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的相亲经历可不是很好,对面不仅看不起他,还是个给人当小三的表字

鹏飞 2022年3月4日09:19:52
评论
1,566 4298字阅读14分19秒

叶成华的园子很有典雅的古代气息,走在湖畔,迎面吹拂而来的水汽让面颊微微有点湿意,不知道是否是心理原因,还是因为空气中的水汽,肖小草感觉自己买面上一阵阵发热。

她和王小虎对赌时脑子一热,同意叫爸爸,却没有想到王小虎竟然真的赢了,现在该怎么办?

“叫?还是不叫?”

肖小草心中来回挣扎,又偷偷看了眼前面悠闲漫步的王小虎。

对于履行赌约的事情,王小虎看起来好像是忘了,连提都不提,只是在园子里游览看风景。

但两人离开了人群喧嚣的中心丹楼,即便王小虎不说,肖小草也能猜到这是王小虎为了给自己方便。

毕竟,在人少处叫爸爸,肯定比在人多处叫爸爸要更容易接受啊!

“爸,爸爸……”

肖小草声音很低,低着头根本不敢抬头,越说声音越小:“对不起,我为我之前对你的态度道歉……”

后面的话,声音已经小的以王小虎的耳力都听不到了。

肖小草的这一声爸爸,真的是叫的他魂都快出来了。

尤其是肖小草那柔弱羞涩,明明不情愿却又不得不逼着自己愿赌服输的模样,更是让他有种调戏小孩子的恶趣味。

“啧……你刚刚说了什么?声音太小,我没听清楚,要不,你再说一遍?大点声?”

王小虎轻笑着调侃道。

肖小草恶狠狠的瞪他一眼,脸上全是晕红,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愤怒。

这个混蛋真是得寸进尺!

但她也知道自己刚刚声音确实太小,所以倒是一时很是挣扎。

看着她这番模样,王小虎都不准备再调戏她了,笑道:“行了,跟你开玩笑的,在外面转了一圈,我们也该回去了。”

他转身就准备返回。

但这时,一道声音却是猛地从他身后传来。

“爸爸!!”

这一声,当真是声如惊雷,不仅声音大,也极其突然,把王小虎都吓了一跳。

他重新回头,就见到肖小草闭着眼睛,仰着头,脸上红艳欲滴,红唇大张,喘着粗气,连续叫道:“爸爸,爸爸,爸爸!”

王小虎微微张嘴,人都傻了。

好美!

也好……刺激啊!

下一秒,肖小草猛地睁开眼睛,见他傻傻的看着自己,顿时眉眼狠狠挑起,恼羞成怒道:“这下听够了吧?你放心,我们肖家人不会不守诚信,我说认赌服输就绝对会认赌服输!”

这一下,王小虎反而有点尴尬了,无奈一笑道:“够了,够了,别激动……”

“哼!”

肖小草冷哼一声,扭头抢先走出七八步,又停下来,背对着王小虎犹豫着说道:“那个……我刚刚太激动了,不是真的对你有敌意,我们还是……朋友啊!”

王小虎微微一怔,他还真的担心肖小草因为这点玩笑而坏掉两人的关系,正在思考怎么办呢,没想到肖小草竟然自己抢先解释了。

“没事。”

王小虎苦笑一声,叹息回道:“只要你不生气,我还是原来那个我。”

肖小草闻言一阵沉默,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竟是转身复杂的看着王小虎,再次轻开红唇:“对不起……爸爸!”

这下,王小虎又傻眼了。

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刚刚肖小草还难以启齿呢,结果现在这一声爸爸竟是叫的如此轻松自然。

难道,不管什么事,真的是女人说不要,都要反着想?

接下来和肖小草又逛了一会园子,把她送出园子独自离开后,王小虎自己又重新回到丹楼,里面聚集的人群已经散去,只剩下叶成华和一名气质不凡的陌生老者,七十多岁的模样。

一见到王小虎,叶成华就立刻笑着迎上来,介绍道:“小友,这位是我的老朋友刘宏伦,现任华夏中医协会副会长,省城中医学院的院长,他带来了你需要的所有材料,想要见识一下你的阴阳神针,不知道是否可以?”

叶成华很是小心,轻声咨询王小虎的意见,毕竟阴阳神针这等神术,都是各家不传之秘,轻易不能见外人。

“你好,我是刘宏伦。”

刘宏伦也走上来,伸手介绍自己。

他的态度也很是客气,完全没有把王小虎当后辈看的意思,反而有种面对师长般的郑重。

“刘院长你好,我是王小虎。”

王小虎也简单介绍了一句,然后笑道:“刘院长旁观自然可以,这是我的荣幸,既然已经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后面一句,是对叶成华说的。

所谓的阴阳神针,只是王小虎的托词,但也并不全是托词,叶成华体内的阴煞之气浓度极高,他不好直接吸收,所以需要用艾灸之法,将草药的药性通过燃烧成气态,通过针灸也热气导入叶成华体内,初步稀释阴煞之气的浓度。

这个过程很复杂,仅仅只是熬煮草药,就需要近一个小时。

等草药熬煮成功,王小虎才示意叶成华躺下,说道:“叶老,请您将上衣脱下,我们要开始了。”

说实话,这是王小虎第一次处理阴煞之气,虽然脑海中拥有祖先传下的准确知识,但他还是有些紧张。

有些事情,不是你知道怎么做,就能做到完美的。

尤其是叶成华这种,一个搞不好,很可能会出人命。

“叶老,一会施针,可能会有些许痛楚,您一定要忍住。”

王小虎叮嘱一句。

“无妨,针灸的疼痛,哪里能和阴煞之气爆发的疼痛相比?这么多年,我早已经习惯了,能解决阴煞之气,别说些许疼痛,就是死,我都不怕。”

叶成华摇了摇头,认真说道:“小友尽管放手施为,不用担心老朽。”

王小虎点点头,又转头看向刘宏伦,提醒道:“刘院长,我的施针速度可能会有点快,你需要看仔细了。”

“好。”

刘宏伦微笑点头,心中却有点不以为然,施针速度快?能有多快?

针灸不比其他,下针需要小心谨慎,所以一般医生针灸动则就是几个小时。

然而,很快刘宏伦就目瞪口呆,因为王小虎的施针速度,已经快的出现了残影。

这就叫有点快!?

刘宏伦整个人都傻了,他的视觉完全捕捉不到王小虎施针的速度,更别提偷学什么手法了。

‘早知这么快……我就先问问他,介不介意我拿手机录视频了!’刘宏伦心中后悔。

而就在王小虎治疗叶成华的时候,县城里,虎妈马小花刚从一处仙果园店铺之中离开,还没上车,马路边上一辆停着的黑色面包车突然打开门,两名大汉从上面冲下来,直接一个纸袋子套住虎妈的脑袋,将她给绑进了车内,前后不到五秒钟。

“这是人能做到的事情吗?”

刘宏伦瞪大眼睛,傻乎乎的看着王小虎那几乎带起残影的双手。

明明没有多少酷炫的针灸技巧,只是很简单的拿针,落针,但他往日一秒钟落一针,王小虎一秒钟能落三针。

一比三!

虽然看起来不算多,但对于普通人的视觉,尤其是刘宏伦这种年龄大的老人来说,却是已经完全跟不上视觉了。

而更让人震撼的是,在王小虎落下第九十九针的时候,叶成华的皮肤下方,突然浮现出一片如墨一般都黑色。

乍一看,如同是大片墨染,但仔细一看,却发现那是以一根根银针为中心,不断渗透出来的诡异黑气。

这些黑气,仿佛有生命一般,如同一条条小蛇缠绕上银针,渐渐将整根银针染黑。

刘宏伦长大了嘴巴,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这些黑气是真的吗?”

作为一名生活在现代医学社会中的现代医生,哪怕他是一名中医,对于眼前之事,也是从未见过,虽然曾在一些古籍之中见闻,可现实中却从未有之。

“这就是阴煞之气?”

刘宏伦终于回神过来时,再看王小虎的目光就陡然变的无比复杂。

他和叶成华是老朋友,关系极好,但两人在中医理论上却是分歧极大,尤其是叶成华建立的丹医协会,公然鼓吹古代炼丹之术。

过去,刘宏伦不相信叶成华的观点,认为古代所有的所谓炼丹师都只是骗子罢了。

但现在亲眼所见这种超出常理的事情……

说实话,他其实还是不相信!

虽然王小虎的针灸从叶成华体内引出这些黑气,但那又如何?

最多,只是证明了阴煞之气的存在,除此之外,什么也证明不了。

而这时,王小虎已经开始重新起针了,一根根银针被他从叶成华身体上摘下,入手的瞬间,上面浸染的黑气就消失在他的手心,被他悄无声息的吸收进体内,以丹武经炼化成一丝一缕的内气。

阴煞之气为极寒属性的特殊灵气,王小虎修为不足,虽然能吸收,却也只能通过此等方式一次吸收一小点,分而化之,最终纳为自己体内的内气。

九十九根银针,一根根吸收下来,足足用了近三个小时,外面早已经是圆月高悬,夜黑风高。

“叶老,治疗完成了,刘院长,麻烦你开下窗户通风吧。”

王小虎收起最后一根银针,抬头微微一笑,此次通过吸收叶成华体内的阴煞之气,他的内气再次增长一倍,已经进入练气后期了。

“啊?哦,好的。”

乍闻王小虎的吩咐,刘宏伦微微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也没有多想,转身随手打开自己身边的窗户,顿时一股热风迎面扑来。

热风?

现在已经是深夜快十点,临近湖畔,房间内又没有空调,按理说应该外面的风更凉才对。

这一丝疑惑涌上心头,刘宏伦才陡然惊觉,彻底反应过来。

不是外面的风太热!

而是里面的空气太冷!

惊醒之后,刘宏伦才发现自己竟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下一秒,他不敢置信的转身看向王小虎,张嘴想要问什么,但却发现王小虎正在和叶成华说话。

“叶老,你体内的阴煞之气已经被我全部祛除,以后无碍了。”

王小虎收起银针,笑着说道:“以后就是调养身体了,您也是此道圣手,我就不在您面前班门弄斧了。”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谢谢!”

叶成华起身穿好衣服,二话不说,直接就给王小虎深深鞠了一躬。

“叶老,使不得。”

王小虎虽然这么说,但却没有避开,这一个鞠躬他受的起,说完才伸手将叶成华搀扶起来。

“小友,我那套炼丹设备,明日就让人拆下来给你送过去。”

叶成华满脸红气,喜气洋洋,困扰了他几十年的病症一去,只觉的眼前的世界都不一样了。

随后他笑呵呵的向刘宏伦炫耀,以阴煞之气的真实存在,还有自己今日炼成的强身丹为由,想让刘宏伦接受自己的理念,以后老哥两一起退下来研究炼丹之术。

至于什么丹医协会,还是中医协会,华夏中医复兴的希望之类的,就让王小虎这些年轻人去承担责任好了。

最后,刘宏伦竟是真的被他说动,想要邀请王小虎去自己所在的中医学院挂职讲师,如果不是王小虎实在太年轻,便是一个教授都可以。

可惜,对于刘宏伦的邀请,王小虎笑着婉言拒绝了。

放着在老家乡下悠闲自在的修仙生活不做,跑去省城中医学院当讲师讲课?他吃饱了撑得!

他的本职是修仙,又不是医生,去混什么医学界。

不过碍于人情世故,王小虎也答应了以后有时间,可以去中医学院讲几堂课,至于什么时候有时间那就不知道了,得看安排。

他现在也很忙啊!

虽然新颜集团有赵云澜发展,他只占个股份每年分红,仙果园也有虎爸虎妈帮忙,仙灵山庄也步上正轨,陈曦也挺能干,仙灵茶田的筹建有刘运在搞,大棚基地有二大爷帮忙……

但大王村的开发却需要他亲力亲为,他是真的很忙。

和叶成华和刘宏伦两人聊了片刻后,王小虎就准备离开的时候,身上电话响起。

“嗯?老妈这么晚了还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王小虎顿时眉头一皱,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这么晚打电话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不会又是哪个刚认识的老姐妹家的大侄女很漂亮,和他很合适,要让他再去相亲吧?

上一次的相亲经历可不是很好,对面不仅看不起他,还是个给人当小三的表字。

“妈,这么晚您老还给我打电话?找儿子啥事啊?”接通电话,王小虎当先问道。

“儿子?呵呵,你确实是我儿子,快,再给老子叫一声爸爸听听!”

电话对面,传来一个阴毒得意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王小虎神色陡然冰冷下来,一股几乎形成实质的杀意,瞬间爆发。

这个点,虎妈的手机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打来,这证明什么?

虎妈出事了!

鹏飞
  • 文章观点不代表鹏飞SEO博客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鹏飞进行删除。
  • 本文地址: http://www.kmseosem.com/haowen/12140.html
写作业的时候下面连在一起|和麻麻桌下 好文推荐

写作业的时候下面连在一起|和麻麻桌下

回家的路上,刘星一直在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 虽然虚惊一场,起因也只是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但因为没有及时沟通,解释清楚,才造成了后面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 所以有必要提升一下家人的沟通意识和能力了。 想...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