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里做校园H文:bl扒开抽打菊眼学校

H, HH 2022年5月24日15:39:32
评论
1,046 2206字阅读7分21秒

也是就她未来的人生伴侣,给她打了个电话。

对方告诉他,今天魔都这边已经把联络函发到了鄂省台,她这次回江城就可以办手续了,并叮嘱她尽快做好交接,拖久了免得出问题。

要说这次夏炽调到东方台的事,张复确实是费了不少力气。

虽然效率高,他自己也和夏炽说得轻描淡写,但是这中间需要费多大人情,即使他不说,作为体制内的夏炽心知肚明。

但凡牵涉到跨省调动,就没有容易的,到了一定级别,跨省调动是惯例,但是就夏炽的级别来说,显然是不够格的。

张复新官上任,第一把火也不烧了,反而弯腰去求人,拜托把他调到东方台的老领导帮忙,才算把这事敲定下来,也算是真的对夏炽上了心。

这件事在东方台也不是没人说闲话,但是张复新来,台里其他人对他都不算熟,也还没摸清楚他的路数,就都没说什么。

这件事,他只和一把手交过底。

好在台里的一把手也没有为难张复,张复的情况他了解一些,能力够,后面也有人提携,正值年富力强,现在因为婚姻的事向他低头,他没道理拦着。

他已经不年轻了,没必要因为这事得罪张复。都说莫欺少年穷,这句话在官场同样适用。

张复才40左右,在官场可不就是少年吗,而且人家不仅不穷,还是冉冉上升的新星。

就这样,夏炽调到东方台的事,算是板上钉钉了。

但是担心夜长梦多,怕出什么岔子,张复还是希望夏炽早点过来。

事业有成,还能抱得美人归,中年男人的幸福莫过于此,也难怪他关心则乱。

他着急,夏炽也理解,所以把时间排得很满。

晚上吃完饭,回到家后,夏炽拨通了在阮宓手机上看到的陈知壑的电话。

陈知壑当时刚和阮宓聊完天,阮宓也沉得住气,既然觉得陈知壑想给自己惊喜,她愣是忍住了没问,只是撒娇让陈知壑早点去魔都看她。

接到夏炽约着明天见面的电话,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情。

他不知道对方是来兴师问罪的,还是其他的什么事。

对方既然是鄂省台的领导,也算是媒体人,会不会是知道自己融资成功的事了以后,打算缓和一下关系呢?

事实证明,陈知壑想多了。

夏炽最近忙得飞起,压根就没看过新闻,对于陈知壑的事是一无所知。

第二天中午,夏炽驱车来到江大附近一家咖啡馆。

在教室里做校园H文:bl扒开抽打菊眼学校

陈知壑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毕竟是长辈,虽然对方对他不满意,晚辈该做的陈知壑不会故意落下。

见面以后,夏炽打量了一下陈知壑,不咸不淡地点了点头,径直走进了咖啡馆。

陈知壑心一沉,看这架势,分明是来者不善啊。

他猜得没错,夏炽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要快刀斩乱麻,让阮宓彻底与他做个切割。

阮宓那边她不好说,陈知壑这边她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中午店里人不多,两人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服务员上前询问她们要喝点什么,陈知壑接过菜单,递给了夏炽。

夏炽淡淡地说了一句:“就矿泉水吧,又不是特地来喝咖啡的。”

谷陈知壑眨了眨眼,要了杯美式。

想着伸手不打笑脸人,为了阮宓,这点委屈对自己来说也算不了什么,陈知壑笑道:“阿姨,今天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夏炽没有领情,看着陈知壑说:“小陈,今天找你出来呢,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我很快就要调到魔都去了,这次也算是和你道个别。”

陈知壑笑道:“小宓和我说过了,恭喜阿姨了,魔都肯定比省台强。”

夏炽听了这话,皱了皱眉,这话说明最近他们还在保持联系,于是淡淡道:“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也不瞒你,小宓以后我不打算让她回江城了,你懂我意思吧。”

陈知壑呵了一声,说:“魔都也挺好的,小宓喜欢就行。”

夏炽凝声道:“我看你学习不错,以后留校应该没什么问题,房子也买了,以后应该不会去魔都吧?”

陈知壑当然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但夏炽越是这样,他反而越是不想如她的愿,轻笑了一声:“那倒是不好说,您也知道,我还年轻,年轻人嘛,总不能老窝在一个地方,说不定毕业以后我也会去魔都看看呢,毕竟小宓也在魔都。”

夏炽听到这话,眼神有些凌厉,说:“我本来以为你死聪明人,看来是我看走眼了,既然这样,我就直说了。”

“你和小宓的事,我实话告诉你,你们不合适。”

“你很优秀,在同龄人里,你也算得上出类拔萃,没必要非要缠着小宓放,天涯何处无芳草。”

陈知壑听完,久久不说话,这软硬施加,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恰好这时服务员把咖啡端了上来,端起咖啡,陈知壑喝了一口,皱了皱眉头,拿起勺子开始搅拌起来。

过了一会儿,陈知壑缓缓说道:“这是您的意思,还是小宓的意思?”

夏炽说:“小宓那边你别管,你要是真喜欢她,就不要让她为难。”

陈知壑呼了口气,摇头道:“除非小宓亲口告诉我,不然我是不会放手的。”

夏炽脸色一沉,语气有些重:“你这又是何必?你这是在江城,你觉得自己优秀,但是等去了魔都你就发现自己只是井底之蛙,你知道魔都房子多贵?”

“你们以后要是在一起了,生活有多难你想过吗?”

“小宓有自己的梦想,你难道想要她为了生活奔波,去拖她的后腿?”

见夏炽越说越严厉,陈知壑依然不为所动。

这要是重生之前的陈知壑,肯定早就忍不了了,也很可能真的会放弃。

这也就是夏炽欺负他年轻,想着这个年纪的男生自尊心强,肯定忍不了,才软的不行来硬的,故意激怒他。

陈知壑没有上当,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相信自己,也相信小宓。”

夏炽见他油盐不进的样子,也不想再多说了,这摆明了就是吃定了女儿喜欢他,有恃无恐。

起身,夏炽招手叫来服务员,买了单。

留下一句“好自为之”,夏炽留下陈知壑直接走了,算是不欢而散。

看着门外的夏炽走远,陈知壑面无表情地端起咖啡,一饮而尽。

他没有告诉对方自己融资成功的事,更没有告诉对方自己有20万BTC。

作为一个“中年人”,陈知壑明白,这种打对方脸的行为只会让夏炽恼羞成怒,最后受伤的还是阮宓。

H, HH
  • 文章观点不代表鹏飞SEO博客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鹏飞进行删除。
  • 本文地址: http://www.kmseosem.com/seo/16970.html
爱抚呻吟高潮小视频 乡村乱䑚秀英十九部 学习SEO

爱抚呻吟高潮小视频 乡村乱䑚秀英十九部

风,在耳边疾驰。 在被人关了整整一个月之后,傅栗终于逃出来了! 她并不太清楚方向,只知道顺着山坡往下跑,到了山脚,肯定就得救了! 她赤着脚,跑过的路上全都是血迹。 但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甚至感觉自己的身...
厨房挺进朋友人妻 第一次互换人妻给黑人系列 学习SEO

厨房挺进朋友人妻 第一次互换人妻给黑人系列

怎么回事啊?她怎么感觉有人在喊她? 栗子?这个称呼好熟悉。 不过—— 为什么她感觉头好疼? 并且,身体四周有点黏黏的?很不舒服? 还有啊,人死了不是就没有知觉了吗?不是应该无欢无痛了吗?为什么自己会明...
我的美艳婬荡娇妻 新书记跨下的白老师65章 学习SEO

我的美艳婬荡娇妻 新书记跨下的白老师65章

他淡淡的抽回手,轻轻的看了眼顾言婉,顾言婉却慌得红了脸。 妈呀,二十多年了,这是她第一次碰到一个男人的手,这也太惨了点儿吧?看来出门不看黄历是真的不行…… 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一阵骚动,顾言婉只觉得后...
大型绿帽交友平台 多人乱p杂交公车调教小说 学习SEO

大型绿帽交友平台 多人乱p杂交公车调教小说

舞台上的他,一身少年的打扮,双眸含情,神色温柔,在聚光灯的照射下,美如尤物。 干净如童声般的嗓音,吟唱着这世间最纯洁懵懂的情愫。 无论是这个人配这首歌,还是这首歌配这个人,都是相得益彰,世间绝美! “...
芳芳爽⋯好舒服⋯快⋯少妇 扒开双腿猛进入小雪 学习SEO

芳芳爽⋯好舒服⋯快⋯少妇 扒开双腿猛进入小雪

“嘿,小屁孩儿,又是你!”一片黄澄澄的果园里响起一阵洪亮的男声。 五六尺高的果树上,一名小孩儿正坐在树干上往衣服上蹭刚摘的橙子,闻声后,她手忙脚乱的往树下乱窜,刚摘的大橙子,也随着她的动作一不小心掉到...
鲤鱼乡bl滚烫紧致研磨 刚进去就谢了 学习SEO

鲤鱼乡bl滚烫紧致研磨 刚进去就谢了

童允杉的日子比之从前更是不如,衣服脏污,饭菜也不怎么会做,半生不熟的米饭和煎的发黑的饼子,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过着,直到童允杉毕业。 童大均把她带到永城,租了个老房子,两室一厅的老家属院,工地的活儿去不了...
丝袜老师…好紧 同桌把手伸到我的胸罩里怎么办 学习SEO

丝袜老师…好紧 同桌把手伸到我的胸罩里怎么办

编导手里拿着对讲机冲着折雾嚷嚷,丝毫没把折雾放在眼里。 后台坐着休息已经结束表演的练习生们目光里掩饰不住的嘲笑。 “穿成这个样子也敢来参加选秀,真是笑掉大牙。” “可不,浑身都是穷酸气,穿的像个道士,...
顶住岳的翘臀 他趴在她两腿之间疯狂的吻她小说 学习SEO

顶住岳的翘臀 他趴在她两腿之间疯狂的吻她小说

折雾目光直视着楚芸,语气平静无波:“这位缘主,正说着话呢,怎么突然动手动脚的。” 楚芸被扣着手腕,瞬间动弹不得。 折雾手劲不小,就这么被她捏着,骨头都麻了。 楚芸忍不住哀嚎:“贱人,放开我,掐的我好疼...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