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小说王爷花园含乳&她无力的承受着他的撞击

H, HH 2022年8月3日09:06:08
评论
322 2766字阅读9分13秒

“我劝你识相点,赶紧把东西交出来,不然你儿子...我可就不好说了...”

破旧的小屋,凶神恶煞的大汉将瘦弱的少年一脚踩在脚下,脚尖用力。

少年疼的倒吸气,却依旧隐忍不发声。

“阿虎!你把小玖放开,你要什么婶子都给你”

妇人想拉开儿子,却被一旁的阿狼一脚掀翻。

“娘!”

耳边响起少年尖锐的叫喊。

“嘶—”沈玥被争吵声惊醒,鼻尖是极淡的药香,沉重的眼皮抬了几次才睁开,抬眼看去。

本就狭小的小屋,挤进两个膘肥体壮的大汉,一个翻箱倒柜不知道在找什么,一个脚踩在地上瘦弱少年腰间,一脸凶狠。

一旁的妇人泪湿衣襟,不断地哀求着两个大汉放过他们。

少年满脸灰土瞧不出样貌,见沈玥醒来,深黑的眸子仿佛饿虎扑食一样死死的盯着她,眼角红色的泪痣越发妖艳。

沈玥不禁背脊一凉,要不是被大汉控制,沈玥相信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扑过来咬死自己!

沈玥满头的疑问。

这小疯狗哪来的?

她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了这么盯着她?

来不及细想,一阵阵刺痛冲击着她的神经,沈玥抱着头,发出痛苦的呜咽,大量陌生的记忆冲进脑海,一桩一件好似她亲身经历过一般。

疼痛过后,沈玥瘫倒在仅用几根木棍支撑床上,不得已接受了一个事实。

她穿书了!

莫名穿进了前段时间和同事吐槽的古早穿越文《医手遮天:邪王私宠小萌妃》里,成为文中反派大佬洛卿玖作死的同名原配。

洛卿玖虽不是男主,却也是文中不可忽视的存在。

他虽出身微寒,身体有疾,却能凭借一股狠劲和铁血手腕,做到手握重权的位置,连男主都忌惮三分。

污小说王爷花园含乳&她无力的承受着他的撞击

然而如此努力优秀的人,却有一个嫌贫爱富,飞扬跋扈的妻子沈氏,成天与隔壁小寡妇鬼混,将家里搞的一团糟。

而眼下的情况,她不仅将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甚至还打起洛母贴身玉佩的主意,联合十里八村出了名的两个恶人,逼迫洛母交出玉佩。

谁知两人看到成色如此好的玉佩,不想分给沈氏,反手一棍教她领了盒饭,现代古医世家的沈玥也在这时候穿书而来。

文中的洛卿玖不要命的将玉佩夺回,而一身的残疾也在这时候落下。

而这也是洛卿玖黑化的开始,心性越发扭曲,手段越发狠辣,整个人偏执孤傲,后期成长起来把一本书杀的只剩书名。

沈玥内心复杂,洛卿玖妥妥的一枚病娇少年啊,而且以文中对洛卿玖的性格的描述,她现下虽被一棍敲死,但等洛卿玖成长起来,下场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趁现在还没成长起来,要不考虑先抱个大腿?

洛母听到声响,慌忙抹下泪珠,似想走过去抱起瘫倒在床上的沈玥,又不知是什么原因,将抬在半空中的脚缓缓放下。

转身狠下心来,掏出在怀中捂得温热的玉佩,那玉佩通透无暇,彩鸢腾飞的形态被刻画的栩栩如生,做工精巧细腻,散发着莹莹光泽。

阿虎之前远远的看过一眼就断定这玉佩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如今凑近看,越发觉得玉佩绝非凡品,卖了它,他们下半辈子都不愁吃喝了。

“这小娘们可算干了件好事,这玉佩卖了咱哥俩下半辈子就不愁了”阿狼嘿嘿笑着,搓搓两只粗糙的黑手就要想要拿走洛母手中的玉佩。

“娘!不要!”

洛卿玖发疯似的的扭动身体,体壮的阿虎都有些控制不住他,反身挣扎起来一口咬在阿虎腿上,任由阿虎拳打脚踢都不松口。

阿虎疼的嗷嗷乱叫,用全力才踢开他,小腿被撕下一块肉,鲜红的血液顺着皮肤滴落,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时文文弱弱的洛卿玖竟敢咬他!

反了天了!虎爷都敢咬!

抄起木棍,狠狠抽打在洛卿玖身上,直到木棍断开,这才收手。

洛卿玖嘴角含血,腰下渐渐没了知觉,心也一寸寸凉了,漆黑的眼眸没有任何波澜看着阿虎,眼角的泪痣红的好似要滴血。

看的阿虎浑身发毛,甩手丢下木棍,不再与洛卿玖对视,赶紧让阿狼拿了玉佩就走。

眼看阿狼就要拿到玉佩,这时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捏住了阿狼的手腕。

阿狼吃痛,身体不受控制的后退。

沈玥顺势将洛母手里的玉佩重新塞回她怀里,她能感觉到这个玉佩对洛母有多重要,搀扶着将洛母安顿在一旁。

洛母满眼探究,沈玥当作没看见,洛母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她既然来这里,就不能让他们再过以前那种日子。

阿狼抬起手腕一看,几根木刺斜斜的插进皮肉里,带着细碎的疼痛,轻嗤一声,轻轻松松就把木刺拔出来丢到一边,活动了一下手腕,握紧拳头就朝着沈玥冲了过来。

沈玥刚安顿好洛母,硕大的拳头就到了眼前,沈玥下意识的护住洛母,抬起左臂运功格挡。

“喀——”小臂传来清脆的声响,伴随着剧烈疼痛,沈玥忍不住痛呼出声,胳膊不受控制的垂下,整个胳膊脱臼了。

沈玥欲哭无泪,这叫个什么事啊!

不是穿书都带技能吗?她辛辛苦苦练了几十年的内功呢?

一手出神入化的针术,竟然在阿狼身上也毫无用处,木刺效果虽说差了点,但刺准穴位,控制他一条手臂还是可以的。

“就凭你?还想和我们哥俩抢?”阿狼得意甩了甩手。

这小娘们细胳膊细腿的,没想到骨头还挺硬,一拳下去,他手还有点发麻。

阿狼再次提拳,微肿的拳头带着冷风重重的锤向沈玥,看着近在咫尺的拳头,沈玥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还想着好好过日子呢。

这一拳下去,她小命又得交代了。

【滴!反派攻略系统已上线!】

???

【检测到宿主有生命危险,触发二级防卫系统,提前发放宿主晋级奖励银针十二枚,暂时内力一成。】

什么?暂时内力?

【现已发放,请宿主尽快完成剧情】

沈玥满头问号,冷冰冰的系统声音却没有再给她任何解释,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她的幻想一样。

想象中的痛没有来到,反而传来阿狼的惨叫。

阿狼抱着比平时肿了两倍胳膊痛苦的蹲在地上,扭头招呼阿虎,“哥!这小娘们不对劲!”

刚才他马上就要碰到这小娘们了,胳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被木刺扎到的地方好似有千万条虫子在啃食,整条手臂慢慢肿大。

蚀骨的剧痛,痛的他站都站不稳,只能蹲下身子,试图缓解一点痛苦。

沈玥暗喜,好不容易从床上掰下来的小木刺终于起作用了,不然以她现在的身体状态,还真对付不了这两人。

忍痛将手臂复位,轻轻活动了左臂,好像没那么疼了,沈玥迈步向阿狼走去,充盈的气息一瞬间包裹着她,是内力!

右手下意识摸向腰间,熟悉的针包此时就静静挂在她腰间。

沈玥眉间稍挂一抹喜色,她也有系统了!那岂不是能横着走了?

【系统提醒,暂时内力发放倒计时一刻钟,请宿主尽快完成任务,不要怀有不切实际的想象。】

嗯?

没听错的话这系统在嘲讽她?

【提醒宿主,如不躲避,将于15秒之后受到致命攻击。】

!!!

这时阿虎挥动着拳头,对着正在发呆的沈玥,用尽全力一拳打下去,他可不希望到手的银子被第三个人分去。

沈玥顿觉脑后生风,提气运功,转身躲到了一侧。

正在面前的阿狼可没那么好运了,来不及收手的阿虎,一拳砸在了阿狼脸上。

“啊!!!”一声尖锐凄厉的惨叫过后,满脸是血的阿狼倒到地上,鼻子被打断了,血沫顺着鼻腔进入气道,渐渐地没了声息。

沈玥也愣了一下,没想到阿虎力气这么大,和阿狼的拳头根本不能比。

看到兄弟毫无声息的倒在了地上,阿虎红了眼,本想拿了玉佩就走,都是沈氏这个贱人,害死了阿狼!

“沈氏!纳命来!”阿虎瘸着小腿,双拳猛烈的攻向沈玥。

浓烈的杀意,沈玥连连躲避。

看得出阿虎也是练过的,要不是恢复了些许内力,沈玥还真不一定能躲过。

H, HH
  • 文章观点不代表鹏飞SEO博客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鹏飞进行删除。
  • 本文地址: http://www.kmseosem.com/seo/27082.html
爱抚呻吟高潮小视频 乡村乱䑚秀英十九部 学习SEO

爱抚呻吟高潮小视频 乡村乱䑚秀英十九部

风,在耳边疾驰。 在被人关了整整一个月之后,傅栗终于逃出来了! 她并不太清楚方向,只知道顺着山坡往下跑,到了山脚,肯定就得救了! 她赤着脚,跑过的路上全都是血迹。 但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甚至感觉自己的身...
厨房挺进朋友人妻 第一次互换人妻给黑人系列 学习SEO

厨房挺进朋友人妻 第一次互换人妻给黑人系列

怎么回事啊?她怎么感觉有人在喊她? 栗子?这个称呼好熟悉。 不过—— 为什么她感觉头好疼? 并且,身体四周有点黏黏的?很不舒服? 还有啊,人死了不是就没有知觉了吗?不是应该无欢无痛了吗?为什么自己会明...
我的美艳婬荡娇妻 新书记跨下的白老师65章 学习SEO

我的美艳婬荡娇妻 新书记跨下的白老师65章

他淡淡的抽回手,轻轻的看了眼顾言婉,顾言婉却慌得红了脸。 妈呀,二十多年了,这是她第一次碰到一个男人的手,这也太惨了点儿吧?看来出门不看黄历是真的不行…… 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一阵骚动,顾言婉只觉得后...
大型绿帽交友平台 多人乱p杂交公车调教小说 学习SEO

大型绿帽交友平台 多人乱p杂交公车调教小说

舞台上的他,一身少年的打扮,双眸含情,神色温柔,在聚光灯的照射下,美如尤物。 干净如童声般的嗓音,吟唱着这世间最纯洁懵懂的情愫。 无论是这个人配这首歌,还是这首歌配这个人,都是相得益彰,世间绝美! “...
芳芳爽⋯好舒服⋯快⋯少妇 扒开双腿猛进入小雪 学习SEO

芳芳爽⋯好舒服⋯快⋯少妇 扒开双腿猛进入小雪

“嘿,小屁孩儿,又是你!”一片黄澄澄的果园里响起一阵洪亮的男声。 五六尺高的果树上,一名小孩儿正坐在树干上往衣服上蹭刚摘的橙子,闻声后,她手忙脚乱的往树下乱窜,刚摘的大橙子,也随着她的动作一不小心掉到...
鲤鱼乡bl滚烫紧致研磨 刚进去就谢了 学习SEO

鲤鱼乡bl滚烫紧致研磨 刚进去就谢了

童允杉的日子比之从前更是不如,衣服脏污,饭菜也不怎么会做,半生不熟的米饭和煎的发黑的饼子,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过着,直到童允杉毕业。 童大均把她带到永城,租了个老房子,两室一厅的老家属院,工地的活儿去不了...
丝袜老师…好紧 同桌把手伸到我的胸罩里怎么办 学习SEO

丝袜老师…好紧 同桌把手伸到我的胸罩里怎么办

编导手里拿着对讲机冲着折雾嚷嚷,丝毫没把折雾放在眼里。 后台坐着休息已经结束表演的练习生们目光里掩饰不住的嘲笑。 “穿成这个样子也敢来参加选秀,真是笑掉大牙。” “可不,浑身都是穷酸气,穿的像个道士,...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