人一把,却怎么也推不开。

她被男人折腾一夜,浑身无力,反抗不过对方。挣扎间,她试图抓男人的脸,却意外碰到男人脸上的青筋。

不对,眼前这个暴怒的男人,很不对。

像走火入魔。

若不能平息男人体内的暴动,她只怕要被对方活活掐死,成为史上最悲催的穿越者。

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

就试试这具躯体,未知的灵气。

沐瑾抓紧男人的手腕,心间闪过一丝惊奇。这具身体内未知的灵气,与她的木系异能有几分相似。

竟能让男人体内的暴动平息下来。

沐瑾惊喜的松一口气,就听见男人闷哼一声,像是恢复几分神志,她立马又将体内剩余的灵气,尽数输入到男人体内。

祝炫一脸复杂的松开手。

想他修炼火系术法,守身如玉近两百年,就是为了能够早日晋级仙尊。谁知道,竟在最紧要的关头,被一个女人害的功亏一篑。

走火入魔。

本以为,女人是祝家的敌对势力派来的,他拼上最后的神志,也要将女人给诛杀。

让他意外的是,女人竟然用自己体内清新平和的木灵气,帮他梳理了体内暴走的火灵气,甚至不惜耗尽体内所有灵气。

这让他有些下不去手。

要不是这个女人在紧要关头出手,他只怕会成为祝家,第一个因丢了元阳走火入魔爆体而亡的人。

“你夺本尊的元阳,害本尊走火入魔。”

男人的控诉,让沐瑾眨了眨眼,一脸疑惑。

“......”

元阳?

这是什么地方?

说话这么讲究?

祝炫才说两句话,就感觉到体内刚平息的火灵气又在暴走,再这样下去,他会神志丧失,嗜杀入魔。

微亮的天色。

他看不清面前女人的脸,鼻翼间清新好闻的木灵气,提示着他,是眼前这个与他有肌肤之亲的女人,舍弃周身木灵气,暂时救了他。

他一向是恩怨分明的人。

从不滥杀无辜。

这个女人,夺他元阳,害他走火入魔,又拼尽全力救他,其中定有隐情。理清楚这些后,祝炫用剩余不多的火灵气,包裹着女人,将她送出他的闭关场所。

“若本尊还活着,这笔账,定要找你清算。”

被一团亮光包裹着的沐瑾,像个断了线的风筝,感觉自己在空中随风飘扬,最后‘噗通’一声掉入了水中。

她拼命挣扎,想奋力游上去,却越挣扎,脑袋越沉......

昏迷在水中,会淹死吧?

H, HH
  • 文章观点不代表鹏飞SEO博客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鹏飞进行删除。
  • 本文地址: http://www.kmseosem.com/seo/27540.html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舌头伸进去搅动的好爽 学习SEO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舌头伸进去搅动的好爽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硬生生踹开了房门,扑来而来的血腥味让他心头一震,随即厉声喊道:“小小姐!小小姐!” 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蜷缩在墙角,闻言怯生生的抬头,语气却平静如水:“你们来慢了。” 少年环视一周,确认...
岳又大又肥水又多滑嫩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 学习SEO

岳又大又肥水又多滑嫩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

今年的夏天似乎格外炎热。 聒噪的蝉鸣不知疲倦地嘶叫着,嘈杂而忙碌的人群,大汗淋漓地穿梭在车水马龙中。 可此时,方瑾如却充耳不闻,如同置身冰窖,只觉得寒冷刺骨。 她呆呆地看着躺在血泊中的自己,一时竟理不...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厨房进入)最新章节 学习SEO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厨房进入)最新章节

如释重负走出初中校门,温瑾迎来了中考结束后第一缕自由的阳光。炎炎夏日中迎来的时时微风,吹拂着他的脸庞。 “温瑾,这!你可真够慢的。”脖子上冰凉的触感让他不由一缩,伸手将巧克力冰棒接过。 “刚看到一只黄...
军长慢点进好疼好大@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 学习SEO

军长慢点进好疼好大@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

早上的阳光撒进了慕念时的枕边,慕念时揉了揉眼睛,伸了伸懒腰,看着闹钟。 “啊啊啊啊啊……,要迟到了,要迟到了。妈,你怎么不叫我呀!” “你干嘛!今天周末,这么急匆匆干嘛”时英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说着 。...
2022最好看(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全章节阅读 学习SEO

2022最好看(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全章节阅读

难道宋楚宁的眼光和自己不一样? “消火?你让我怎么消火?绵绵她对我什么态度,你刚才也看见了,她才多大的人,就不听我的话,一口认定,那个宋默然!” “他有什么好的?跟头猪一样,又蠢又怂,就这样的货色,就...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全文 学习SEO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全文

是因为已经和大佬们做了交换?是已经肯定自己生前能悠哉悠哉地度过余生,对他的终审反正一定会拖到他去世后? 是竹上踏,还是海部俊,又或者桥本太郎他们一起给了田中荣这个保证,然后让他发挥一下余热,让他告诉陶...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乱妇情满四合院风流 学习SEO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乱妇情满四合院风流

还没有搞清楚现在什么一种情况。 难不成是在做梦? 还在胡思乱想着,一个浑身脏兮兮约莫五六岁的小姑娘慌张的跑进来。 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差点把她从床上拽了下来。 她第一个反应,小姑娘人瘦瘦弱弱的,但好大的...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