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英姿日子过得舒坦,每次看到苏家人明明痛恨却还要故意做出和善、亲近的模样,简直不要太畅快。

鹏飞 2022年3月4日09:21:01
评论
1,911 4075字阅读13分35秒

赵英姿狐疑的从平板电脑上抬起头,看看儿子,又故意看看外面的天色。

那略带夸张的动作,仿佛在说:咦,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啊。

何甜甜露出一抹苦笑,有些无奈的喊道:“妈——”

尾音拖得有些长,故意表明她这个做“儿子”的无奈。

看到她这副模样,赵英姿反倒更加疑惑了。

她上下打量何甜甜,竟脱口说了句,“苏鹤天,你这是被夺舍了?还是被穿越了?”

她家儿子,最是温文尔雅,哪里会做出苦笑、撒娇这种模样?

何甜甜额上垂下三条黑线,“妈,您还懂这些?”

居然连穿越、夺舍都知道?

赵英姿十分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将手里的平板丢到了茶几上。

而平板亮着的屏幕上,显示的恰是某点阅读页面。

啧,亲妈也是个爱看网文的人呐。

赵英姿却觉得儿子大惊小怪,冷哼了一句:“你妈我出生于80年,可不是什么冥顽不灵、食古不化的老古董!”

她可是妥妥的八零后呢。

而华国会有xx后的称谓,也是从八零后开始。

这是众人口中的小皇帝,是垮掉的一代,也是叛逆、自我的一代。

他们经历了网络兴盛,见证了新时代的崛起,他们也曾是时代的弄潮儿呢。

现在很多流行的玩意儿,都是他们这些老baby们玩儿剩下的!

何甜甜赶忙做出投降状,“妈,我错了!”

她确实不该小瞧亲妈这个八零后呀。

赵英姿愈发惊奇了,她坐直了身子,定定的看着何甜甜:“你——”

真的是我儿子?

那个张口君子端方,闭口善良厚道,满脑子都是“孔融让梨”的圣父儿子?!

“妈,下午我去天台,恰巧遇到了一个想要寻短见的女孩儿……”

何甜甜知道,她必须给自己的“蜕变”寻找一个借口。

迎着赵英姿的目视,何甜甜神情坦然的坐在了她的对面,真假参半的提到了叶北北。

“哦,叶家的那个孩子,我倒是听说——”

听到叶北北的名字,赵英姿略略想了想,便想起了这个有点儿可怜的小姑娘。

叶家的事儿,她听人说过。

邱家算是豪门,或许比不上赵家,却也不是暴发户。

只是邱家和赵家并没有什么姻亲关系,两家的业务也没有交集的地方。

赵英姿跟邱晚婷不算太熟,顶多就是在一些公共的场合见过几次面。

但,邱晚婷在豪门圈子里却很有名。

不是说她长得多好,或是能力有多出众。

而是她堂堂一个千金大小姐,放着那么多未婚适龄的好男人不选,非要勾搭一个有孩子的有妇之夫。

豪门里不是没有小三,但大多都是拜金女为了钱而跑去给富豪人家当情人。

邱晚婷呢,绝对是个异类,自己捧着钱,巴巴的追着有妇之夫给人家当小三。

也就是那个原配出身一般,没有闹出来。

否则,邱晚婷肯定会上热搜,成为年度奇葩人物。

倒是邱晚婷结婚后,收敛了许多。

不但对丈夫温柔,对继子也非常好,妥妥的母慈子孝,倒是给她挽回了不少名声。

但,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提起当年的事儿,还是一脸的不认同。

比如赵英姿,比邱晚婷大几岁,勉强算是同辈人。

对于这位“特立独行”的大小姐,着实看不上眼。

就算最近几年邱晚婷洗白了,还大度的把判给丈夫前妻的拖油瓶接到自家抚养,赵英姿也没有对她有所改观。

根子就是坏的,枝叶伪装得再好,又有什么用?

“等等,你刚才说那孩子要寻短见?”

脑子里过了一遍往事,赵英姿忽然反应过来。

儿子开口提起叶北北的事情时,好像说了“想要寻短见”。

天哪,不是她所理解的那个“寻短见”吧。

那孩子才多大啊,怎么就这么想不开?

不过,赵英姿出身豪门,倒是知道某些富太太们磋磨人的法子。

不是打骂,打骂什么的太低级,还容易留下罪证。

还是精神上的虐待更胜一筹。

不见一滴血,却能逼死一个人。

“是啊……”

何甜甜故意做出感慨的模样,简单将叶北北在学校遭受到冷暴力的情况说了说。

当然,讲故事不是重点,何甜甜把叶北北的事儿拿来说给赵英姿说,主要还是想表明某件事。

何甜甜不但说了叶北北被外人欺辱,更多的还是遭受了亲爸、亲哥的伤害。

“唉,这孩子也是可怜,原以为最亲近的人,却伤害她最深!”

听完何甜甜的讲述,赵英姿幽幽的喟叹一声。

在某种意义上,赵英姿跟叶北北也算是同病相怜。

她们都被至亲之人,在“无意间”,往胸口猛插刀子。

这种伤害,比来自于敌人的猛烈进攻更加惨烈。

偏偏你还不能像对待敌人那般狠厉,更无法报复。

因为那些人,是自己的亲人啊,是她们舍不得针对的对象。

赵英姿很能理解叶北北,她们要的很简单,不需要对方能够跟自己同仇敌忾,只需他们能够体谅自己的痛苦,对自己有一份纯粹、唯一的“偏爱”即可。

“妈,原本我还觉得‘不至于’。叶北玄对叶北北也算尽职尽责,不但关心她的生活,还主动给她零花钱——”

何甜甜见赵英姿对叶北北有了共情,便开始进行演绎,“我便劝叶北北不要太计较,都是家人,退让一步,让家里和谐、美满一些,才是对大家都好!”

又听到儿子这种让人无语的言论,赵英姿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你劝人家叶北北一个小姑娘不要太计较?”

赵英姿的音调禁不住的拔高,“你居然劝一个被亏欠的受害者去善良、大度?去跟那些伤害自己的人和谐美满?”

刀呢,老娘的刀呢!

这个熊孩子,在自家搞“劝人善”这一套也就算了。

谁让她赵英姿是他亲妈,过去疏忽了,没有教好他,现在被“反噬”也是活该。

人家叶北北那个小姑娘招他惹他了,为什么要承受他的圣(nao)父(can)?

“是啊,是不是挺可笑?”

何甜甜趁机露出苦笑,眼底更是闪过浓浓的迷茫。

她仿佛没有看到赵英姿的恼怒,继续喃喃的说道,“叶北北骂了我,说我‘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她还骂我虚伪,骂我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是在对她进行道德绑架!”

“叶北北还说,如果没有经历她所经历的那些,我就没有资格评论她,更没有资格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她、控制她。”

说到这里,何甜甜还一脸的委屈,“我没有啊,我就是觉得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这般水火不容?”

“再说,叶家也没有亏待叶北北啊。邱女士当年做的,确实不对,但她情难自禁,且这些年也一直在补偿。”

何甜甜将原主的奇葩想法都说了出来。

赵英姿愈发气恼,已经开始站起来寻找趁手的工具。

麻蛋,我要狠狠的打一顿这个死孩子。

苏鹤天这个小王八蛋,看着人模狗样、人五人六的,其实根子上已经被苏家人教坏了。

做不到感同身受,却还想当道德楷模。

在自家当个被糊弄的傻逼也就罢了,居然还跑到外面去拉仇恨。

动不动就对别人进行道德绑架,动不动就多管闲事……哼,也就是人家叶北北是个小姑娘,换个暴脾气的,极有可能当场把苏鹤天暴揍一顿。

偏偏这样“嘴欠”的人,被打了都活该!

何甜甜还是装着没有看到赵女士暴走的模样。

她继续用迷茫的语气,缓缓说道,“叶北北又骂我了!”

“妈,从来没有人这么骂过我,我一直以为,大家都喜欢我的善良、我的大度,也都非常支持!”

“叶北北却满脸嫌弃,说我就是现实中的键盘侠、活菩萨。自己从未委屈过自己,却用道德的名义来给别人添堵!”

说着说着,何甜甜说不下去了,她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正在寻找鸡毛掸子之类的物品的赵英姿,看到倒霉儿子这般迷茫的样子,忽然停了下来。

哦吼!

自家的熊孩子这是被人迎头痛骂了一顿?

似乎,还把他给骂醒了?

赵英姿想了想,忽然发现,她儿子这般圣父,像个网络活佛般伤害着她,却并没有什么人指着他的鼻子痛骂。

苏家本就是苏鹤天会变成如此的元凶,自然不会自己拆台。

赵英姿呢,虽然每次都被叉烧儿子气得心脏抽搐,却总是想着,当年是自己疏忽,这才让苏家人钻了空子。

自己没有教好孩子,被反噬了,也是活该。

再者,到底是自己的亲骨肉,而苏鹤天除了喜欢“圆满大团圆”之外,其他方面都很出色,赵英姿便有些舍不得。

顶多就是她控制好一切,少见儿子少生气。

至于苏家的算计,呵呵,苏家的股份大部分都在她手里捏着。

只要她不给,苏昌盛、苏安琪这些人上蹿下跳得再厉害,也无济于事。

外人呢,看在赵、苏两家的面子上,巴结、恭维苏鹤天还来不及,又岂会迎头痛骂?

就算被苏鹤天“说教”了,只要不是太过分,这些人都会忍下来。

……嘶!

赵英姿仔细回想,竟发现,儿子从小到大,还真没有遭受过被人当面叱骂的情况!

“妈,从天台上下来,我就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

何甜甜抬起头,定定的看着赵女士的眼睛,“我似乎真的做错了!不只是对叶北北,还有您,我、我好像真的做错了!”

“我不是你们,我没有亲身经历你们的痛苦,却劝着你们跟伤痛、跟施暴者和解!”

“我、我——”

何甜甜脸上开始浮现出怀疑、自责,甚至是自我厌弃。

赵英姿一双杏眼瞪得溜圆,天了噜!

等到了,她居然真的等到了自家儿子有“醒悟”的这一天!

等等——

“苏鹤天,是不是苏家人又找你了?这次是苏安琪还是苏老太太?”

“她们是不是跟你哭诉委屈了?觉得苏氏集团的股份却被我一个姓赵的拿捏,实在不像话?”

“说罢!这次要多少?是钱,还是苏氏的股份?”

赵英姿双手抱胸,眼神睥睨的盯着何甜甜,仿佛在说:小子,你的把戏都被我看穿了,还是实话实说吧!

故意跑来做出一副“我错了”的悔悟模样,还不惜拿着人家小姑娘来做筏子。

不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而是一种策略。

想磨着赵英姿心软,赵英姿一个开心,顺手转给苏鹤天一些股份。

而这些股份呢,苏鹤天热乎不了两天,就会大方的转给他的“亲姐姐”,或是他的“乖弟弟”!

不是赵英姿心理阴暗,把亲儿子想太坏,实在是这个死孩子有前科呢。

当年赵英姿跟苏昌盛离婚的时候,苏鹤天就曾经在赵英姿面前装巧卖乖,试图哄骗赵英姿改变主意。

赵英姿呢,还真的险些上当。

不过,苏鹤天那时年纪太小,演技不过关,露出了些马脚。

赵英姿简直要气炸了,新仇旧恨的全都记在了苏昌盛以及整个苏家头上。

无比决绝的离了婚,半点都没有便宜苏昌盛,最后更是摆出了与苏家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也就是这些年,苏鹤天渐渐长大,知道了亲妈的底线,不敢再随意试探。

赵英姿日子过得舒坦,每次看到苏家人明明痛恨却还要故意做出和善、亲近的模样,简直不要太畅快。

加上中间还有一个苏鹤天,赵英姿对苏昌盛等人也就没有那么针锋相对、言辞犀利!

她与苏昌盛各自安好,互不打扰。

顶多就是遇到了有关苏鹤天的事儿,偶尔通个电话。

在公开的社交场合,赵英姿看在苏鹤天的面子上,没有直接对苏昌盛冷脸相对,而是能像招呼陌生人般,跟他客套两句。

韩明丽、苏安琪、苏鹤年母子三个,则直接被赵英姿无视。

不过,最近一两年,随着苏安琪上了大学,她的野心开始膨胀。

不管是苏家上下的意思,还是苏安琪自己的想法,她居然开始以苏氏长公主的身份自居。

还想方设法的进入到苏氏集团“实习”,想要图谋“继承者”的身份……

鹏飞
  • 文章观点不代表鹏飞SEO博客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鹏飞进行删除。
  • 本文地址: http://www.kmseosem.com/haowen/12142.html
写作业的时候下面连在一起|和麻麻桌下 好文推荐

写作业的时候下面连在一起|和麻麻桌下

回家的路上,刘星一直在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 虽然虚惊一场,起因也只是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但因为没有及时沟通,解释清楚,才造成了后面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 所以有必要提升一下家人的沟通意识和能力了。 想...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